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阙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
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家教|all27|APH|朝耀

脑洞多,但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all27】 你以为家教众人不上B站吗?他们不仅上了还被视频害惨了!

※ 啊灵视频投稿四周年贺wwww

※ 我和你们说啊灵的视频超级棒,怎么看都不腻,我要给她疯狂打call!

※ 讲述家教众人看见同人视频的反应w,努力搞笑但似乎不怎么成功,不接受逻辑方面的指责qwq

※ 阅读本文前最好可以再看一遍视频w,所有梗都和视频有关,B站搜索up主“笠灵”,可萌可搞笑可温馨可燃可帅保证好看(๑Ő௰Ő๑)

※ 即便提到其他西皮也是all27请组织放心,提到只是增强喜感,太过洁癖者慎入

※ 相关视频的链接我会放在评论区

※ 啰嗦这么多下是正文


————————————————————



6.





“唔……一、いち、1、one……能有什么含义呢?”纲吉抓抓头发,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然后是8?eight……”


“咚咚。”传来两声敲门声后,奈奈打开了门,离门近的山本笑着接过奈奈手里的盘子,一边表示感谢一边顺势一挡,把奈奈堵在了门口。


奈奈一边被山本夸得笑弯了眼睛,一边打量着室内。里面有两个孩子还是第一次见。黑发的那个手上的“风纪”标牌让奈奈隐约记起是曾在哪里看到过的。微笑着看过来的那个长得极好,奈奈一边感慨这孩子真是女性杀手,一边对他的打扮有些好奇——发型好奇怪、眼睛也是、大热天还戴手套……不良少年?


“嗯?”奈奈这时才把视线放在桌子上,今天是难得的纲君的朋友一起来玩的日子,之前奈奈还埋怨纲吉不早点说,害得她完全没准备,所以也不知道纲吉那孩子要组织什么活动给朋友们玩,结果现在一看,桌上满满都是白纸,人手一支笔不知道在写什么。


奈奈仔细看了看,刚巧看到纲吉肩膀前露出的白纸上是几串数字还有算式——“大家……是在解数学题吗?”


室内静了一秒,然后就是一叠声的附和:“没错哈哈,阿姨我们就是在做数学题。”“哎呀这也太难算了。”“我来找纲先生正巧碰上他们在做题就一起了哈哈”“妈妈,蓝波大人也和他们一起算数!是不是很厉害!”……


奈奈甚是欣慰。多好的一群孩子啊,知道纲吉学习不好,专程来家里辅导。奈奈一合计,立刻表示大家好好学,想吃什么尽管说,今天就要为了纲君交到这么好的朋友庆祝一下!


孩子就是孩子,一说起吃的都很兴奋。奈奈笑得灿烂,记下各自说要吃的东西,下楼准备去了。此时约摸已经三点半,奈奈想,要是赶紧去超市,回来做得快些,大概能赶上正常的晚饭时间。




纲吉焉焉地听完大门关上的声音,无精打采地趴在了桌子上,似乎头上真的长了对兔子耳朵,可以看到毛茸茸的长耳耷拉下来,落在桌子上,而纲吉本人下巴搭在桌子上,鼓着腮帮子,想想又唉声叹气几句。


这么看起来着实可爱。坐在旁边的山本下意识用笔杆戳了戳他的脸:“怎么,阿纲,实在想不出来?”


“对啊,”纲吉干脆闭上眼睛,“完全没有头绪,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和数字不合拍啊。山本你呢?”


山本摊摊手,示意自己和纲吉一样,数学不好。


狱寺抬眼看了看纲吉前面被粗暴划了几道黑线的稿纸,也有点感叹,小心翼翼地问道:“十代目,真的找不到方法?”


“嗯……我不像狱寺君,数学那么好。你肯定解出来了吧?”


“没……”狱寺把自己的稿纸往后挪了挪,“这么难的谜题,连十代目都解不出来,我又怎么可能会解?”


纲吉有点不好意思,想说我们两个的智商差距你再怎么无视事实也摆在那里啊。他视线一转,看到骸压根没在算,面前的稿纸一片空白,心想他也的确不像会认真计算的人,便也不在意。大哥在揉皱四张稿纸后,终于也不再挣扎,直接抱臂沉思,似乎打算依靠直觉捕捉答案了。


三个女生凑在一起低声说着什么,京子讶异地捂住了嘴巴:“原来是这样……”


纲吉视线扫到自家家教,见他喝口咖啡,冲自己挑眉,算是威胁,更加不敢怠慢,只得又看回稿纸,左侧排了一串数字:27,69,59,18,80,96,86,95,10001……


所以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啊啊啊啊!




————————我是回忆的分割线————————


为什么大家会在解数字暗号,事情还要说回十多分钟前。纲吉收到了入江正一的一条短信。


说是短信,但其实因为超出字数限制,发了好几条,应当算是一封长信。在长信中,入江正一深深表达了他的悔恨,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让沢田纲吉怀疑自己的性向,再次申明绝对没有认为骸和纲吉有什么特殊关系。


“To 纲吉君,
刚才被挂断电话,心里十分担忧,必然是因为我言语不当,才使得你一气之下挂断电话。不敢再打电话,只能选择短信的方式向你致歉。
其实……”


总之是很长的信就是了。其中的诚意感天动地,纲吉反倒不好意思了,毕竟和正一君也没什么……好像真的有关系?纲吉读到最后一条,入江正一切到了正式话题。


“因为担心纲吉君当时比较混乱没有听清我说什么,我把谈话的重点列在这里……”




“弹幕……弹幕……”纲吉不熟练地看着这个视频播放页面的各个选项,尝试了一两个后,终于点开了“弹幕”。


当时正在播放初代的一段(歌好像是叫《Love》来着?),才打开,纲吉就看到满屏的弹幕——以橘色和黄色为主。


—爷爷太帅了啊啊啊啊

—卧槽 爷爷帅爆

—初代是我的啊啊啊

—抱住Giotto就是百米冲刺

—初代帅炸



????纲吉一脸黑人问号。他并非没有看过弹幕视频,时不时也会去Niconico上逛一逛,可是这些弹幕让他理解不了……


“爷爷”?他们都叫爷爷?Excuse me?纲吉是第十代,和初代不知隔了几个辈分,那都是多少个“重”。这些人都喊“爷爷”,怎么着,还能全部是三代那辈的?还抱起来就跑?谁给他们的自信?


细想觉得弹幕真是深不可测。


所以也就更有研究价值了。纲吉整理好心情,与同伴们交换了一个眼神:要研究视频的意义,看“弹幕”这样反应观众心情的文字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绝大多数的弹幕都是一些类似于“23333333”,“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高能”,“噗啊哈哈哈哈哈”的纯抒发自己的心情的话。也算是和纲吉看过的弹幕一样,但就是因为一样,才更加觉得可怕,到底为什么他们的事会被别人看到还津津有味地发弹幕啊?而且每条弹幕都好像对他们很了解的样子……


而且到底是抱着什么想法才觉得这些视频好看好玩啊!


琢磨不清。本来这些视频已经很让人摸不着头脑了,更别提现在加上弹幕,各种错综复杂的情况更是让纲吉头大。




有遇到无法理解的弹幕的时候——


“云雀请正面上我?这是什么意思?想让云雀学长做什么?”纲吉懵了,这句话前面还有一大串啊啊啊啊的,纲吉直接过滤,只在意后半句。这句“上我”在一堆“云雀好帅啊”、“委员长好帅啊”里面是何其突兀。


了平点头表示同意:“无法理解‘上’这个字。”


狱寺做出谨慎地推测:“上,要是说方位词的角度看的话,可以往动词方面的衍生义进行考虑,比如……”


“打?”纲吉试探着问道。


“打?”狱寺思考了片刻,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没错,考虑到那家伙的臭脾气,动手是很有可能的。而‘上’在强调向上这个意思的话,完全可以这样解读。真不愧是十代目,太厉害了!一下子就找出了正确的解答!”


纲吉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连忙摆摆手:“碰巧,碰巧……”


心里却在想:这人好大的胆子,ta知不知道云雀学长一拐子下来有多疼,居然还想被上?作为经常被打的纲吉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纲吉偷偷看了眼云雀,见云雀并无过多反应,平静地注视着屏幕,只看得到一个清冷的侧脸轮廓,又无端生出点别的念头:还是说真的因为云雀学长长得好看就不要命了?


当然,看不懂的,不仅仅一个“上”字。当纲吉看见弹幕刷起了“天哪纲吉好可爱”、“老天我看到了天使”、“妈妈这个好可爱”、“太可爱了”、“想抱抱”、“这个笑容我来守护”的时候,他没出息地,脸红了。


总有种被一堆如狼似虎的女性围住每个人都赶着来掐自己的脸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而且,令纲吉最为不解的是,那只是很平常的一个表情啊……为什么会觉得很可爱啊……


偏偏身边的人也跟着转过来看看自己,还点点头。小春最为直接:“弹幕还是很有眼光的!的确是暴击可爱了!”


京子冲纲吉笑得甜甜的,就是说出来的话让纲吉觉得怪异:“真的好像小兔子呢,可爱又软软的。”

——不会是在说我吧?


纲吉打了一个冷战,但紧接着纲吉的目光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那是四个黄色大字:“可爱,想日。”


大家顺着纲吉手指所指,看了看,也是面面相觑。


“日?太阳?晴属性?”纲吉扒着手指一个个数,刚才的正确推断给了他信心,现在他也要试着解一解。


山本好心提醒:“阿纲,这应该是个动词。”


“动词?唔,动词的话……”纲吉想了想有点怕,“难不成也是‘上’?”常年被欺负的经历让纲吉迅速接受了这个事实,等到他转过弯来,就几乎要落泪了。


“为什么云雀学长是去‘上’,好歹是个主动,到了我这就是要被动挨打?”

苍天啊,连异世界的人都觉得他很好欺负吗!


Reborn沉着声音说了句:“不用深究了,无聊的话罢了。”

纲吉被他话语里的杀意吓得胃里发寒。

所以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超级在意啊!是因为有莫名的危机感吗?




当然,也有遇到让人哭笑不得的弹幕的时候——


“这集在哪里,白兰好……性感?”纲吉不自觉地念出了声,两眼因为惊吓瞪得大大的。


哎呦我的妈,怎么会有人用“性感”这个词形容白兰啊。

“性感”,对于像沢田纲吉这样的纯情小直男来说,还停留在比较暴露的写真的程度。要想象这样的白兰……他脑补白兰穿比基尼抹浓妆的样子,笑出了声,被大家奇怪地看了几眼又赶紧收敛笑声,就算是为了正一君,也不能乱想啊。


想到入江正一,纲吉将心比心,突然觉得要是正一君的话,既然喜欢白兰,觉得他性感也很正常了对吧……

这么一想,纲吉又开始为友人的恋情唏嘘不已。


正脑洞大开的纲吉浑然不知道大家望向他的眼神里目光有多复杂。


请问自己的朋友,一个自称完全是直男的人,在说出另一个男人很性感之后嘿嘿傻笑,是什么毛病?

远在天边的入江正一表示他很想知道,怎样才能说服纲吉君相信他并不喜欢白兰。




还有遇到诡异至极的称呼的时候——


“雀姬?”纲吉愣了一下,念了出来。这是在云雀的画面上的一条弹幕。


“这不会是……”纲吉艰难地咽了口口水,颤颤巍巍地说道,“是指云雀学长吧?”

——他也不敢想,但都带“雀”字了,还是在云雀学长的画面上,这……


云雀骤然睁开眼睛,直刺而来的目光刃光般雪亮:“哦?”


“没没没没什么哈哈哈哈。”纲吉立刻后悔,赶紧打哈哈,“怎么可能有人用这种称呼来说学长哈哈哈……”


一旁的山本直起身子,像是想到了什么:“说起来,刚才还有几条弹幕上提到‘S娘’,不会真的是说斯库瓦罗吧?”似乎觉得有趣,他笑了起来,“要是被斯库瓦罗知道,他恐怕得想办法找到人把他们给砍了吧哈哈。”

山本你笑这么开朗说这种话真的没问题吗?!


不过是该砍!怎么有人敢这么说话!纲吉再次心虚地看看云雀,这都什么脑残称呼?也是能随便叫的?几条命都不够的!纲吉端起茶杯,摇摇头,又看看云雀,这都是些想被好好修理的人啊。


云雀似乎捕捉到了他的视线,挑挑眉:“兔子姬?”


“咳咳咳咳咳!”纲吉一口茶喷了出来。然后恍恍惚惚想起刚才京子关于“兔子”的发言……难道京子看到了?


我去这不是害我吗?!敢问哪个男生愿意被自己喜欢的人称呼为“姬”啊“娘”啊的?纲吉胃里一阵恶心。


“明白了?”云雀仿佛开玩笑一般,说道,“要是再让我听到这个称呼,我就把你咬杀。”


纲吉用力点头到头晕。


所以这都是些什么烂称呼?!说出来会涉及无关人士的人生安全好吗?上帝保佑斯库瓦罗这辈子都不要知道!




要是一直这么轻松也就好了……但偏偏也有那种弹幕,不轻不重落在你心里,却惊起你诸多情绪百味陈杂——


“京子是个好女孩。”很多条弹幕这么说道。

“京子人特别温柔,真的很适合阿纲啊,两人很般配”,有弹幕这么说道。


纲吉想,我也这么觉得,京子酱的确是特别特别好的一个人。除了她,没有谁还会在纲吉被人人唾弃的时候送他一个温暖的微笑。那份温暖纲吉甘之如饴,乃至到后面许多许多艰难的日子,只要想到能被那双潋滟的眼睛注视着,就觉得很幸福。


只是不知道京子酱怎么想。对于所谓的“般配”,纲吉猜想,她多半也不会说什么,只会笑笑,仍旧是像画面里那般,温柔地注视着自己。但只要这样就够了,和过去一样就好。笹川京子是沢田纲吉一个不愿醒来的美梦,梦里总是欢喜圆满。


可偏巧也有条弹幕——视频里是十年后小春的房间,女孩露出甜甜的笑容,说不愿输给十年后努力的自己——那条弹幕是这样的:“意大利语教材、食谱,小春也是好女孩呢”。


开朗的,直率的,明亮的女孩子,那么风风火火地闯进自己的生活里,总是咋咋呼呼的。但又很细心,会做手工,会做菜,会爬山去送便当,会扮成各种奇怪的东西,会在十年后,还想着学习意大利语,去见一个人。


是个好女孩。很好很好的女孩。京子和小春都是。比较要是谁前谁后状况又会如何并无意义。

沢田纲吉,你真是个混蛋。纲吉这么想,大概这些视频就是为了提醒他这个。


只是即便明白自己是个混蛋,仍旧找不到优解,只能继续这样下去,若到了以后,会怎么样呢?

那阵熟悉的刺痛又再次浮现。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果然感情这种事,最终还是毫无公平可言。因为太清楚自己会做何选择,纲吉这一次,没有望向任何一个。






视频轮完一遍,大家开始总结讨论。


第一,是各处都在提的“家教”。大量出现在“再战五百年”、“我大家教”这类的句式中,且与视频名称里的一致。


“姑且认为这是这些视频有关内容的一个总的代称。”Reborn这么下结论。


那问题是,笠灵和“家教”有什么关系呢?这点还得留待之后再来推敲。


第二,就是那些频繁出现的数字。在一小段视频后,在弹幕中,数字无处不在,毫无规律,意义不明,但很明显,事关重大。


大家总结出最常见的几个,打算研究研究。Reborn就说要让大家玩彭格列式解谜游戏,谁解不出这些数字的含义谁就要受惩罚。


多无聊且无意义的提案啊,而且对于纲吉而言简直是死亡宣言书。纲吉眼巴巴盼着谁来提出异议,比如云雀,可他闭目靠墙已经许久,纲吉怀疑他睡了,比如骸,然而他居然没有丝毫不满,点点头就同意了,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于是纲吉维持着呆愣,被分发到了几张稿纸。


然后一通好算直到现在。



——————继续解密的分割线——————



纲吉实在琢磨不清,也越来越绝望,不过幸好大家似乎都没什么头绪,全部人一起被罚,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这时他听见小春一直在嘟囔着:“tsuna,tsuna,tsuna……”


纲吉无语,为什么像念咒一样不停念我的名字啊!


大概是察觉到了纲吉的视线,小春抬眼冲纲吉笑了笑,而后食指轻轻点了一下稿纸。


纲吉看了看手里的稿纸,那一串数字,Tsuna……纲吉也念出了声:“Tsuna……”


“啊!”电光火石之间,如同被电流穿过大脑,纲吉恍然大悟,“是27!”


Reborn皱眉:“吵这么大声干什么?要说什么就说,有什么发现?”


“27就是tsuna,tsuna就是27,也就是说,27是我!”纲吉一下子激动起来,“这和视频内容也对上了!那就说明这些数字是我们的名字的代号!现在我们比照一下他们出现在哪里就可以了!”


纲吉开心极了,毕竟这是他人生第一次解出密码(应该算吧……),即便也有小春提醒的成分在,纲吉还是很开心。


小春也一副很吃惊的样子,狱寺也很兴奋,激动地说道:“真不愧是十代目,果然还是解出来了!”


纲吉兴奋地拿起稿纸,开始依次勾过:“69……Roku……是骸!所以96就是库洛姆!”骸挑挑眉,不置一词,库洛姆轻轻点头。

以此类推的话——“18是云雀学长!”云雀不耐烦地撇开了脸。

“59的话……”纲吉扫视一圈,看到热切看过来的狱寺,一下子灵感爆发,“Goku!是狱寺君!”

“京子……Kyoko,是95!”那……纲吉一眼扫过稿纸,“32、23,是大哥!”

“那我就是?”山本好奇地凑过来看纲吉的稿纸。

“小春是、小春是……86!100是白兰,01是正一君……剩下的……”纲吉眼睛一亮,“那山本你就是80了!”

山本点点头。


“我解出来了!”纲吉有点小兴奋,难得他在这种需要动脑子的地方拔得一回头筹,不免有些翘尾巴。果不其然,就被自家家教泼了一盆冷水。


“哼,这么慢才解出来,还是要罚你。”小婴儿直接宣判不及格。


“诶?”纲吉愣住了,一方面是想到果然Reborn又是在早就知道的情况下还让他们来破解的,另一方面,怎么看,都是自己先解出来的吧,怎么又要罚?


“还有你们,也别老是对他太好。不然他真的会以为自己了不起的。”Reborn扫视了一圈,目光严厉,“这么简单的东西,除了蠢纲,我想不出还有人要解这么久。”


“咳咳。”纲吉有点尴尬,同时也没弄明白,怎么就他慢了,其他人不也没解出来吗?


Reborn翻个白眼:“那是他们在等你。”


“骸,”Reborn示意纲吉去看他空白的稿纸,“大概他看完视频,差不多就有底了。”


“从出现的位置,加上视频中间那段的注解,就可以看出来,”骸露出谦虚的矜持笑容,“不常见的几个,大略猜一猜,也能猜中。这道题目可算不上难,Arcobareno。”


这人性格简直恶劣到极点了!纲吉气得要吐血,这明显是在揶揄我好吗!


“不过要说认真算,还是狱寺最快。”Reborn看向对面坐得端端正正的狱寺。


“承蒙Reborn先生夸奖,”狱寺先鞠了个躬,“我不过是用频率和假名排列了一下,列出可能性罢了。”


Reborn怕纲吉听不懂,好心解释道:“狱寺预设了数字可能代表的含义,再按照数字出现的频率,依次去试假名,再逐个排除不合适的,直至得出答案。”


纲吉被吓到了:“那怎么还是那么快?”


Reborn笑笑:“他几乎都是心算,大概四分钟就完成了。”


狱寺本来很开心地被表扬,这下立刻反应过来,又扑倒在纲吉面前:“不是的,十代目,我这都是笨方法,是死套出来的。十代目才是最厉害的那个……”


“你不用说了,狱寺君,”纲吉含泪挥手,“智商的差距,我懂。”


狱寺急得像是想剖腹自尽,纲吉不再看他:太打击人了好吗!头脑好了不起啊。


那这边呢……纲吉看向三个女生。小春支支吾吾地说:“我是找出来了,看到纲先生一直没有头绪,才稍微给了点提示……但大部分还是纲先生你想出来的……”


纲吉木然地摇头,生无可恋。


京子也不好意思地笑笑,而后出声安慰纲吉:“我也没怎么想明白,只是有个感觉而已,还是小春和我说了之后我才确定的。”库洛姆也点点头。


那不还是在小春说之前就想到了吗?


就连蓝波也懒懒地说道:“27肯定是蠢纲嘛,你不是有件衣服就是……”


我不想听!


云雀明显没有参与,纲吉只得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山本身上。


山本不好意思地挠挠脸,纠结了会,还是诚实地说道:“我……我是没那么厉害啦,我只是刚好、第一个就看出来‘27’就是阿纲,剩下的就简单了。但真的只是碰运气啊,就是那种‘咻啪’的一声,然后“砰”的。”


纲吉露出无力的微笑。


这时纲吉才想起,不对,还有一个人的,还有一个!他看向抱手静坐的大哥,大哥,说吧,作为全场唯一的两个笨蛋,告诉我,你也不会!


京子推了哥哥一把,了平惊醒,嘴边还有一点点口水的痕迹:“哦抱歉,,不小心睡着了,一看到数字就极限的犯困哈哈。”


“哥哥,”京子小声提醒道,“刚才在解暗号来着,你解得怎么样了?”


无视妹妹的疯狂暗示,了平大笑一声:“这个?小菜一碟,我可是被称为‘猜谜极限第一人’,这种一眼就能……”


纲吉面如死灰地听完了平念的一大堆。


京子不好意思地再次道歉:“抱歉啊纲君,哥哥、哥哥也只有在这方面比较擅长了……”


纲吉摆摆手——唔,好吧,反正就只有我一个人是笨蛋!


这时那个鬼畜家庭教师还不愿放过,小婴儿诡谲一笑:“至于惩罚……”纲吉开始浑身发抖,“家族本就是一个整体,在同伴们支持、帮助下解决谜团,你的家族成员都这么帮你,也算是Boss领导力的体现,算你通过了。”


纲吉第一个念头居然是:我去就这种情况Reborn还能讲鸡汤?这么厉害的?


不过,纲吉无法抑制上扬的嘴角,大家,真的对我很好呢。




“那么……”Reborn不理会纲吉的那点小煽情,只继续说道,“还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排列问题,这些数字,组合在一起,有什么含义?”


也对,这些数字大多不是单个组成,更多是放在一起。比如1827,6927,5927等等。纲吉皱起了眉。


“我想,”山本说道,“应该是和出场的人物有关系吧,基本每次有哪两个人出场,这两个人的代号就会被连写出来。”


狱寺点头同意:“大概是类似于‘白正’的记法。直接将两个人的名字排在一起。”


“唔,有道理……”纲吉说,随即又咕哝了一句,“但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真的只是这样吗?”


总觉得哪里不对。


纲吉有彭格列血统赋予的超直感,他说不对自然是有问题的。大家又都陷入沉思,连Reborn也认真考虑了起来。


三个女孩子聚在一起嘀咕了有一会,纲吉本来在想东西这方面集中度就不够,看见她们神神秘秘地,便竖起耳朵偷听。


“我觉得就是这样的,京子酱,库洛姆酱,你们觉得怎么样?”


“怎么说呢……虽然只有这种解释了,还是不想说出来,毕竟刚才纲君就反应那么大,大家也……”


“但只有这个解释了不是吗?”


“我、我同意小春说的……应该就是了……”


应该是什么?纲吉有点懵,之间库洛姆脸已红得滴血似的:“毕竟,骸大人……都……”


怎么还和骸有关?纲吉莫名觉得紧张兮兮。


协商一致,女孩子们各回原位,小春清清嗓子:“大家,我们大概猜到这些排列组合的意义了。”


“哈?”狱寺一脸不耐烦,“就你?”


“不仅仅是我!还有京子酱、库洛姆酱!”小春毫不示弱地回嘴,“不如说,是很多很多女性!”


???????不祥的预感逐渐浓烈。


“我们觉得,这些组合表示的是cp!”


“Cp?”一室的大老爷们都愣住了。


京子解释道:“就是Coupling的缩写,算是、姑且算是术语吧。”


Reborn、骸和狱寺的表情一下子有些微妙。纲吉、山本和了平面面相觑,纲吉重复一遍:“Coupling?”


这次是库洛姆,她看了看四周一圈,在视线与骸接触之后迅速收回,望着面前的杯子小声解释道:“人物配对,也就是说,这两个人被组合在一起,某种意义上算是恋爱关系……”


“恋爱?!”三个刚才完全没反应过来的人异口同声地喊出。


纲吉觉得脑内刷起了满屏的“WTF”的弹幕,那串不敢骂出来的英文在他脑内滚动,几乎要脱口而出。


1827,6927,5927,10001,R27,G27……什么“我吃6927”、“5927党头顶青天”、“因为up的视频我吃了白正”,还以为在暗示什么呢?居然只是……但是等等!


“为什么?”纲吉艰难地问道,“为什么要这样?”看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呢,还非得做视频、发弹幕,好像这……段恋爱关系对于他们而言是个宝物,要拿出来炫耀一下似的。


“纲先生是指为什么要组cp吗?”小春似乎也有点为难,“要怎么说呢……当然我是不吃他们写的这些啦!但就我自己来讲,喜欢的话,就是因为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蛮美好的?”


库洛姆和京子一起点点头。


“这样啊……等等不对!什么叫就你自己来讲!小春、京子、库洛姆,你们都、都组过吗?这个什么cp?”


小春听得笑了起来:“什么叫我们组过……我们又不会组自己的cp。纲先生如果是指有喜欢哪对的话,倒是有的。”小春也大方,干干脆脆地说了出来,“我的话,大部分看的都是同人,漫画小说都看。”


“耽美?”又一个新词……旁边的狱寺已经迅速拿出手机开始搜索了,越看屏幕眉头蹙得越紧。


这边小春话不停,指尖一转指向京子,京子也就含笑点头,同样大大方方地承认道:“我的话,主要是欧美那边的。”


欧美又是什么操作?难道也和我们男的看##片一样还分国产和欧美大片吗?

纯情小直男沢田纲吉因为脑内突然的类比脸红了一红,和番茄也差不了多少了。


到了库洛姆,她仍旧是先不好意思地看了骸一眼,然后才说:“我、看耽美漫画比较多一些,小说也是……”


小春帮她做了补充:“库洛姆酱是被我和京子带入圈的,所以看的不是很多。总之,”她豪气干云地挥了挥手,“世上没有不喜欢BL的女孩子!”


纲吉几乎绝倒。然后他突然想起来,刚才他说自己不是gay啊什么的,还说没有不喜欢骸啊什么的……难怪刚才三个人看我的眼神这么奇怪……


“腐女……”狱寺一脸戒备,看着三个女孩子念出了刚查到的名词。


小春眉毛一挑:“腐女怎么了?”旋即发现纲吉脸色不好,想了想明白过来,“不过我们三个都不会给现实中的男生组cp的!更不可能会觉得纲先生……”


所幸纲吉这一天下来,抗打击能力抢了不少,不一会就正常过来,开始思考其间种种怪异之处,这时他想到几处很奇怪的地方:“那不是有的弹幕说什么,不拆不逆,那又是?”


这一下子三个女孩子也有点脸红,就是最胆大的小春也只能尴尬地说:“这个当然是有原因了……”


Reborn开口,言简意丰:“前、后,Top、Bottom?”


三个女孩子肃然起敬,连连点头,一句话不敢多说。


Reborn眉头扭得更紧了,骸似乎也明白过来了,挑眉不语。房间里也有几个朦朦胧胧懂了,一下子都不好再说话。纲吉英文不好,就连这类基础性的词汇也没听清Reborn说了啥,完全状况之外。


最后Reborn哼了一声:“没出息的学生。”


“咳咳咳咳!”一下子房间里都是咳嗽的声音,有谁因为幅度太大直接带翻了茶壶,又有谁一动捅了别人一下接着哗啦啦倒下一地的东西,总之就是乱哄哄的。纲吉一脸懵,实在不知道要说啥。



但上天注定纲吉今天要多生事端。此刻,纲吉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刚才过于沉浸于破解数字代号的意义,都没怎么想前面更劲爆的——两个人数字连在一起代表这两个人、有、恋、爱、关、系!


卧槽——!


纲吉吓得一跃而起,惊恐地想到那一行短短的弹幕:“那6918是?”


刚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看笑话的骸一口茶呛在喉咙里,瞪着眼睛问:“沢田纲吉,你说什么胡话?”


我也想知道啊!我勒个去我今天才发现啊!这两个、这两个见面不打架就会死的人原、来、也、是、可、以、谈、恋、爱、的、啊!

太可怕了!


小春反应敏捷:“相爱相杀?很受欢迎的。”


她没什么意思,只是本能嗅出了可能的萌点所在,但纲吉一下脸色惨白如纸,看看云雀看看骸,一个字也说不出,毕竟这是他从未了解过的世界,要说有这种可能他也无法反驳不是?再说实践证明这些弹幕并不会无中生有……想想只有云雀的画面也有人刷骸、骸的画面还有人刷云雀……纲吉脸色又是白上了一白。


似是察觉到了纲吉的想法,云雀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小动物,你……”


至于你什么,云雀从来不擅长说话,竟是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于是向来的行动派几步就走到纲吉面前,等对上纲吉一脸惊恐,才又想起自己还没考虑好要怎么办,极近距离下与纲吉对视了几秒,只得果断移开,干脆抄起拐子就冲右手边的骸的面门一击。


骸接住这击,也调整好差点崩掉的心态,抓住机会解释:“看到了?就这种……”话到这里又卡住,只因为发现纲吉在看到两人又要打起来时眼睛都直了,才惊觉现在说什么估计那个白痴都能脑歪,指不定想成奇怪的调情……骸只得没了下文。


这时骸听到身后三个女孩子的议论——准确来说是两个,库洛姆是向来不在背后议论他的:“没想到那个云雀学长是……”“所以我说这不可能!这种怎么能组嘛,相爱相杀也不这么用啊。”


骸抽抽嘴角。这话他倒是听了也没问题,但……果不其然,云雀的杀气已经具象化了,他本就五感敏锐,加之几秒钟前才被“讲解”过cp里排名先后的含义,现在含着怒气的一击——尽管为了不加深误会已经敛去了不少表面上的力道——还是震得骸虎口发痛。


这种话,也就能骗骗沢田纲吉这样的了。怎么天下就有这么蠢的人呢?这是说什么是什么吗……


骸在腹诽的同时,并不知道纲吉心里想的是:云雀学长……应该不会吧,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和人谈恋爱?但是骸……说不准……

不知道也好,不然保不定骸今天就绷不住人设了。


大概是也听到了,狱寺和山本都有点想笑。狱寺直接一些,他本来就看骸和云雀不爽,这么来一出可以说大快人心,恨不得拍掌相庆。山本没太多表现,但那隐隐弯起的嘴角也让骸觉得扎眼得狠。


再不挑事就一定也不六道骸了?于是他把云雀的拐打开,又恢复悠哉的坐姿,一脸从容:“沢田纲吉,你既然这么想,我问你,8059呢?”


看到纲吉一脸三观尽碎的样子,骸继续加上一句:“也是相爱相杀?他们每天都见面,吵架的次数,要多太多了吧。”


……无法反驳。

纲吉想,完了。全完了。


“六道骸你!”狱寺气得就差冲过来掐死骸了。毕竟这一招实在是太厉害,一方面报复了刚才两人的揶揄,一方面还转移了纲吉的焦点,把锅往狱寺和山本身上一丢,这下子,要是不解释清楚两边都是惨兮兮的。


还是山本反应快,知道这时候得先搞定纲吉:“阿纲,你听我说,这种事请根本不可能,我和狱寺,就是普通的朋友。”


“要不是十代目,我连朋友都不会和他做!”狱寺激动地驳斥道。


山本欲言又止,可能觉得这么说也有点不好,但终究还是觉得“清白”
更重要些,也就不反驳,只说:“阿纲,你不要多想。”


纲吉一时无语,他其实也知道这些事情不怎么靠谱,他虽然笨拙了些,也不至于这点都想不明白。只是乍一下子想到,难免有些无所适从。他只觉得这半天下来脑子已经转不过弯来了,只是点点头:“嗯,我知道了。你们也、不要多想,我又不会因为这就觉得你们怎样……”


他本意是安慰他们不要紧张,哪知道这话有歧义,四个人脸色更加阴沉,彼此互瞪了几眼,目光厮杀之间,竟是比直接动手更有杀伐气势。


纲吉只觉得寒气逼人,缩了缩脖子。恰在这时,小春宛如天外神兵,在关键时刻出现了:“纲先生!你听我说,组cp这个事,很多都是闹着玩的。大家各有各的萌点,也没经过正主同意,都是想到什么就什么。不是正儿八经的。”


京子也赶紧阻止纲吉危险的想法:“对,可能就是随便想到的,纲君,不用在意。”


纲吉哭笑不得,想告诉她们我明白你们不用过多解释——毕竟都是他重要的伙伴,心里对对方有没有那个意思他还能看不出来?


可对面没给他解释的机会,小春咬着嘴唇想了想,指着电脑屏幕说:“纲先生,还是用个例子来解释吧,你看这个!”


一直没有停下来的电脑正好播完《三妻四妾》,纲吉正想说好啦我知道了,视线却在看到画面上的文字之后,突然无法移开了。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偶尔会替你分担你的伤口】

画面里,少年偏头望过去,重要的友人也恰好看过来,对他一笑。


耳边小春在说:“你看这段没什么不是吗?弹幕上不也一直在刷8027。这只是很随便的一个视频啦。”


不对……纲吉心里想,不对。


他看到那些弹幕,绝大多数都是如同雨炎一般的蓝色,都在刷一样的主题:

-又虐我80!!!

-8027怎么突然扎心?

-好虐啊啊啊啊!!!

-为什么如此虐qwq

-up主,扎心了


模模糊糊地,纲吉猜到,“虐”是让人感到伤心的意思。8027、8027……这个视频里,有什么让山本伤心了吗?


纲吉呼吸一滞,只看着那些画面从眼前放过。都是他熟悉的画面,现在的山本,十年后的山本,总是笑着的、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让人感到安心的山本啊。


【……在你需要我的时候。
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朋友,所以不会有分开的理由。】

那个时候,自己站在山本面前,对他说:无论我们多么焦头烂额,你总是笑着说“好了,好了”。我,总是被那样的你救赎。


让人伤心……吗?


歌唱到最后,还是唱到了那句

——只是偶尔会问我自己,闹够了没有?

黑发的少年认真地凝视着手上的指环,最终露出了、和平时别无二致的笑容。


纲吉这时好像才能重新呼吸,只是稍微一吸气,就感觉像是被牢牢攥住了心脏。


他想到刚才小春说,这不过是个随意剪辑而成的视频,没有必要过分在意。


纲吉发现自己没有办法轻松地点头表示同意。因为,那首歌,就算没有所谓cp爱情的要素,也太真实了。真实得让人胸口发闷。


看了那么多遍,居然都没有注意到这个视频。反倒是不知道在哪个世界的制作者、和这些发出弹幕的人,知道并理解了,这个视频有多让人难过。直到此刻,当看完这个视频时,纲吉才意识到,他对山本,从来只有依赖,却没有更多的照顾和担心。


没错,所有人里,只有山本与他人不同。狱寺因为他的毛躁纲吉总是多关照一些,云雀因为畏惧纲吉总是分外小心,骸因为让人头疼纲吉总是注意揣摩他的心思,大哥因为太粗枝大叶纲吉总是担心,对蓝波,纲吉也是向来照顾有加。


只有山本。山本是体贴的,是强大的,是温柔的,是沉稳的,最能够让人安心,最能够让人依靠,所以纲吉从不担心,只是放心地把一切交给山本。战斗时,他觉得山本不会输,日常里,他觉得山本能做到所有的事。毕竟一直以来,对于缩在教室角落的沢田纲吉而言,倍受瞩目又平易近人的山本,是多么完美啊。乃至于到后来形影不离,两个人一直有种不必言说的默契,纲吉也从未觉得这个人也会有阴霾。


可这样,真的对吗?山本真的不需要纲吉的关照吗?


就像这个视频,山本是纲吉的倚靠,是纲吉敬重又喜欢的朋友,自己总是,被他救赎。


那山本呢?他怎么看纲吉?他会不会真的,也这么想,“闹够了没有”呢?


假如纲吉之前的对待都是错误的话,那这个视频在传达的、山本的心情是什么?山本,在渴望着什么?


纲吉不敢细想,想到山本的心情,他胸口闷得发痛,嘴里苦得说不出话来。


就连今天也是这样,纲吉注意狱寺,注意云雀,注意骸,但从没分过半点心思在山本身上,好像山本的心理状况完全不需要操心,他竟然一点没担心过山本。


但即使这样,刚才发生那么多事,桩桩件件,山本都陪在纲吉身边,为他打圆场,问他是不是不舒服,把他带出危险区域,一直在帮他。


纲吉鼻子发酸,这样的山本,让他怎么能够说得出“没错,这只是一个随便编的视频”这样的话?


这时纲吉偏头去看,只能看到山本的侧脸,他望着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感觉到纲吉的视线,他侧过脸,似乎也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什么,只是对他笑了笑。

充满安抚性的笑容,就像在告诉纲吉:“好了好了,没事的。”


纲吉感觉喉咙一下子堵得难受,似乎一天积累的种种情绪要在这个情况下爆发。他径自压下,只是看着山本,心里想,原来是这样,一直都是这样啊。就是因为一直是这样,才习惯了,习惯了,就了无痕迹了。


只是,即便明白,现在的不是山本想要的,那自己又该给他什么呢?有能够给他什么呢?


“对不起……”除了这句话,纲吉不知道能说什么。可他最常说的就是对不起,说来说去,好像都没什么意义了。于是更加难过。


这时他感觉山本像往常那样揽着他的肩膀,拍拍他:“嘛嘛,你不用想这些,阿纲。”


“我们是朋友对吧?”他露出爽朗的笑容,“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可能觉得纲吉脸色实在是不好,他想了想,又补充道:“真的不用再想了,我本人就在这里,也没觉得怎么样啊,你这么认真地难过,反倒像是我做错了。”


啊啊,你看,又是像这样,总是被他的笑容救赎。


纲吉缓慢地点点头,也知道在这里纠结也没什么意思。要怎么对待这位重要的朋友,需要之后好好考虑清楚,这一次他开口,要说的就只是:“谢谢你,山本。”


山本笑得灿烂:“谢谢的话,我就收下了。”




看见事情圆满解决,三位女生交换了一个眼神,俱是松了一口气。小春小声道:“我还以为我又要闯祸了。”


“还是多亏山本君。”京子笑笑,小春和库洛姆都点点头。


了平这边倒是轻描淡写就过了:“男人嘛,事情说清楚就极限的没问题了。”

大哥你知道是什么事吗……纲吉无语,想想自己又在欢乐地吐槽了,看来精神恢复得不错,便又是苦笑。


狱寺也暗暗松了口气,他也知道山本对纲吉有多重要,看刚才纲吉难过,他心里也不好受。这时坐回纲吉右手边,言辞仍旧直指山本:“十代目和你说谢谢那是对你的认可。”顺便把山本扔搭在纲吉肩上的手拍掉了,“不过你也别太得意,毕竟我才是十代目正牌的左右手。”


山本收回手,笑了笑,也不说话。


骸目睹全程,已经有种看戏都懒得看的感觉了,他望望外面的蓝天,心里想要不是被困在这里,今天还能出去逛逛,听说xx巧克力上新,好奇害死猫啊……


云雀早就站远了,只是看没有完全平复的神色就知道他还在生气。


这时蓝波突然喊了起来:“蠢纲!蠢纲!”


纲吉正在东想西想,骤然被喊了几句也有点奇怪,忙问:“怎么?”


蓝波一指屏幕:“没看过的诶……”


纲吉看向屏幕,那是从来没见过的视频。




伴随着音乐而出现的,是高高举起,伸向太阳的手臂,好像要将那份灿烂握在手中一样。



……

……

……

……


!!!!!!!!

纲吉再次一跃而起,一边嘀咕着什么,一边冲到了床边,从旁边拉出一个纸箱,转回头看了看京子,犹豫了几秒,一狠心,把箱子打开,拿出一堆《少年Jump》,眼睛一扫,挑出一本,开始哗啦啦地翻起页来。


到了某一页,纲吉停下,开始死死盯着那一页,像是要把纸看穿。


最后,他有气无力地喃喃道:“这是真的?怎么会这样……”

评论(38)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