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阙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
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家教|all27|APH|朝耀 | 海贼 | 路中心

叶修

脑洞多,但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all27】在当今这个手机智能化的时代 (下)(《B站》番外)


※ 无脑爽文 搞笑流

※ 没想到能把很多我想写的梗都写一遍orz

※ 人物崩坏注意


————————————


5.




以下来自被某人(管它是谁呢)偷偷拍照的草壁哲矢的记事本——



我已经在委员长身边很多年了。一直以来,委员长那任何时候都能冷静自持地行己之道的风度,都让我为之折服。不论发生什么,我都很少见到他的表情波动。他是以强大和冷酷铸就的勇武之人。


我接下来要记录的,是本应该忘掉的事。但是这件事对于我而言具有独特的意义,因而我还是想尽量把它还原在笔记本上。


当时,委员长让我把手机拿给他,当看到手机屏幕时(我推测他是看到了视频标题),他说了一句:“又是?”因为没有更多的资料,我实在是难以判断这个“又”具体指什么。


之后便是开始播放。我注意到,在看到视频标题后,委员长呈现出了较为放松的身体状态,对于视频的开头,他都很平淡地看了过去。


当然这期间我注意到四个新人还没离开,便把他们驱逐了。尽管他们看上去很好奇的样子,这也是为了保护他们。毕竟知道委员长个人的事太多,并不是件好事,尤其是关于沢田纲吉的,在之前已经有好几位委员因为踩雷被咬杀。


抱歉,一不小心就歪掉了话题,毕竟接下来的事才更加重要,我还是集中注意力在这上面吧。


就在这个时候播放到了“黑猫警长”的那一段,事实上,我个人对这段非常欣赏。尽管歌曲看起来很像是在恶搞,但我知道这个制作者感受到了委员长创办风纪委员会的苦心,他的这份赤子之心也是我一直追随他到如今的理由。


啊抱歉,又歪楼了。


但即便是这样的视频,在屏幕上出现委员长的时候,他也并没有任何反应。奇妙的事在于,当播放到沢田纲吉时,也就是在他一脸崇拜与憧憬地说出“他们说云雀学长去抓犯人了”的时候,我注意到委员长似乎有了些波动。


更让我震惊的,当沢田纲吉说出“能和云雀学长在一个中学真是太好了”的时候,从我所在的侧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委员长,笑了。即便只是简单的一个弧度。


诚然,委员长是会笑的。只是那笑往往都有强者的嗜杀意味。即便是惬意的微笑,我也几乎没见过。而这一次,我可以发誓,是内心觉得愉快发出的笑。而这愉快,即便迟钝如我,也能知道这是与委员长遇到可以咬杀的强者时的兴奋不同的笑,至于具体是什么


实在是不会写文章,就这样空着吧。我相信日后重读,当时的感受也一定仍旧清晰,就不用想词了。


为了能够确定那个转瞬即逝的笑不是我的错觉,我又仔细观察,而当播放到沢田纲吉小时候的画面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委员长的心情变好了。其实他并没有太多明显的表现,但我毕竟追随他多年,还是能察觉到微妙之处的。


对于原本就对可爱的小孩和动物很好的委员长而言,能看到这样的沢田纲吉,应该是愉快的吧。
——我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然而只是这个程度的结论,也足够可怕了。


之后对六道骸明显的嗤之以鼻(这个成语这样的用法应该没错吧),更是不用再多说了。


不过很显然,对于沢田纲吉的眼睛的一连串特写并没有引起委员长太多的关注。在这一出及之前的一些,委员长共计打了两个哈欠。


不过看到《sugar》的部分,在这首即便英语不好如我也听过很多遍的歌曲搭配的画面的时候,我听到了委员长目前为止的第一句评价:“哼,果然是小动物。”但是听起来完全没有鄙夷的意思,倒像是在笑。


所以我是不是应该记录委员长的审美倾向?考虑到需要,也可以告诉沢田纲吉,以便他能知道委员长的喜好。


这之后,自然就是令我提心吊胆的部分了。但即使我想过逃跑,我也仍然决定要观察委员长,因为即便到这时我也仍有一些疑惑没有解决。


事实上,这一次并没有给委员长冲击,他非常平静地看完了,之后随手把手机丢掉了。我在跑去捡的时候,本以为委员长会离开,但他又走到了我的面前。


“假的。”他这么对我说。


我其实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尽管很不耐烦,委员长仍然重复了一遍:“不过是剪辑的小把戏。”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所有的疑惑都解开的。当我仍沉浸在感动中时,委员长已经转身离开了,并且给我下达了新的命令:“你今天的判断不错。封锁这个视频,只要我听到哪怕一个人议论,就把你们,全部咬杀。”


我狠狠点头,满满都是感动。


我也知道这份感动毫无理由。只是当我听到这样的话,从那个委员长,不,从云雀恭弥的口中说出时,那份动容是我难以平复的。


正如我在开头所说的那样,我是因为委员长一直以来的勇武、冷静,以及他对维持秩序的坚持,才甘愿做他的属下,追随他的。


但即便对于我来说,委员长是值得尊敬的人,我也时不时会感到,委员长的一些……我难以形容,姑且看作是“缺陷”吧。

强者都是孤独的,这份孤独,套用那些漫画中的话、也许有点中二,但总之,强者的孤独也应该是他的荣耀。一直以来,委员长用不断的战斗堆砌出的,就是这样的形象。


他是高出所有人的。和我们不同。因此我们都无法得知他的情绪,他的喜好,他的身世。当然作为他的下属的我们也并没有资格去知道这些,过去这么些年,我也从未想过要去了解。也许委员长就是这么一个超出一切的“人”,我们大家都这么认为。


尽管有时也会觉得这并不好。这样的生活方式中,因为太过缺少各方面的欲望,没有太多乐趣可言。


当然委员长的话,只要能够和强者战斗、不断咬杀强者就足够了。但他能否有彻底放松警戒、单纯感受到安稳的时候呢?


说这些果然还是太越线了。但这毕竟不是会外传的东西,就当我是在尽情胡说八道吧。


但就在今天,这样的印象被打破了。其实之前的种种迹象也早已表明委员长在面对沢田纲吉时有不同的态度,只是在面对这个异常直白的视频的时候,我彻底地了解到了,也解答了内心的疑问。


就像刚才,委员长会对我进行解释。这解释并非必要的,视频对委员长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他还是解释了。这不是出于他一直以来的行动准则“随性”,而是出于对另一个人的“保护”。


我想任何长时间呆在委员长身边的人,在这个时候都会和我刚才一样,感到无与伦比的感动。


超脱所有的生存方式也好,强大到让人畏惧的力量也好,这样的生活要是无法带来足够的、呃、刺激?愉快?,总之、的话,那么吵吵闹闹的、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生活呢?


沢田纲吉和他身边的人,给委员长带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

就比如,随着委员长在校内巡视的时间越来越多,委员长表情的丰富程度也增多了。(哪怕只是令人不寒而栗的笑)。另外,像沢田纲吉这样的弱小者,一般咬杀过一次后就懒得再接触了,而委员长却几乎每天都能挑出些毛病,且在一堆人一起行动的情况下,仍然主要针对沢田纲吉,除去他逃跑时很慢的原因外,是否还有其他因素,现在想来,也很值得考量。


持续性的热情。委员长对除了战斗之外的事物,展现这样的热情,据我所知,还是第一次。


其他也有很多。现在已经到了连底层风纪委员也知道委员长关注沢田纲吉一行人的程度了。尽管他们把这理解成了要去找茬。

——我想我今天就开始通知他们比较好,不要再作死了。


啊,突然想到了!沢田纲吉带给委员长的,是一种温暖的生活方式啊。有声有色的、嘻嘻哈哈的、莫名其妙的、老是出各种莫名其妙的状况,完全无法掌控、也没有什么秩序,和委员长的生活完全相反,但更、呃、生活的生活啊。


这是件好事。

这么说是不是很奇怪?毕竟一直都是因为委员长的非凡才追随他,现在又希望他变成普通人……也许还是因为,哈哈,我,在某种程度上,已经不仅仅把委员长当上司,也当作一个有点令人头疼的 小孩 朋友了吧?


光是写下来都觉得背后一寒。不过反正都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我解释个屁啊!划个屁啊!


果然还是对委员长的恐惧铭刻心内了吗?


怎么写这么长了?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还真是新奇的体验……


总之,我会帮助委员长的!一定让他和沢田纲吉两个人幸福的!





这是在前几页的内容——



本日风纪委员会事务总结:


早晨 和生田四人一起……
赶往地铁站阻止……
商业街有店铺这期的款项还没到账,需要处理……


午后 巡视,无特殊情况

这真是一场大灾难 具体的损失、维修、封口,要做的事太多了!再不处理狱寺隼人、笹川了平几个,我们的工作量还要继续增加!

不知道木下做了什么,在3—A旁边的楼道里被委员长咬杀了,已经送去医院了

下午听佐仓几个说,委员长在福利部附近把沢田纲吉打了
说真的,他为什么每次被打都不用住院?难道是风纪委员身体素质还不如他?废柴纲其实不废柴?

我有理由怀疑沢田纲吉被找茬了
去报告委员长

在天台发现了沢田纲吉和、委员长。想了想,大概找沢田纲吉茬最多的就是委员长吧
不懂得为什么一个人逃体育课还敢来天台

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在体育馆打完架,正在教学区域内找沢田纲吉 风纪委员已经在找了,要是抓得到就能处罚了,呵,要是能抓住的话,我倒是想认真考虑一下赔偿问题
能抓住的话
或许再加一个沢田纲吉和那个神秘黑西婴儿不要来的话


晚上 巡逻期间遇上委员长,在沢田纲吉家附近大概很能说明问题

生田他们在沢田宅附近发现了晕倒的蒙面人,据他们说伤势很重
没有送医院,让他们用车拉了丢到郊外了,没有再做什么,应该死不了

商业街的情况告诉了委员长

按照委员长指示这几天全城注意外来人员



说真的沢田纲吉不会太多了吗?







6.




“云雀恭弥,”狱寺隼人看着面前一脸漠然的男人,努力把破口大骂咽进嘴里,尽量平静地说道,“决斗吧。”


两位事件中心的人物倒是没太大起伏,旁边的人倒是吓了一跳。好几个人都把手里的面包丢掉了。好几个人吓得跑了。好几个人扒开人群挤过来看热闹。


学校里著名目中无人的不良和(像不良分子集团的)风纪委员会的委员长大人终于要打起来啦!有人甚至拿出来手机开始记录。


——等等?不要仗着是智能机就突然开始直播啊!




原本,云雀恭弥是从不来午休时的福利社附近的。人多又嘈杂,让他无比烦躁。但今天他在一片惊慌中走进了3-A,又去了天台,都没看到想找的……算了,总之,云雀恭弥在扫视了一眼人群后(这些人忙着抢新款面包居然都没看到他),就打算要走了。


狱寺隼人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以平时绝不会有的凌厉气势,站到了云雀面前,“喂”了一声,听起来像在暗暗磨牙:“终于找到你了。”


旁边的学生自动消音,大家都让开了中间的地方。


云雀恭弥此时并不想搭理狱寺隼人。或许他今天又违纪了,但这不在云雀管理范畴内,说起来,平时好像长在沢田纲吉身后似的,今天怎么不见那人?


大概是把不耐表现得太过明显,狱寺隼人立刻示威般又走进了一步,滑稽得像是被抢了食物后龇牙咧嘴的猫。被抢了食物?


云雀在这时候突然注意到狱寺隼人紧攥着拳头,看起来竟是气得发抖。他稍微一想,明白了。


“云雀恭弥,决斗吧。”


云雀脸上的笑逐渐扩大,尽管这让他看起来像是某种恶鬼,但他的确很享受这样的时刻——某个人,因为自己占有了他的宝物,前来复仇的瞬间。

是所有权的再一次确认。


见云雀一句话也不多说,点点头就答应了,狱寺隼人恨不得上去就糊他一脸炸弹,口气也是更加硬梆梆的:“去哪?”


“什么?”云雀反问。


狱寺气不打一处来,翻个白眼:“你要在学校里打啊?我是没问题。但谁叫你这混蛋把学校当成什么宝贝似的,十代目天天说不要破坏,要不是这样,我早把这破学校炸了。”


“哦?”云雀顺口应了一声,居然没生气,思绪顺着这句话飘到了别处。哼,他沢田纲吉倒是识相。因为狱寺随口一句话而有点心情好的云雀恭弥,完全无视了之前包括纲吉在内的人对并中的破坏。


写到这里,相信众位看官已经明白,虽然云雀看起来还是和原来一样,但其实,嗯,看了视频他还是有所动摇的。直说吧,云雀恭弥现在心里有个想法,那就是哪怕在他眼里沢田纲吉是个弱小者,如果对方一定要坚持的话,云雀恭弥觉得和沢田纲吉在一起也不是无法忍受的,也并不介意把沢田纲吉变成他的东西。


反正自己好像不是很厌恶他,到时候让他每天跟着自己在并盛巡逻就好了。要是哪点自己看不顺眼了,揍他一顿就好。


云雀恭弥对自己的安排很满意,甚至觉得和对面的银发不良打有点浪费时间,赶快解决之后去沢田纲吉家直接问他吧。


所以说,连自己的感情具体是什么都没弄明白就能得出这种结论的云雀恭弥,才是守护者中最可怕的好吗?#意外脑洞大的直球云雀#


(与某个明明知道自己的心思、但做什么都要绕八个大弯,看起来最危险其实意外做不了什么强硬危险的事的某人相反哦!)

(直击,意外纯情的某人!)

(仿佛白活了之前的几世!)

(今天的某人,坦率了吗?)



其实狱寺隼人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就后悔了。你瞧瞧云雀恭弥这表情,自己为什么还要加一句,好像十代目很在意他的感受一样?!狱寺简直想给刚才的自己一发炸弹。


不过现在重点不在这里,狱寺深吸一口气,毕竟这是为了十代目的荣誉而战,不能搞得像街头打架一样 ,要有风度,风度。他努力保持偷偷练习很久的“黑手党教父左右手极具威慑力的微笑”,挑衅道:“怎么,仔细想想之后,不敢了?”


“没有,狱寺隼人,”云雀的眼睛看起来亮得可怕,狱寺仿佛看到他一闪即逝的獠牙和舔过嘴唇的舌尖,“快点吧,我还有其他事要做。”


旁边有女生发出短促的一声呼喊,以及一句:“风纪委员长和不良少年,这对我可以!”


死寂的沉默,沉默中蕴含着几乎能灭世的恐怖能量。






7.





并盛东南,在建大楼工地


两个人走到了未完工建筑前面的空地上。先到的银发少年先停了下来,背对着身,冷声道:“这里可以了吧?”


“哼,”云雀恭弥的轻蔑再明显不过,甚至他的语调还带有些玩乐性质的漫不经心,“随时都可以。”


“既然这样,”狱寺一个转身,转瞬间已经拿出了三个炸弹,“那就开始了!”


三个炸弹以微妙的角度错开,正好封锁了云雀周身,尽管云雀轻松闪避,甚至把其中的两个击飞了,落在近处那一枚冒出的烟雾仍然短暂地遮挡了他的视线。


狱寺就抓住这个机会,装备上了VG,而后一个滑铲,直接到了云雀侧面,抬起手臂上的武器,瞄准,锁定:“死吧!”


云雀抬起双拐就挡,但很显然,“赤炎之矢”这一类的攻击,一旦近身使用,威力是极大的。云雀被冲击力推得往后倒退了几步,左拐甚至差点脱手。


“哇哦,做得不错嘛。”云雀看了一眼被烧焦的袖口,他要开始认真了。


狱寺却是接着一个翻滚,从地上坐了起来,似乎填充了新的弹药,炮口再度指向云雀恭弥:“夸奖的话,你可以等到我赢了之后再说。”


鲜红的光束从炮口喷出,气势如虹地直冲到云雀面前。而同时云雀竟是迎着光束走过来,右手提起浮萍拐就迎了上去。


挡住了!浮萍拐银色的拐身上,有隐隐的紫芒掠过。云雀将火焰附着在拐上,挡住了这一击。


云炎在硬度方面其实相对薄弱一些,云雀显然是将大量云炎进行极度压缩后,才能挡住极具攻击性的“分解”岚炎。这无疑是极其强悍的,云雀靠战斗天赋做到了这件事,而狱寺还需要利用武器进行火焰的压缩。


这点上狱寺承认自己不如,但是——“还没完!”


从那集中的大光束上,分散开了多个小光束,带着锐利的红光从左右袭向云雀。很明显它们附着有追踪,隔得远些的,哪怕是拐弯也朝着云雀过来了。


“就知道你一定会正面迎击,”狱寺这时倒是悠闲,不紧不慢地说着,“真是麻烦的个性,你也该吃次亏了。”


“是吗?”云雀竟也同样悠闲地回了一句,与此同时一个后跳,躲开了。尽管那些光束仍旧不依不挠追来,甚至有汇合成为一束一次性给云雀造成巨大伤害的意图在,但争取到时间的云雀直接正面这些光束,双拐只是一击,暴涨的云炎就迅速在云雀周身形成屏障,紫色火炎迅速缠绕上了光束,不断吞噬赤芒。


而云雀,从火炎左侧走了出来,被削弱了的赤炎攻击显然不足为惧:“你似乎太自满了一些,狱寺隼人。”


“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你,云雀恭弥。”狱寺露出了一个嚣张的笑,“这是送你的!瓜!”


云雀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猫叫,回身只见一只双耳缀有赤炎的猫双爪一张,直朝着云雀的脸抓了过来,云雀下意识回避,没成想下一秒,那只猫就爆炸开,云雀计算好的刚刚够躲开抓挠的距离根本敌不过爆炸的气浪,直接被炸得向后飞去。


反倒是云雀那毫不多余的动作害了他。


但云雀也不是这么一点冲击就会慌乱的人,他调整好身形,稳稳落下,正待反击,却敏锐察觉到脚底的不平静。


那是狱寺隼人通过计算云雀的落点,早在开始就埋下的触发型雷炎炸弹。


云雀脚下一蹬,闪开的同时,利用爆炸的气浪把自己送得更远,那个方向狱寺之前从来没到过,云雀可以肯定没有埋伏。


“好判断,”云雀身后突然传来声音,狱寺隼人冷酷地宣布道,“但是,Game is over!!!”


交缠着雷炎和岚炎的炸弹朝着云雀笔直飞去,这是狱寺最具攻击力的弹药,此刻尚且处于半空的云雀根本无从躲避。


爆炸声后,徒留漫天烟雾,狱寺紧绷的身子,这会才是终于放松下来,心头一直以来的烦躁和恨意也终于宣泄了部分:“要战斗,像你那样光靠本能怎么可能赢?战斗是要动脑子的。


“好了,云雀恭弥,我要你现在和我一起去向十代目道歉……”


狱寺的话突然戛然而止,他硬生生侧过身子,狠命一蹬,落到一米多远处,滚了好几下才再度稳住。他刚才站的地方,赫然一个巨大的针球。要是他没反应过来,现在应该被对穿了。


“可恶,果然没那么容易吗?”狱寺用手背抹了一把脸上的灰。


几乎就在他话音刚落的同时,整个场地上又是好几声巨响,一个又一个的巨大针球冒出。狱寺右侧,刚才爆炸的烟雾散开,居然也有两个针球,中间分开,云雀恭弥毫发无伤地走了出来,挑挑眉:“你的意图也太易懂了。动脑子?”


狱寺咬牙,一扬手,同样的一枚强攻型炮弹直接砸向正从右前方袭来的针球。云雀倒是轻松,手中双拐的紫色火炎再度暴涨:“狩猎,现在才开始。”




云雀的攻势在针球的加持下更加凶猛。针球可以封锁住狱寺的行动,本身也有几乎变态的防御能力,狱寺在心里骂了几句:云雀恭弥是开了挂吗他的云炎能有这硬度???


但他也得承认自己刚才是太过急躁了。虽然云雀的确是个战斗狂人,看起来也的确不怎么有脑子,但他那强悍的战力和反射神经本身就是经验积累下大脑下意识的判断,不应该轻视。之前与铃木艾黛尔海特的战斗、甚至是后来狱寺了解到的与伽马战斗,他都是出色地运用了球针态给自己创造出了机会。


该死的!狱寺现在完全无法找到突破口,唯一的出路已经被步步逼近的云雀堵死,而自己也暂时没有手段突破针球的阻隔。


就是这个时候,狱寺敏锐地捕捉到了脚步声。某个人,正在高速移动,奔跑的声音。


“切。”狱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迅速往手臂上的武器里装填了弹药,往前跑了几步就直接向云雀打了出去。而当云雀把针球移动过来抵挡光束,同时向右移动、试图侧身往后望的时候,狱寺也是极快地丢了一枚炸弹在他移动的方向上。


云雀的行动已经被控制住了——“这都砍不中的话,你就赶紧滚回去打棒球吧!”狱寺吼道。


空中一道银光闪过,伴随着如同水流一注而下的蓝色火炎,斩击落下!


强力的碰撞甚至把两边的针球也逼开了一段距离。云雀尽管挡住,身子也是一沉。而目的达成的持刀者也不纠缠,借力轻轻一跳,接着右手把背包甩开,移动到云雀侧面,反手竟是又一记犀利的斩击砍了过来。


云雀这边还没站稳呢,这一击却是防不住,双拐齐挡下还是被击飞。显然对手没打算手下留情,这一击灌注了大量火炎。


结果这还不算完,云雀瞳孔急剧收缩,勉强调整身形,落地即是后跳,才堪堪避过接下来对方投掷的三把短刀。


“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刀法。”狱寺轻蔑道。


“嘛,反正小鬼说只要赢了就好,”来人自然是山本武,他汗湿的额发和衬衫显示他在坐车到学校后,又进行了一场疾跑,“再说了,杀手也要讲究章法吗?”


“你这混蛋有时候真是可怕啊。”狱寺由衷道。


“还好?”山本皱了皱眉,好像是认真思考得出的结论。


“不准确来说是恶心比较确切吧。”


“有吗?”


“……你这混蛋就是来打架的是吧!”狱寺骂道,他最看不惯山本那老是无所谓的态度。


“对啊!”


狱寺见那欠揍的脸上又露出“本来就是这样”的表情,恨不得干脆把他和云雀一起炸飞好了,让他彻底清净。


“你们两个,相声说够了吗?”云雀那边却是一抖双拐,打算再战了,他被挑起了兴致,现在已经只想把面前两个人咬杀了。


狱寺还要再说话,山本走上前,抢先道:“说够了。”


狱寺这时注意到,山本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平时那么欠揍(翻译一下狱寺的话就是没平时那么爽朗),而是有些阴冷的。


“我这边也是找你有事啊,云雀。”


笑得好像蛮爽朗,但实际上心情可能一点也不爽朗的山本君,握紧手里的刀,准备开始下一次的攻击了,







8.




下课的时候,笹川京子正想和黑川花一起去走廊里透透气,刚起身,就感觉衣角被人拉了拉。


“库洛姆酱?”


紫发少女脸有点红,不如说,耳尖已经像滴血了,说出的话也是小声又小声:“那个,可以、和我单独出去一下吗?”


京子看了看花,女孩摆手示意自己不介意,还推了京子一把:“快点啦!”


于是京子跟着库洛姆来到了外面的走廊。


“怎么了吗?”京子柔声问道。


库洛姆却是不说话,只翻出一个手机,点开聊天软件,似乎要翻什么东西的样子,临到头又停了下来,开口,又不说话了。


京子也不追问,等待这个腼腆的女孩子说话。


“呃……狱、狱寺隼人和云雀恭弥,打起来了。”紫发少女最终憋出的,是这样一句话。


“啊?”京子也有点惊讶,不过惊讶归惊讶,倒也没太震惊,毕竟这也太日常了一些,“又打了?狱寺君真是……库洛姆酱不用担心的,不会出事啦。”


“不是……”库洛姆摇摇头,又把手机递过来,但在京子看之前又收了回来,“和Boss有关……”


“我知道啊。”笹川京子也愣了。


“呃、总之,虽然……”库洛姆小声嘀咕了句什么,京子只听到“骸大人”这个词,以及似乎是“但是我觉得还是”的句式,这当然是听不懂的,但京子也意识到大概是发生什么严重的事了,立刻表情严肃起来。


“是纲君怎么了吗?库洛姆酱,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你尽管说!不用告诉我发生什么了也可以的!我不介意!更重要的是,要是有什么,我们得赶快……”京子想到今天纲吉没有来上课,狱寺也是突然离开教室,更着急了。


“啊……”库洛姆愣了一下,但随即也被少女的体贴打动了,也同样是严肃表情冲京子点头,“那,我现在立刻就去他们打架的地方,麻烦你通知Boss!”


想了想,紫发少女油补充道:“你可以告诉他,就说,骸大人知道了,是他让我去的!”


“好,嗯?”京子被追加的要求弄愣了。


那边库洛姆已经是立刻拐进楼道就离开了,上课铃也响了起来。


京子还在愣神,就听到身后传来语文老师的声音:“笹川?你不进教室在这里做什么?”


京子转过身,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不好意思啊老师,我感觉我有点不舒服……”


“不舒服?怎么了?”看到这么可爱的学生一脸难受还强打精神的样子,老师也软化了口气,“严重吗?”


“嗯,头特别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吃坏了东西?”


“要去医务室吗,老师可以找同学过来陪你,你等一下啊……”


“不用了!”京子连忙叫住老师,又在老师转过身时立刻病弱,“可以借老师的手机打个电话吗?”




“妈,电话响啦!”沢田纲吉懒洋洋地摊在床上,嘴里喊着。


“妈妈在收衣服,纲君接一下吧!”


“好!”沢田纲吉应着,下床穿上拖鞋,下楼走到电话前,“喂?沢田家。”


“纲君吗?”电话那头传来女孩子可以变小的声音。


“京子酱?”纲吉被吓到了。


“是我。”对面也不耽搁,接着说道,“库洛姆酱让我联系纲君,告诉你,狱寺君和云雀学长打起来了!她也已经赶过去了。”


“唔,怎么会打起来了呢?”纲吉也没搞清楚这句话的意思,再说那两个人打起来,库洛姆操什么心?


“这……”京子原本还以为现在情况已经危急,连纲家的电话也是不确定能不能拨通,结果现在好像对面的家伙一无所知?难道其实没什么事吗?


不对!京子突然想到临走时库洛姆交代的话,或许是纲君还没掌握消息,要是晚了就惨了!她赶紧把话说了出来:“库洛姆酱说让我这么告诉你,她说骸君已经知道了!是骸君让她赶过去的!”



“哈?”纲吉更莫名其妙了。还骸知道了?什么事骸知道了?知道那两个人打架?知道了又怎样?还好像纲吉已经知道了一样。


纲吉暗暗叹气,天知道六道骸又在谋划什么。


“这次你大概猜错了哦,骸可没做什么。”突然冒出来的小婴儿的声音吓得纲吉差点把电话挂断。


纲吉回头,看见Reborn意味深长地扬起嘴角:“但待会做不做什么,就不知道了。”


“到底怎么了你不能直说吗?每次都这样!”纲吉有点生气。


“纲、纲君?”


“啊,我不是在和你说话啦,京子,哈哈,就是,哈哈,这不、那啥,是吧,哈哈。”纲吉尴尬道。


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京子越发惆怅了。


Reborn向来是个行动派,拿出手机就点开了视频,手一拖,进度条直接到最后。


纲吉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视频,他吓得惊呼一声,“啪嗒”一下把电话挂了。




“纲君?纲君!纲君!!!”笹川京子一下子被吓得喊了出来。


“怎么了?!”语文老师问道。


“呃……”京子僵硬回头,再次露出完美的微笑,“手机我用完啦,谢谢老师!”


纲君那边可能有点麻烦了,自己不能再去打扰了,免得拖后腿。

只是……已经想通了的京子仍旧在叹气,上帝保佑纲君他们一定要平安无事啊。




“我去!!!!Reborn你要死啊!你是要让狱寺君送命吗你瞎说些什么!”纲吉急得要把头发抓下来了。


“我也没说什么啊,你看了视频感觉不舒服是事实,没去学校也是事实,我说假话了吗?”Reborn等着双眼睛装无辜,“狱寺隼人自己脑补了那些,我也没说什么啊。”


“好笑了,你不诱导狱寺君,狱寺君会这么想?!”显然,Reborn装无辜这招,对于和他朝夕相处的沢田纲吉已经不管用了。


“是啊,所以只是误导而已。”


“你别这么干脆就承认啊!”纲吉抓狂。


“不过,狱寺真的没反应过来吗?”Reborn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


“啊?肯定啊,不然他干嘛要和云雀学长打?”纲吉不明白了。


“呵,大概是就算知道是假的,也。”


“什么鬼?”纲吉无语,“说实在的,狱寺君生气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啦,但问题我没什么事啊,他那人,就是太看重我了,其实真没必要。”


“你还真是不懂。”Reborn摇头,“哪怕是我,刚才也差点去找云雀,我中途遇上了狱寺隼人,他云雀恭弥应该感觉庆幸。我尚且如此,你更别提狱寺隼人。

“还有其他几个了。”


“其他几个?”纲吉又是一脸懵。


“你还没明白过来?”Reborn又看了纲吉一会,想了想,说道,“算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山本也去了哦。”


“山本?!他不是今天有练习赛……”纲吉想了想,突然反应过来,“山本也去了?他们一个个搞什么?这都和云雀学长认识三年了,还一点就着吗?”


“战况挺惨烈哦,周围的居民都聚集起来了。云雀现在杀红了眼,也不管居民的情况了。反正损毁不到建筑。”


“……你怎么会知道啊!”


“还有,刚才笹川京子不是说了吗?库洛姆也去了,她去了,也就是说,六道骸去了。”


“我靠!”纲吉跳脚,这六道骸要是去了,局面岂不是更糟?他不搞事绝对过不去吧!话说狱寺君和云雀学长打架,他一个黑曜的跟着瞎掺和些啥?!“那怎么办?”


“你去制止喽。”Reborn用理所当然的口气说道。


“我……”


“事情因你而起,不是吗?”


“好吧,问题是,我怎么去?去哪?”


“没建完的武田大厦那儿,上次不是还全部人一起去看星星吗?”


“那问题是我打车去也来不及啊,现在会堵车的!”


“哇,好激烈啊,三个人都受伤了。”


“!!!”







9.




这一天的事情,在很久后,仍旧在并中流传。它不断出现在并盛的居民、偷跑出学校的几个并中学生、还有某几名神秘组织成员的口中,经久流传,版本众多,生生不息。


“老天,简直是神仙打架!之间这边过去一道蓝光,那边一个红光!像拍电影似的!对,我就觉得是特效,不过这特效也太真实了吧,说真的,《拯救者3》也比不上的!”


“一团烟雾,啥都看不清!就看到几个很巨大的东西!我想想都毛骨悚然,真的,你不会想看到的。”


“那是怪兽!肯定的!我知道是!它就是!我看了很多奥特曼呢!”


“太可怕了!我觉得政@府应该给我们一个说法!这样的地方我都不敢住了!我要抗$议,不给说法就一直抗yi下去!”


“是这样的,那个银发的看着就很可怕,一直大喊大嚷的。另两个看起来要冷酷很多,我是说真的,很有杀手的感觉不是吗?……对,我的意思就是这个,哎呀你真应该在场的,那是真刀!真刀知道吗?放屁,不是真的还能是假的,呢看见还是我看见?滚滚滚,不听走!”


“我的确知道是我们委员长,但这个太可怕了吧……都不敢想这攻击要是落到头上要怎么办……”

“说真的,我没想到为了那个谁,委员长能做到这一步……”

“你不要命啦!”

——几位神秘组织成员拒绝透露更多信息,尽管看上去十分有料



“我我我!我看见了!啥?上学?好笑了,跑出来不行吗?什么年代了还流行这个?看打架多爽啊,那一下下的,看着都疼!亏得这三人第二天还好好去上学了。”


“我啊,我当时就看到一个人冲了进去,诶,我赶紧拍旁边那哥们,这不是3-A长得超正紫发妹吗!哎呦你瞧瞧,人家这一下子就冲进去了,都不带犹豫的。我和你说啊,其实我自己都有点怀疑,但是啧啧,这紫发妹还挺牛x的,我就看见她不知搞了什么,那个牛x轰轰的风纪委员长就晃了几下,旁边那两个趁机一堆猛揍!诶,你别不信啊,那风纪委员不就是在她进去后出的事吗?!”


“天哪,我都不敢相信,我第一次在白天看到流星!我当时刚从超市出来,对,就那个!我一抬头就看到了,好家伙,那近的!橙色的光,特好看!”


“是废柴纲!别和我说什么看错了这些屁话!老子看得真真儿的,就是他!我艹,太厉害了吧!我就看见那边过来一团火,还想着这玩游戏呢还有大招从远处来,结果来到上空,我看着这人有点眼熟,他啪嚓一下落地,那两手在中间一比划,诶呦那几个打得凶猛的,立刻就停了。同班那个女生扭头就走了!那什么云###也停手了!说真的,废柴纲也有这么风光的时候啊,我都觉得帅!”


“对,我们都看见了,一个从天上过来的小哥哥,落地就解决了!就啪啪嚓嚓,哐啷几下,就停火了!那厉害的!”


“我比其他人留得久,还看到了后续呢。刚才那个喷火的人啊,这才人散得差不多,火一熄就弱了一截。刚刚好像还训斥了三个人几句,现在就缩着脖子不敢说话。结果你猜怎么着,刚刚那个嚣张的银发不良,二话不说过去就是一鞠躬二鞠躬,不停道歉,搞得他紧张兮兮的。旁边那个耍剑的也去揽他的肩膀,不停说什么。就连刚刚那个打两个人都不落下风的家伙,都好像想和他说点啥,但好像实在不耐烦,也走了。你说神奇不神奇?不会是个人格分裂吧?”


当然,传奇只能是传奇。这件事据说是被大佬压住了。所有人都相信那是一部电影,毕竟人们的生活大都平庸乏味,有几个人能有这么精彩的生活呢?肯定是电影吧。


——————正文完——————

(迪诺和阿骸出场的后续两个小段子请走主页www,实在不好意思再占tag了,然而老福特因为因为太长一直在崩溃orz)

评论(9)

热度(133)

  1. 无双晏清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