晏清阙

家教all27,黑塔朝耀大本命
脑洞多但写不出来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纲吉生贺】 我喜欢的那个人 (原著向小春视角all27)


一个咸鱼突然失去了梦想,第一次有了近60的热度,第一次有人愿意给我留评,得到的,本应该是梦一般的幸福时光……但为什么为什么老夫特要把我的图片屏蔽了!还上也屏蔽下也屏蔽!!!!!

抱歉了大家,我给外链吧,因为微博吞我格式实在是不爽我打算发一下贴吧的,上面上和下都有了


all27吧:http://tieba.baidu.com/p/5359986884?share=9105&fr=share&unique=6AD57779309EC5687CB130EE38AA37BA&st=1508036367&client_type=1&client_version=8.8.13&sfc=copy

(看见两个仅自己可见我几乎是绝望的)

等等老夫特说它把我图片屏蔽了?
这是什么操作( ゚皿゚)


大家看得到吗

微博的排版我想打人,大家等我把图弄出来,啧

提前预警

做图中,还有点事可能十点半左右发w

然后大家预警一下很话唠233333
狱寺很话唠2333333
有点连不起来23333

祝沢田纲吉2017年生日快乐!

祝纲吉能够一直保持他的这份温柔w

你一定能获得幸福的!




以下是痴汉发言

真的他怎么这么好✪ω✪
第一年带生贺的祝福w,
第二部分果然还是有大问题,有点方23333改改看希望不要太奇怪早知道一次性放了,啧(* ̄m ̄)

被超喜欢的太太点了小红心和推荐,我想你们可以看看我现在有多幸福,激动到捶墙2333

然后我更方了😂

明天除了生贺还有一大堆,也不知道需不需要解释一下剧情什么的(文力不足就是写不到位,哭泣(๑•́ωก̀๑))
得了不能再啰嗦了,我去码一下(๑‾᷅⍨‾᷅๑)

今天才想起之前的调查

之前不是说有三个非亲友的人想看就写个简短的人鱼番外骸纲糖吗?
但是并没有三个……
所以就算了23333
不过可能还是会码,看情况码不妈得完吧,打哈欠,今天也是进行回评工作的一天,每次看评都好幸福啊,重复看最后基本大家的评我都记得了23333

【骸纲糖】 人鱼 (架空) 番外


 *早在贴吧就有的番外,但我觉得现在才适合放出来w
*是时候给骸骸福利了233333
*请耐心看到最后哦,个人最喜欢最后一个w
*满满的骸纲糖诚心奉上

——————————————————————


 
 话说六道骸自与沢田纲吉相遇之后,共同旅行两年之久。因骸与魔女有所交易,常需要完成魔女所指派的各项任务,其间趣事甚多,不一而足,特记录几桩,以供日后回忆。
 
(附:因为时间不定,所以骸对纲吉的态度有所不同,当然最后肯定是被攻略了#(手动滑稽))

 
一、六道骸与沢田纲吉与柑橘园
 
 
浓绿的叶片中掩映着黄澄澄的柑橘,在明亮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没有一丝风吹过,蒸腾的热气里,空气似乎也扭曲了。隔着鞋底,一脚踩下去都觉得发烫的路面。纲吉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感觉整个人都快被烤化了。即使头戴草帽,投下来的那一点点可怜兮兮的阴影也根本没什么用处好么?
 
是的,在占地极大的柑橘园内,无比炎热的午后,不知道为了什么(据说是因为没钱),跑到柑橘园帮忙摘果子的沢田纲吉与六道骸。
 
此时正是忙碌的时候,柑橘园内数量庞大的劳工们都手不停地辛勤劳作。
 
话虽如此,纲吉幽怨地回过头——所以说给我解释一下你怎么会这么悠闲啊骸你这混蛋!
 
骸坐在休息用的棚子底下,躺在监工用的躺椅上,享受着阴凉,以一种极为舒服的姿势伸展着四肢。要多悠闲有多悠闲,说是度假就是度假。骸用草帽轻轻给自己扇风,闭上眼睛在午睡,靛蓝色的发丝随着风轻轻摇动,活脱脱一个消暑的贵族少爷。
 
感觉到纲吉哀怨的眼神,骸稍微直起了身子,把额前的刘海甩到后面,下巴一抬,示意纲吉左边还有一个空筐:“新来的!喂,说你呢棕色头发的!不要偷懒,看什么看啊,还剩一个筐呢,快点干活!”
 
——所以说你一脸老牌监工的样子是什么鬼啊!那筐不是你的任务吗?纲吉抓狂了:“骸你有点良心好吗?闲什么闲!我都快累死了,快点干活啊!”
 
骸咂咂嘴,躺回靠背上,闭眼打算再睡一会儿。过了几秒,像是想起什么,伸出右手从旁边的筐子里捞出一个橘子,剥皮,放入口中。凉爽的橘子汁在口中爆开,流入喉中,带来无比的清凉,骸幸福地眯起了眼,满意地点点头。
 
——真是够了,看看你旁边那一堆橘子皮!你都吃了多少了!还有那个享受的表情是什么?像只晒太阳的猫一样,这是你六道骸应该有的表情吗,是吗?你故意气我的吧!还有……啊啊啊,住手啊骸你这**,那是我摘的啊!我摘的都没你吃的快啊你这恶魔!
 
纲吉急得直跳脚。骸看看纲吉的样子,不由地心情大好,再拿起一个橘子,打算剥开时,突然发现,啊,好像有点撑,算了。
 
真是个笨蛋,骸悠闲地将手枕在脑后,伸长长腿打了个大哈欠,摘橘子这种事,收工的时候用幻术蒙混过去不就好了。
 
——以下呐喊来自苦干了一天最后得知可以“作弊”的沢田纲吉。
 
摘了一天自己一个都没吃到啊!
 
附:自从发现纲吉还没完全长开,脸总有点婴儿肥,摸起来软软的很舒服,骸就把惩罚改成了掐脸,当然本人一再声明这是因为比较方便。


二、六道骸与沢田纲吉与私房钱
 
 
已经到了冬天了。细小的雪花在空中飞舞,落在纲吉的鼻尖迅速地融化了。纲吉脸冻得有点红,不过完全不妨碍他兴奋到蹦蹦跳跳,骸对此嗤之以鼻:“你是小孩吗?好吧,我的错,你本来就没有多少智商,用小孩来形容你也的确是……”不过纲吉可没空理会这些奚落,他正在努力试着把雪堆成雪人,但似乎很难成形。
 
“居然还堆雪人,果然是智商还没发育好,你还真……阿嚏!”骸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纲吉被吓了一跳,就这么在雪地上踩滑摔倒了。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噗哈——”尽管摔得很疼,纲吉还是没忍住,躺倒在地上笑了起来,注意到骸恶狠狠的目光,他爬起来强憋住笑,抬手把头发上的雪拿下来,笑着解释道:“也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也是打了个喷嚏你才继续理我了呢。当时真的是特别羞耻哈哈。”
 
骸轻蔑地撇过头:“说实话当时我很震惊,居然会有这么没修养的人,不过现在一想到你只是条脑子没有发育好的蠢鱼,也就不想计较你的种种蠢处了。”
 
“可骸你刚才不也打了一个很响的喷嚏了吗?”纲吉睁着一双无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骸。
 
你、小、子,故意的吧?骸也同样一脸无辜,下一秒,突然拔腿就向纲吉冲去。纲吉一脸惊恐。没错,沢田纲吉选手已经来不及闪开了,他会被六道骸选手一击打倒!
 
下一个瞬间,骸以一种,怎么形容呢,和他本人的审美完全不符,甚至于说比沢田纲吉还不如的方式,扑倒在了雪地上。因为这属于骸极力想要抹杀的记忆,我们就不多加描述了。但可以想见这一摔给当事人带来了多大的冲击
 
——从纲吉之后一路上都不敢说话和脸上的指痕,以及骸阴沉得可以滴水的脸色可见一斑。
 
 
已经是深夜了,因为天气的缘故,一路连人都没有,骸裹紧黑色的风衣,加快脚步走回旅馆。拐过街角,看到了那家旅馆,底层窗户灯火通明,大概是在赌博吧。不知道那条蠢鱼睡了没有,一般来讲都睡了吧,待会儿进去的时候小声一点好了,东西也明早再给他,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如果吵醒了的话,会很烦……
 
心里的碎碎念还没有结束,骸就听到旅馆里传来人声:“哎呦,小哥挺厉害嘛,不会是出千了吧?”口气里威胁意味浓浓。
 
“威尔你别随口乱说,我一直盯着呢,别成天就欺负新人。”“是是是,就你最大是吧。”传来酒瓶碎裂声,还有人吹起了口哨。“好了你们两位别动气,这还有个小孩子呢,别吓坏人家。”尽管是劝架,语气里却都是逗弄,“是吧小哥?”“怎么不说话?这就怕了?果然还是个孩子呢!”“哈哈哈哈……”男人们粗犷的笑声在黑夜里格外嘈杂。
 
不会吧,难道是……骸几步就窜进了门内,果不其然看到一堆身形粗犷高大、胡子拉碴的壮年男人围在几张桌子旁。因为突然有人闯入,店内快活的气氛被打破了,男人们纷纷侧身看向骸。骸根本不屑于去理,探头望了望人堆里,然后,果然看到沢田纲吉正坐在掷骰子的地方,身边围了五六个壮汉,还有两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趴在他的肩头和桌子前,正说着点什么,棕发少年脸红得像番茄一样。
 
纲吉眼睛一抬就看见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不禁后背一僵,咳嗽了一下,镇重地起身:“那个,我有事我得先走了!”接着就躲躲闪闪地试图藏到一个肌肉壮汉背后蒙混过关。
 
骸怒极反笑,你是在怀疑我的眼神还是在秀你的智商下限?
 
“沢、田、纲、吉,你真的是长大了,啊?上个城镇是和女人纠缠不清,这里你还赌上了?”骸笑意盈盈,分开众人,走过去一把把那个正猫着腰打算从背后逃走的少年拉了出来。
 
有人响亮地吹了个口哨,众人笑了起来,甚至还有几个鼓起了掌,期待着刚来的蓝发青年把棕发少年揍一顿。其他的则各自干各自的,继续掷骰子打牌喝酒划拳,店内的气氛再次缓和。
 
纲吉瞪着眼睛望着骸,试图用纯真的“我是谁?我在哪儿?”疑问眼神蒙混过关,骸自然是看穿了他的企图,他冷笑一声,伸手向纲吉的脸颊探去:“沢田纲吉,现在,立刻和我上去。”
 
呜哇好可怕,绝对是要骂我了!纲吉欲哭无泪。
 
 
在楼上的房间里,骸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纲吉,但却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盯着,纲吉被盯得后背发毛,挠挠脸端正了一下坐姿,问道:“骸,你是怎么了?我和你道歉,我下次不敢去赌博了。”
 
可骸什么也没说,他把头偏向左边,看了看纲吉,又把头偏向右边,看了看纲吉。
 
咱有事直说好么?这样更可怕好么?纲吉心里泪成千行。
 
骸终于开口了:“你是不是需要钱?”纲吉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是要买给别人东西吗?”纲吉绞了绞手指,点点头。
 
骸深吸一口气:“说吧,是笠灵还是筑筑?”
 
“哈?”纲吉表示一脸懵。
“不承认是吧,算了,联想你之前色胆包天,你现在会做些什么我也不奇怪了。”
 
不是我做什么了?还有那两个听起来应该是姑娘的人是谁啊?
 
骸似乎已经被气到头痛,他揉了揉太阳穴:“说实话,我从来不知道你沢田纲吉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就这么忘了么?当然,也没想到你为了美色居然不惜赌博,你明白吗?这是学坏的开始啊……而且你还又找到新的了?”骸用看废物的眼神望着纲吉。
 
所以说你说的那两个是谁啊!还有别一脸惋惜的样子好吗?我到底干了什么啊。好在意啊。
 
骸面如死灰,直接躺在床上把被子一裹,明显“我不想和你这人渣交谈”的样子。
 
纲吉表示我很迷茫。
 
 
当晚骸没有再和纲吉说话,纲吉虽然很想问是怎么回事,但想想还是算了,直觉告诉他问了骸会更生气。
 
另一方面骸也陷入了担忧中,难道沢田纲吉是真的开窍了?对女的产生兴趣了?想想上一个城镇那么多女的送给他花,也不是不可能。他拿着赌的本钱应该是上次他在缝纫店帮忙赚到的零钱,赌应该是为了赚钱买东西,买给谁?骸突然感觉到了极度的不爽,看刚才的反应貌似也不是之前的那两个,还有新的?骸整张脸已经黑赛锅底。
 
Kufufufu,沢田纲吉,你果然是色心不改,这次还去勾搭那两个风月女子,饥不择食吗?
 
不过话说回来,在沢田纲吉那个年龄,虽然说他是条蠢鱼,但是也的确是到了这个时期了。可是那是条蠢鱼啊,他真的存在领会到“恋爱”这个词的脑细胞吗?莫名感觉很烦,不过更让骸烦躁的是,大晚上的不睡觉我在这激动个什么劲。睡觉!
 
哼,买好的东西什么的,难道我还会给他吗?
 
 
天气已经越来越冷了,旅馆的房檐上也垂挂着几簇冰棱。纲吉搓了搓手,等到骸结账出来,纲吉赶紧跟上去。
 
他试探性地开口道:“骸,你知道这附近有卖……”
 
“不知道!”骸闷闷地回了一句。
唉,纲吉叹了口气,那还是慢慢找吧。
 
因为心情很不爽的缘故,大概也有意识到不爽的根本原因所在的缘故,骸表示自己不想见到沢田纲吉的蠢脸。所以埋首快走了一段之后,回头发现纲吉已经不见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我才不会管呢,干脆迷路好了,他不是很受女生欢迎吗?
 
所以说沢田纲吉到底是在哪儿啊!骸站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表示很烦。正找着呢,人群里突然冒出一个棕色脑袋,似乎还很开心地和店家道别。“小伙子什么时候再来啊,你女朋友肯定会满意的!”
 
“所以说我没有……”纲吉撞上了一个人,抬起头,骸正表情复杂地低头看着他。
 
“啊……”纲吉一下子不会说话了,“那个,其实,这个,就是那个……”
 
“你不用说了,”骸面色沉痛地看了看纲吉手里的蓝色围巾,“沢田纲吉,你的品味可以更差一点吗?这世上不会有女生喜欢这么丑……好吧顾及一下你的少男心,这么一条独特的围巾的,真的。”骸表示自己从未如此真诚过。
 
不是说了和女生没关系了吗?还有少男心是什么鬼!尽管你说顾及你还是说了丑了对吧,说了对吧,你故意的吧!
 
算了,纲吉深吸一口气,挠了挠鼻尖:“这条围巾是送给你的啦,骸,我看你上次好像很冷的样子……”注意到骸一下子愣住了,纲吉踮起脚,把围巾围在了骸的脖子上,“这样就暖和了!我看见好多人类都戴这个。”
 
的确感觉到热了起来,骸稍微把脸埋进围巾里,努力压抑住心里跳动的喜悦,尽量冷冷地问道:“你昨天去赌钱也是因为钱不够要买给我围巾吗?”
 
“是啊,毕竟钱很少,幸好那个掷骰子很简单……”纲吉正说着话,眼前突然一黑,有什么软软的东西落在了头上,纲吉伸出手想把它拿下来,手却被骸握住,放回了身侧。恢复视野后,纲吉看见骸半俯下身,正在给自己戴围巾,一圈一圈慢慢地围好,靛蓝色的发丝在脸旁晃啊晃啊晃的。
 
纲吉也不免开心起来,果然骸是个很……“这样才能看,”纲吉的思绪被骸的话打断,骸满意地看了看纲吉的红色围巾,又嫌弃地扯了扯自己的,“说实话,沢田纲吉,你围得太丑了。”
 
骸你这家伙给我去死!
 
不过很奇怪的是,到晚上为止骸都没把围巾摘下来过。



三、六道骸与沢田纲吉与星空
 
 
山脚下的草地,夜风不断吹过,掀起阵阵绿浪。骸与纲吉一起坐在草地上,两手撑着地,抬起头仰望天空。今晚的夜空晴朗得过分,漆黑的夜幕上每一颗星星都清晰可见,甚至给人一种错觉,那无数的繁星与自己的距离是如此接近,仿佛伸出手就可以碰到。
 
骸偏过头,出神地凝望着沢田纲吉的侧脸。风把少年棕色的柔发向后吹拂,他蜜色眼瞳里倒映着整片星空,无数的光点将他的眼眸点亮。明明简单犹如一张白纸,但总有无法了解的地方,试图琢磨却无迹可寻,明明近在咫尺之间,却仿佛横亘无数星河。
 
忍不住想要接近、想要探寻。
 
这种心情就好像此刻,比起明亮的繁星,他更加在意天色一样。天空此时已经完全沉寂,柔软顺滑如同织锦,深邃到古往今来,包罗下天地万象。星月耀眼如斯,却只能成为装饰,散发着古老神秘的和光,般配这一天的沉静悠广。
天空就好像沢田纲吉给人的感觉一样,忍不住这么想。
 
明明在漫长的记忆里,已经到过无数的地方,见到过无数不同类型的人,骸自认为绝不会轻易动感情,可面前的人还是总能给自己带来惊喜,使得他即使经历数世沉浮,仍然像个欢喜的小孩子,每找到一点有趣的、喜欢的地方,就开心地把它捧在手里,珍重地放在心里,即使明知那不过是廉价的温暖,仍然甘之如饴。就连平静无波的心也开始有了波澜,有时候望着他干净的眼眸,居然会以为自己也被救赎了。
 
六道骸清楚这种想法的危险性,可他无法抑制内心的冲动。想要将面前的人拉近,想要了解他的全部,这份心情产生得如此自然,让骸忍不住在心里挖苦自己。沢田纲吉了解自己吗?自己又了解面前的这个人吗?本来两人就处于不同的世界,妄图从不属于自己世界的人身上获得温暖,最后只会给双方都带来伤害。
 
或许可以试着告诉他?心底有一个声音说道,如果是沢田纲吉那个笨蛋的话,说不定也能够包容那些过往。骸因为这个认知,心情很好地挑高了唇角,可他内心无比清楚,自己是不会说出口的。现在这样,挺好,就这么互相陪伴,不必更多纠缠。这样的话,心里就不会有负担,到了必须告别的那一天,也可以淡然地说再见。
 
六道骸向来有着引以为豪的冷静,所以他明白自己与纲吉的距离,只是,向往光明温暖,这样近乎人类本能的行为,骸暂时还无法舍弃。
 
 
纲吉收回望向星星的目光,这无数的星星总是让他想起第一次看到烟火的夜晚。他自嘲一般地笑笑,转回头,正对上骸的眼睛。自己的身影就这么清晰地倒映在了那对幽深的蓝眸中,坦率地只看着自己,眼里没有他物。
 
印象里似乎是第一次看到骸这样无防备的样子。没有刻薄的冷嘲热讽,没有难解的神秘冷酷,只是注视着自己,眼中编制缠绕着无数情绪。纲吉读不懂,但仍然感觉到了那份温柔。那是在旅行途中,尽管对方极力掩饰,也可以体会到的,独属于六道骸的温柔。只是此时,在那深不见底的幽蓝中,不仅仅是温柔,还有悲伤。
 
因了那微不可察但浓重的悲伤,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时间在两人身边缓缓流淌。空无一人的广阔天地,广袤而深邃的夜幕裹挟着数亿繁星将大地包覆,两人在这样的世界中凝望彼此。
 
骸在想什么呢?说起来,自己似乎从没了解过骸的内心。所以即使两人如此接近,也永远无法相互理解。可纲吉并不打算询问,像现在这样,就挺好。等到了必须要分别的时候,才不会更加伤心。
 
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希望骸露出这样的表情,这并不适合他。
 
 
纲吉弯起眉眼,唇角轻扬,对着骸露出美好的笑容。风开始快速地吹了起来,心情也在风中轻轻扬起。一下子时间就飞速而逝,在时光的尽头,少年仍然有着这么美好的笑容,两人仍然这么安静地凝望彼此。
 
那样的笑容,给人一种这就是归处的感觉,好想就这么留下来,待在可以看得见这个笑容的地方。
 
 
骸扭回头,一时间无法整理清思绪。糟糕,那条蠢鱼,如果每天都对着人这么笑,那还了得!得想个办法才行,嗯,对了,明天要到下一个国家了,还得、还得找点吃的才行……骸努力去想其他事,但显然这几乎毫无用处,刚才一瞬间好感度刷得太快,心脏难以承受……
 
看吧,六道骸,你每天都在嘲笑那条蠢鱼,到底幼稚白痴的,是你还是沢田纲吉?
 
 
“哇!骸,快看快看!”纲吉突然猛拉了一把骸的手臂,害得他差点倒到地上,骸看向纲吉,只见纲吉一脸兴奋地用手指着天空中的一颗星星:“骸你看,那是天宿星!祖母说过那是给我们带来幸福的星星!好明亮啊,我好久都没看到了,说明和骸一起旅行对于我而言很幸运呢。”
 
“Kufufufu,为了一颗星星就那么激动,真是天真啊。”虽然这么说,但骸愉快的笑容却将真心暴露无遗。
 
纲吉已经习惯了骸的冷言冷语,他继续对着星空指指点点,告诉骸这是哪一颗,那是哪一颗,骸就笑着静静地听,尽管他其实比纲吉认识得多。毕竟一个人旅行的途中,睡不着的夜晚,也只有看夜空这样的消遣,也早已腻烦,但由沢田纲吉来讲,似乎又有了有趣的部分。骸轻笑出了声,纲吉晃晃脑袋,更加开心地讲了起来。
 
“所以说,来许愿吧!骸你在这三颗里随便挑一颗,向它许个愿吧,一定会实现的。”纲吉把骸的手握住,拉起来,笑得无比灿烂,似乎真的很认真地觉得骸会由此获得幸福。
 
 
那个笑容,跨越无数夜晚,直到很久之后,六道骸都能清晰地回忆起来。也每每唏嘘感叹,原来自己,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那么喜欢沢田纲吉。



四、六道骸与沢田纲吉与接吻#(滑稽)
 
 
这个城夜晚有着宵禁,但即使如此,骸应该完成的任务还是得照常进行。这一次因为特殊需要,还把纲吉也带了出来,不过现在他正在后悔中。
 
“所以说,沢田纲吉你好好地别乱动,我们还得再等一下。”骸压低声音呵斥着纲吉。倒也不是纲吉不听话,只是他的运气实在让人不敢恭维,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沢田纲吉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后面的木箱就会倒下来,而且还正好碰上执夜的人巡逻?那谁能解释纲吉只不过是跟着跑了一步,就能踩到自己的脚差点撞到士兵身上?
 
骸感觉心很累,他想回去睡觉。另一边纲吉偷偷把头探出去,接着小小声地说:“骸,士兵走了!”他回过头望望骸,“我们回去了好吗?”纲吉觉得自己快困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蠢鱼总是很爱睡觉。算了,现在也的确很晚了,自己也很困。骸冲纲吉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迈步了。纲吉如蒙大赦,立刻就往外走,可是,我们怎么能不相信纲吉差到极点的运气呢?他前脚刚出去,两个执夜的士兵就又绕了回来。
 
 
“谁在那儿?”其中一个立刻注意到,几步跑过来。“诶!”纲吉吓得直接呆在了巷子口。突然他的手被人抓住,整个人就被带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感觉到自己被人紧紧抱住,纲吉正有点莫名其妙,就被强硬地抬起下巴,接着就看到骸突然放大的脸——纲吉发誓这是他迄今以来第一次被吓得这么惨,因为,啊,不知道是不是他想多了,总觉得骸是要亲他啊喂!眼看着骸已经俯下身,脸已经凑近,不管是不是想多了,自己都不能坐以待毙了!而且,总感觉骸的眼神超级认真啊!纲吉努力用爪子推了骸胸口一把,正打算大喊救命(虽然这无异于自投罗网),两位士兵就已经把灯拎进了巷口,照着小巷里的两人,纲吉一下子吓得不敢乱动。
 
最终,骸轻轻地在纲吉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就好像羽毛拂过一样,痒痒的。纲吉愣愣地盯着低头看向自己的骸。骸突然叹了口气,把下巴搁在了纲吉的肩膀上。
 
“看来是对热恋的小情侣……”士兵表示执个夜也能被喂狗粮简直没良心,而且,等等,两个男的?
 
“哈?不知道有宵禁吗?快快快,有什么事回家去!看在今天是你们的节日的份上,就不把你们抓起来了,快走!”另一个表示无所谓了,一看你就是新来的,执夜这种情况多着呢。
 
诶?什么情况?纲吉表示一脸懵。
 
待士兵走远后,骸才将纲吉松开,纲吉不禁庆幸骸看不到自己的脸:“骸,你突然……你是想干什么啊?”
 
“Kufufufu,蠢鱼还挺有自信啊,”骸翻了个白眼,撇撇嘴,掐了纲吉的脸一下,“你真觉得我会想亲你?哼。勉强解释给你听吧,今天是这个国家的、直接说你也不懂,就是情人节一样的节日,所以我才用这个方式蒙混过关,你居然还想多了,脸红成那样,啧啧。”骸像是不解气,狠狠地敲了纲吉的头一下,走出巷子口,“愣着干什么?你不是困了吗?”
 
“哦……”纲吉一边揉着头,一边跟着走了上去,心里却还是忍不住腹诽:可刚才骸望着自己的眼神,当然这应该是我想多了,毕竟骸那么受女孩子欢迎,可是,当时……总觉得是很认真的啊。当然我是绝对不愿意相信的!
 
迟钝的蠢鱼什么的,买给你的东西,不给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昨晚上放你床头的储存戒指你没拿就出来了?”骸一字一句慢慢地问道,似乎一点也不着急。
可纲吉清楚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嗯,我今早起来,以为是别人落下的,又担心你等不及,就拿给旅馆老板,直接跑来这了……”声音越来越小。
你从前天就住那里了对吧?一般还会有人认为这是别人丢下的吗?况且我用它压着的字条你都看到了你和我说你没拿戒指?你是在表示你的智商已经低于人类水准了吗?
骸表示不想和纲吉说话。接着他突然想起,当时选了自己认为最适合纲吉的一枚,大概是那家店最贵的……
 
……沢田纲吉你给我站住我要宰了你啊啊啊!



五、六道骸与沢田纲吉与识字
 
 
在庄园主家当贵客闲得无聊的骸:“沢田纲吉,我教你识字吧。”
 
“诶?不用啦,对我来说又没用。”纲吉摆摆手。
 
“你是要去见王子吧,你姐姐也和王子在一起吧,你连字都不识,”骸摇摇头,“会给你姐姐丢人的,真的。”
 
可出乎骸的意料,纲吉仍然坚定地拒绝了:“真的不需要啦,我不会用到的,因为大概,也只会……”说到这他停住了。
 
骸皱了皱眉,总感觉事情不简单,不过他不想说就算了,骸换了换口气:“那和你说实话,我主要是嫌你丢我的人……”
 
 
五天后——
 
“沢田纲吉,你其实是因为知道自己智力不行,担心麻烦我才拒绝的吧,是我没能领会到你的良苦用心,我道歉。我应该相信你的人品的,是我太自负了。”
 
纲吉表示:至于吗?至于吗?你怎么说得这么令人绝望啊!
 
 
当然骸在心里偷偷承认过,看到纲吉会写的第一个词是“六道骸”时,他是挺高兴的。



六、六道骸与沢田纲吉与女孩子
 
 
为了避免诸位的误解,我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一件事情,就是关于骸吃醋的事。
 
大概也就开始旅行了九个月左右?两个人到了一个民风很独特的地方。那里的习俗大概就是,女孩子看中了你,就会给你花。
 
骸每天出去都会捧着一大束花回来。对此纲吉表示自己真的一点都不羡慕,毕竟纲吉清楚自己不是受欢迎的类型,尽管如此,每次骸那像是炫耀一样的神情,还是让纲吉感到了小小的不爽。
 
骸倒是心情极好。本来他的样貌就已经很吸引人了,再加上神秘的气质更加让女人们疯狂。依靠这个便利,他在许多情况下都可以轻松完成任务。至于沢田纲吉不受女孩子喜欢,这不是很正常吗?那条蠢鱼要是也受人欢迎了,那这个世界还是毁灭了比较正常。
 
所以,当某天傍晚纲吉回来的时候,骸看到他被插满了一头的鲜花,骸是受到惊吓的。“沢田纲吉,你去干什么了?你不是在杂货店打工吗?还是说……”骸吓得脸色发白,“你热爱上了戴花?别这样啊,尽管没人送给你,我这里剩余的倒也可以给你几朵,不要品味那么差摘这种花……”
 
纲吉被那阴阳怪气的语调弄得有点抓狂:“没有啦,骸你都在想些什么啊!我只是刚才救了个女孩子……”
 
你去救人?骸表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蠢鱼你今天是没睡醒吗?”看了看纲吉,骸接着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说法,“好吧,必须承认现在是晚上了,你再怎么也不至于……”
 
“停停停!我是真的救了人的,我不是比较会游泳吗?然后救了落水的小女孩。”
 
“哦……”骸拖长了声音回应道。
 
 
在这个城镇逗留的时间出乎意料的长。之后的几天每次看到纲吉带回来一堆花,头上还插了几支,骸就恨不得立刻做完任务离开此处。可无奈事情进展极缓,骸只能干着急。第四天骸终于忍不住了,因为,居然有两个女的直接找到他们租住的小房子里来了!
 
骸冷冷地看着纲吉手忙脚乱地端茶送水,冷冷地看着他和两个女孩子谈笑风生,冷冷地看着两个女孩子一边笑得灿烂一边红了两腮,冷冷地看着纲吉把茶壶打碎,那两个女孩子也慌慌张张地帮忙收拾……他冷哼一声,上楼睡觉了。
 
事实上,的确是骸误会了,纲吉这几天凭借极具魅力的笑容完全打动了镇上的所有女性,上至八旬老妇,下到三岁女孩,都喜欢他,可以说真正的妇女之友,当然,其中有没有几个是真心喜欢纲吉的呢?这就难以统计了,但骸是坚信那天来家里的两个女生是喜欢蠢鱼的,为此还特意去调查了一下那两个女孩子。
 
骸小心眼地把两个女孩子的名字记在了心里的小本本上。
 
仅仅是这样,或许骸的愤怒还不至于突破天际。
 
 
第六天,骸买了蛋糕,心情很好地打算去看看打工的纲吉,然后,他走进门,就看到沢田纲吉把一个女生扑倒在了柜台上……
 
扑、倒、在、了、柜、台、上!
 
那个女孩子脸羞得通红,却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纲吉,眼里是浓浓的爱意,几乎把骸的眼睛闪瞎,从六道骸的角度看不到纲吉的脸,但那红到滴血的耳朵,已经将当事人的窘迫和羞涩完全表现了出来。
 
可怜的蛋糕在第一时间就烟消云散,骸冲上去就将纲吉从女孩子身上扒拉下来:“**啊!沢田纲吉,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居然会直接对女的下手!而且连避人耳目的羞耻心都没有了!”骸一脸正义凛然。
 
“不是的!”纲吉慌张地试图解释,毕竟他真的只是一不小心绊倒了才扑倒了那个女孩子,可是在骸的一脸正气面前,他觉得自己越变越小了。
 
“没什么好解释的,真相就是我看到的这样,”骸沉重地摇了摇头,对那女生礼貌地点点头,“这位小姐,已经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女孩子发誓那个蓝发男人身边环绕的,绝对是杀气。
 
当晚骸就完成了任务,第二天就带纲吉走了。
 
对于纲吉而言,这件事并不那么重要,毕竟他最后也没认全那么多女孩子,更何况还有误会的因素在。只是骸在之后的一个月内每次嘲讽他都以“好色”、“堕落”之类的词开头或者结尾,实在是很烦。
 
所以说你那么受欢迎也没见我嘲讽你啊!怎么只允许你被别人喜欢我就不行呢?骸的心思果然一如既往地难以捉摸。


七、六道骸与沢田纲吉与约定
 
 
点燃了一堆篝火,六道骸用木棍扒拉了一下木柴,挑起一串火星。今天稍微喝了点酒,微醺的感觉让骸非常惬意。骸甚为悠闲地哼了一段小曲。漫不经心地望向左手边,沢田纲吉端端正正地坐着,两只手也规规矩矩地放在了膝盖上,两颊微微鼓起,一双大眼睛在火光中闪闪发亮。坐了一会儿,他突然扬起笑容,脑袋晃来晃去的。
 
Kufufufu,就算是条蠢鱼,乖乖坐着也还是挺可爱的嘛。骸有点好笑地看着纲吉连身体也开始前后摇晃。在想什么呢?一脸开心的样子。忍不住心情很好地出声问道:“沢田纲吉,你在想什么?”
 
闻言棕发少年停止了晃动,偏过头望了望骸,半晌才慢吞吞地开口道:“唔,你在想什么?”接着还点了点头,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把手稳在两边,又继续左右晃动起来。
 
骸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那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无意识卖了个萌的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火烤着的缘故,沢田纲吉的脸红扑扑的。不会吧,骸心里敲起了警钟——喝醉了?刚才遇到的几位猎户颇为热情地分给了他们点酒,纲吉一小口一小口的,很快就喝完了。看他那像只小馋猫的样,骸还以为他挺喜欢呢,既然不擅长就不要喝那么多好吗?
 
骸站起身,走到纲吉面前,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然而然地就放轻了声音,像哄孩子似的,柔声说道:“沢田纲吉,喝醉了?”预料之中的没有回答。“喝醉了就去睡吧。”顿了顿,骸补充道,“今天我帮你把毯子铺好,你睡吧。”
 
“你睡吧。”纲吉也跟着重复道,声音脆生生的,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骸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笨,以为模仿我说话就可以转移话题了吗?算了,你就再坐会儿吧。”反正这样的沢田纲吉还挺可爱的。
 
“算了!你就再坐会儿吧!”纲吉大声地重复着,咧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笑得灿烂极了。
 
“你是故意的?”骸挑高了眉。
 
“故意的。”棕发少年严肃地板起脸点了点头。
 
“Kufufufu……”骸忍不住笑出了声。
 
“Kufufufu、Kufufufu……”似乎是觉得这样很好玩,纲吉连着重复了两遍。
 
骸此时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你真的要我说什么重复什么?”
 
“我说什么、重复什么。”回答得非常认真。
 
骸蹲下来,平视着纲吉的眼睛。看啊,这个时候他的眼里是只有我的。他很享受面前的人眼里只有自己的这一瞬间。平时这个时候少年都会有点紧张,瞳孔会不断颤抖,今天他倒是很勇敢,一眨不眨地回望着自己。骸愉快地挑高了唇角,望进少年清澈的蜜色眼眸中,天真得可爱,让人忍不住想逗弄他:“沢田纲吉是个笨蛋。”
 
少年攥起拳头,在空中颇有力量地挥舞了一下,中气十足地大声说道:“沢田纲吉是个笨蛋!”
 
骸心里一动,轻轻说道:“六道骸特别好。”
 
纲吉也点点头:“六道骸特别好。”
 
“我喜欢骸。”
 
“我喜欢骸。”
 
“真的?”
 
“真的!”
 
心里一下子被各式各样的情绪填满,负重的心脏却反倒跳得越来越快,就快要飞出来了。明知道这只是一种自欺欺人,却忍不住想要狡猾地再让他多说一点。即使这只是无法实现的谎言也好,骸愿意一直被困在这个骗局中。
 
骸认真地、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会和骸在一起。”
 
“我会和骸在一起。”
 
骸轻叹了一声:“永远不会离开。”
 
没有回音。
 
心脏一下子空了一大块,接着痛苦地痉挛起来,胸腔内不断传来疼痛。风从空洞里呼呼穿过,一阵寒凉。
 
骸带着最后的一点点侥幸看向他的少年。纲吉的眼眸依旧温润,湿漉漉的带着林间的雾气,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自己。棕色的眼睛里,浮起一层水气。
 
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一样。
 
寒意一点一点地渗进身体,整个人都在往深海沉去,无法呼吸,骸感觉自己快要被汹涌而至的不安淹没了。
 
棕发少年突然身体前倾,凑近了骸。两人的脸靠得那么近,少年温热的吐息喷在骸的脸上。手指尖突然感觉到一阵温暖,骸怔愣着,低头,少年伸出手,轻轻地包覆在了自己的手上,因为手不够大,只能握住手指的部分,纲吉小心翼翼地握着,举至眼前,手心的温度让人安心。
 
清澈的眼瞳里,只有骸的倒影。
 
“不会……”少年的声音也是湿漉漉的,“不想离开……永远……”
 
紧缩起来的心脏重新舒展,伴随着投入深海的那一束光线,骸终于又能顺畅地呼吸。
 
“笨蛋,沢田纲吉你真是个天真的家伙……”骸说完这句话后,沉默了很久。
 
良久,他抬起手,开始揉纲吉的头发,直揉到柔顺的棕发已经乱成一团,才放下手。修长的手指顺着脸的轮廓滑落,轻柔地摩挲着。
 
“夜深了,去睡吧,沢田纲吉,晚安。”
 
只有骸知道控制住发颤的声线有多么困难。
 
果然是个狡猾的家伙,沢田纲吉,继续像这样的话,日后自己如何才能离开你?


——————————番外·完——————————

至此与贴吧完全同步w

希望有人愿意和我说一句“甜到齁了”,我是真的努力甜了!求夸奖!看我看我!

阿晏和她的小天使们

真是很难过因为热度必须要把文删掉,真的昨天看到评特别感动,尤其是大家愿意留给我比较长的有想法的评,我都仔细读过也认真回复了
试图联系老夫特但是它不给我回复,就没办法了只能删,但是还是想截下来保存,算是我美好的回忆www
能留评的大家你们都是天使啊!

(话说是不是看起来很像挂人233333)

文之后会补上,谢谢大家!

热度……

我自诩没得罪人啊……
怕不是有毒
三分钟348热度,你骗鬼啊(」゜ロ゜)」
我得罪谁了吗?咱可以直接说没必要的

我想了想我可能只是得罪了老夫特

干脆删了可我舍不得大家的评(流下了心酸的泪水)

突然想起

突然想起来我人鱼有个脑洞,蛮甜的w
就是那种不折腾的甜,我还在本子上写了(•̀ᴗ•́)و ̑̑

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看233333,因为我粉丝数不多,就三个人想看就码字好了w

认识的那一串(过半的评和热度都是你们撑起来的,啧啧),你们说话是不算数的,哼(。•ˇ‸ˇ•。)

因为没人会很尴尬,所以截止到明天?

不过其实写出来也不好看⊙︿⊙我不是很擅长所以不想看也没事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