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阙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
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家教|all27|APH|朝耀 | 海贼 | 路中心

叶修

脑洞多,但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all 27】 人鱼 (伪6927)(架空)

*本文原为给B站笠灵太太的生贺,但过去四个月了还没完结也是......

*原发于贴吧,借用了椰子大白菜前辈的《小红帽》的梗,详情见评论,已得到授权,请戳原贴(之前贴地址被屏蔽了也不知是为啥(ー△ー;))

*虽然是生贺,但剧情很诡异,也不欢脱,脑洞大过天,慎点

*有存稿

——————————————————————————————

Chapter 1
 
   
“她的代价是,如果得不到心爱的人的爱,就会化为泡沫消失,你的话,要支付怎样的代价呢?……
   
“我知道了,这是命运的意志啊孩子,你的代价就选这个吧……”



所有的感官都被扰乱了,整个人都悬浮在一片虚无之中。不断有冰冷的、或者说是温暖的液滴落在脸上,脸被轻柔地抚摸着。无法睁开眼睛,四周是寂静的黑暗。可异常奇妙的是,明明没有任何知觉,却可以知道,在自己身边,有人在哭泣着。
 
那是非常用力的呼喊,几乎可以直抵心脏,让整个躯体都震颤起来。那个人不断流着泪,非常非常用力地,大声呼喊着,但是,却只能感觉到嘴巴在夸张地开合,却什么也听不到。

啊,这是为什么呢?明明处于完全的黑暗,却仿佛能够亲眼目睹一切。混沌的意识开始了机械的思考。少年试图抬起眼皮,看一看身边的那个人,但却无法做到。

“纲吉……”那人喉头哽咽,“你明白‘爱’是什么吗?”

爱?有着圆润的音节,发出音来的时候胸腔内似乎也可以感受到隐隐的共鸣。爱……我知道,那是非常非常温暖的、让人安心的、源源不断从内心涌出的情感。它会像太阳一样,给予所有人光明和热度,即使有的人在幽深黑暗的深海。爱非常美好,只是,为什么,明明谈论着这么美好的词,却那么悲伤呢?

“不,你不明白,你还不明白……”这份言语里所蕴含的浓重的绝望,立刻就侵入这片虚空,将整个世界拉入更深更深的黑暗中。“为什么还是没有注意到呢?你必须得找到啊,一个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重要、独一无二的人……

“我现在每天,都害怕得不得了……一直害怕着害怕着,不断乞求你醒过来。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我真担心你会轻易地离开我……”


这似乎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话,是谁对自己说的呢?又是在怎样的情境下说出口的呢?说话的人,又是抱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些话的呢?想不明白,记忆无法回溯至那个时候,那句话的意义,那人给出的答案,就好像飘荡在眼前的银色的蛛丝,飘飘摇摇,近在咫尺却无法捕捉。

一直以来的虚无黑暗中开始出现色彩,温柔而瘦弱的、挂着淡淡落寞笑容的年轻女子,有着棕色头发笑得开朗的活泼少女,充满威严的父王,吵吵闹闹的兄弟姐妹们,慈爱的、病重的曾祖母……以及最后的最后,犹如划过天际的明亮流星一般,短暂出现在记忆中却掩不住万丈光芒的,黑发的孤傲少年。

心里钝钝地疼了起来,然后,就好像擦肩而过时的不经意一瞥,少年转过头,突然看到一个靛蓝长发的青年,他用手捂住右眼,鲜血不断从指缝中汩汩涌出。可比这更触目惊心的,是男人的表情。在那深蓝的眼瞳中,无数情绪汹涌澎湃——热切的眼神仿佛注视着光明之所在、平生之所依,可在其中夹杂的恨意却几乎具象化为柄柄尖刀,在少年的身体上切划出一道道深深的伤口。他整个人的情绪里,似乎有着已经失去一切的绝望,但又掺杂着狂热的、似乎转瞬要夺得一切的虔诚向往。

激烈咆哮着汹涌而至的情感,几乎快将纲吉完全吞没。他几乎是本能地想要猛力逃离,一下子撑住地面,醒了过来,强烈的光线霸道地涌进眼中,带来强烈的痛感。

刚才一瞬间捕捉到的感觉几乎在顷刻间就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残余在心底的那一点空洞。



“哦呀,看来是醒了呢。”在非常近的距离下,有人声传来,像是优雅拉动的小提琴,末尾带上了勾人的意味,好听得不像话。
 
纲吉僵硬地眯了眯眼睛,之后就看到已经近在咫尺的男人放大的脸。近乎本能地,立刻用手撑着地往后滑去。

长发的青年半蹲在地上,随着少年逃跑的动作,将头微微偏侧过来,靛蓝色的发丝随着回头的动作在空中飘扬起来,露出造型奇特的金属耳环,一张年轻而俊美的脸,不知是不是错觉,纲吉似乎看到他右眼里闪过艳丽的红。真是一个漂亮的人啊,人类都这么漂亮吗?这个漂亮的人类用一种略带不屑的目光,冷冷地打量着纲吉。

啊,纲吉明白过来了,大概是青年担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蹲下身来查看,没想到自己突然坐起来,他应该被吓了一跳吧。想到这纲吉不免有点不好意思,他有点尴尬地伸手摸了摸鼻尖,偷偷看了一眼对面已经站起身的青年,打算说点什么来挽回一下方才的尴尬。

“那个,谢谢,我已经没事了,添麻烦了很抱......阿嚏——!”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极其响亮的大喷嚏,棕发少年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湿漉漉的,头发也在不断往下滴水。男人眼里的嫌弃已经肉眼可见,似乎对于世上怎么会有这样愚笨的人而感到迷惑不解,他皱起好看的眉头,稍微偏过头,一脸思索状。

已经这么严重了吗?不如说,至于吗?这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纲吉在内心激动地吐槽。而对面的男人一言不发。

就在他快被这沉默的气氛压垮时,对面的人终于收回了打量纲吉的视线,开口,却说出与纲吉预想完全不同的话语:“火已经生好了,你可以去烤一烤。”纲吉惊讶地睁大眼睛,原来是好人啊。蓝发青年看了一眼纲吉,继续补充道:“说实话你现在一身海腥味,让人很难忍受。”说着抬手指了指旁边的一处冒着烟的火堆。

“是吗?”纲吉抬起手臂,嗅了嗅,“好像是吧,不过我一直住在海里,可能没有太大感觉?”

青年冷漠地看着纲吉:“果然是脑子坏掉了吗?请问,你还记得人需要呼吸才能生存吗?”

“没有啦!我是人鱼哦,人、鱼!”纲吉用手指了指鼻子,仿佛要证明什么一般用力点头,“人鱼就是生活在海里的啊!”

男子抬起右手,悠闲地扶在脸侧:“Kufufufu,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你怎么现在在岸上?”

“这个嘛,是因为……”纲吉飞快地咬了一下嘴唇,“我是来陆地上找我姐姐的!”

“哦,是吗?”毫无波澜的语气。

“诶?就这么一点反应!”至于这么不可信吗?纲吉快要抓狂。

“那些都无所谓,你最好快点给我来烤火,我真的受不了这股味道了。”男子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纲吉赶紧站起来,打算跑过去,却在下一秒,突然扑倒在地。

脚落地的那一瞬,就好像有一把刀狠狠扎进脚底,血液在血管里激荡,灼热的疼痛立刻冲进脑内。

纲吉眼泪花都疼出来了,他用手臂往地面一撑,打算爬起来,然后就看到,在有点模糊的视野里,靛蓝长发的人类带着一脸无奈,冲自己伸出手来。



六道骸带着笑意,注视着一边烤火一边瑟瑟发抖的棕发少年,心里开始琢磨之前魔女交代的话。今天是骸难得心情很好的一天,一大早他就准时来到这个约定的海岸来等待被魔女预言的那个“命定之人”。

不过,对于骸而言,实在是很难相信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少年会在自己这一世的生命里起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有些怀疑魔女的话,但只要这个任务可以作为代价偿还给魔女,骸也不会费神去考虑其他,毕竟两人或许只会相处很短的一段时光,无所谓互相了解。说不定,骸轻蔑地勾起嘴角,这少年的价值就在于是条人鱼呢,尽管看起来和传闻中的人鱼不同,看起来又蠢又呆的。

嘛,算了,反正布置的任务也很简单——和这个少年一起到达他的旅途的终点,或许就是单独做保镖?这条蠢鱼看起来倒是的确需要一位,似乎觉得这个想法很好笑,骸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说你来找你姐姐?你姐姐肯定是人鱼吧,怎么也到岸上了?”最近人鱼族很流行陆地几日游吗?骸在心里吐槽。

“嗯,姐姐爱上了王子,所以为了见到王子就来陆地上了。”蠢鱼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是吗?”很老套的剧情呢。

“多久了?你姐姐开始旅行。”

“两年?嗯,或许要长上一段时间……”

“是吗?看来那个王子住得挺远啊。”忍不住开了个玩笑话。

“大概吧。”

“大概?”骸有点发愣。

“嗯,因为具体位置我也不知道……”少年努力回想着,最终也还是一无所获般的摇了摇头。

“……”很好,他就不应该相信魔女!还简单的任务?和一条蠢鱼共同度过一段看起来没有尽头的旅行时光?

“呵,你要去哪儿找啊,你清楚世上有多少个国家多少个王子吗?”忍不住就口气恶劣起来。

“嗯,没事,慢慢来吧。”棕发少年把手靠近火苗,目光投向遥远的海面,眼里有着说不清的情绪,最终也只是沉淀为平静。但往往平静的海面下总是暗流涌动,谁知道呢?正在骸开始有点好奇时,面前人却一下子皱起了脸,迅速把手从火前缩了回来:“好烫!”

果然是笨蛋吗?果然是笨蛋吧。

骸感觉头痛更加厉害了。

“如果不去找到姐姐,并且让她回去的话,姐姐她,如果没有得到心爱的人的爱……”少年把手抱在膝盖上,仰起头望了眼天空,“姐姐,大概会化为泡沫,然后飞向天空吧。”

人鱼是没有灵魂的,在人类死后,可以进入轮回,但人鱼死后,只会化为泡沫,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所以人鱼总是被当作美丽的象征,易于消逝的事物总是显得更加珍贵不是吗?骸不无嘲讽地想,也因此在黑市人鱼才会有那么高的价钱啊。



“不过变成人类就再也回不去了吧。”骸轻轻地问道,“你姐姐对你,那么重要?”

“是啊。”纲吉晃晃脑袋,简短地回答道。

呵,骸忍不住呼出一口气,愚蠢的想法,把别人看得比自己重要,这甚至不能算是善良,只不过是单纯的过分天真罢了,这种过分的天真让骸感到本能上的厌恶。

“我找到了给姐姐能变成人的药水的魔女,她给了我药,所以我就变成人类了。”少年平静地述说着经历。

“是吗?”果然是与魔女的交易,骸暗暗想到,只是不知道他付出了什么代价?

骸看看在一旁发呆的少年,风将他的头发吹得扬了起来,在铺天盖地的日光里,整个人都明亮起来,加上他有些婴儿肥的脸,看起来就像一个没有任何阴霾的孩子。能够和魔女做交易的人,从来都不会是面前的少年这样的类型。


或许少年并不如看起来那么单纯。骸这么想着,同样学着纲吉把目光投向远处。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之前的光景来。

骸来到海岸后,等了很久也没有人出现,正在抱怨魔女的不靠谱,却注意到有一个躺在近海的沙滩上的棕发少年。

不会吧,比我小?骸也有点吃惊,想想魔女说的时间已经快到了,一般来讲就是他了。于是骸抱着好奇走近那个被海水湿透的少年。

棕色的蓬松头发因为水的缘故,软软地塌了下来。脸完全还是个孩子,称为少年又显得有些稚气未脱。随着均匀的呼吸,胸膛微微起伏,睫毛也忽上忽下的。睡得很不安定。不过对于骸来说,这样子的睡相,大概自那年以后就完全没有见过了吧。无防备地、平静地睡着,像个住在安逸的大房子里的小少爷。

骸因为这个想法吃吃笑了起来。抱着毕竟要照顾他一段时间,还是把他叫醒吧的想法,骸蹲下身。

“唔、唔......”那人不安分地动了动,口里喃喃着一个名字。待到骸试图仔细去分辨时,却又悄无声息了。

嘛,反正也和我无关,骸这么想着,试探性地说了一句:“哦呀,看来是醒了呢。”没什么反应,骸伸出手打算拍他一下。

谁知道面前的少年一下子坐起来,头顶几乎要磕到骸的下巴。骸正想说几句,可一对上纲吉的眼睛,就愣住了。

蜜色的眼瞳里此时翻涌着逐渐淡去的金红色,美得像绚烂的晚霞,又像熊熊燃烧的火焰,让飞蛾一般的人,想要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即使会被燃烧殆尽。而在所有金红褪去之后,纯净的蜜色眼眸更加美丽,恰似一块琥珀,骸在那纯净的瞳仁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没有被燃烧殆尽,只是被困住了,困在了明亮温柔的琥珀中,从此再也无法离开去飞翔,徒留憧憬,无法靠近,亦无法离去。

可或许是那对眸子太纯净的缘故,清澈见底的眼瞳里,却仿佛空无一物,让人的心里忍不住涌上一阵悲伤。


“喂!你要怎么去找你姐姐?”骸问道。

“不知道呢。”纲吉答得倒也干脆。

骸有点局促,毕竟第一次邀请人一起同行,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可恶的魔女,要不是因为是代价,我早就甩手走人了!

“我的话,因为一直都是在各地旅行,所以对于各个国家什么的,还是挺熟悉的……”骸想,干脆先徐缓图之吧。

“诶?真的吗?超级厉害诶!”棕发少年眼里一下子放出光芒,骸稍微把脸侧开,躲开那道目光。像是找到依靠了一样,棕发少年“啪”地一声把两手合十,对着骸拜了一拜:“拜托了!你这么厉害,请让我和你一起旅行吧!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在陆地上生活……”似乎是怕骸不同意,他又赶紧补充到,“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可以帮你、帮你……帮你什么都行!当然也有很多不会的,但大部分应该……”这条蠢鱼一下子结巴起来。

“Kufufufu,就这么决定好吗?你可是才刚刚遇到我呢。”没想到进展这么快,骸楞了一下,表面上仍旧是出言讥讽。

“嗯,没事的,你不是坏人,我可以隐隐地感觉到一点。你还救了我不是吗?只是可能会给你添麻烦……”

骸一下子愣住了,这是被信赖了?被一个刚刚认识的连人都不算的家伙?如果说这也是温柔,那只能归类进愚蠢的范围内了。

他很想大笑,然后嘲讽那条蠢鱼,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没有这么做,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为什么这样的天真却没有让人厌恶呢?

很久之后,六道骸才明白,或许当你看到别人拥有那份温柔时,你只会觉得幼稚乃至于厌恶,可当这份温柔终于降临到你身上时,你心中甚嚣尘上的,反倒是一种幸福感,而这种感受更加令人厌恶,因为很软弱。

又或许只是很单纯的一个理由,那个人是他的“命定之人”,命运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之后的一切不过按着预订的轨迹前行。因为是那个人,所以不会厌恶,能感受到的,只有发自内心的喜悦。


“我的名字叫沢田纲吉,你呢?”少年轻快地说道。

骸犹豫着,把名字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生疏得不像在说自己的名字:“六 道 骸。”

“奇怪的名字呢。”

骸抽了抽嘴角。

“嘛,总之,骸,之后的旅途就多多指教了!”

像是全世界的阳光一下子涌过来那样,少年笑得无比灿烂。算了算了,骸认命地想,不就是养只宠物吗?有什么难的,不是吗?

就这样,人鱼沢田纲吉与魔法师六道骸的旅程正式拉开了序幕。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