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阙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
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家教|all27|APH|朝耀 | 海贼 | 路中心

叶修

脑洞多,但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B站〉番外》的后续 和一丢丢例行吐槽



后续 1




这一天稍晚的时候,Reborn接到了来自大陆另一端的电话。


“啊,是Reborn。”

对面的人这么感慨了一句,不说话了,听起来有点蔫蔫的。


Reborn可没什么慢慢说话的心情:“怎么,有事找蠢纲吗?”


“唔,硬要说也不算……”


“那我挂了。”Reborn朝天翻一个白眼,天知道这么些年了,自己的前一个徒弟怎么还是这么拖拖拉拉的样子。


“等等!”电话对面的,自然是加百罗涅家族的首领,迪诺·加百罗涅了,他在大声叫停后,又陷入了支支吾吾的状态,“其实是这样的,我看了一个视频……怎么说呢,我当然觉得这件事不可能,但是吧,也说不准,而且我考虑到这个视频的流出可能有些危险,也不知道是不是要以此来威胁阿纲,所以……”


许是因为之前磕绊了太久,现在一有机会,迪诺就把想到的话全部说了出来,也没管前言不搭后语的,甚至连视频是什么也没说清。大概这也是来源于对自己老师的信赖,好像不管怎么样,思绪都能被对方理清似的。


然而今天Reborn并没有这个心情。


“哦,所以呢?”


果然Reborn是知道的。而且口气这么强硬。


迪诺也没料到回答这么冷硬,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了。他是中午差不多忙完家族事务的时候,拿出手机打算放松一下,手机突然自动播放了那段诡异的视频。当时,他和罗马里欧都觉得或许是被黑客入侵了,也只能胆战心惊地看下去。的确是有几个迪诺的犯蠢画面,但迪诺已经是个成熟的Boss了,一点点羞耻已经无法动摇他了。他只是在思考什么人能获得这些影响。


直到最后。


迪诺确认了,对方的目标不是他,而是自己的师弟沢田纲吉。而且对方非常狡猾,用意极其歹毒,哪怕是对不是目标的自己,也要制作恶搞片段來示威。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最后,迪诺没想到纲吉还没进入这个世界,就有人用这么恶毒的手段来攻击一个孩子。迪诺有点不敢想现在那边是什么情况,立刻一个电话拨了过来,也没仔细考虑这样做妥不妥当。


接电话的是Reborn,这让迪诺有点小失落又有点庆幸。一方面不能知道纲吉现在的精神状况,另一方面,Reborn看起来镇定依旧,想来没有什么大事。


迪诺在说着一大堆的时候,脑内自然也在整理思绪,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现在也差不多不紧张了,但还是问了一句确认情况:“那,阿纲怎么样?”


“不怎么样,要死了。”


“啊?!那那那那怎么办?!”迪诺被吓到,一下子从靠背椅上跳了起来,把旁边的罗马里欧吓了一跳。


“技术不行,还硬要玩新角色,我刚才下来接电话的时候就只剩五分之一血了,现在肯定被山本KO了。”


“……”


“没什么事了吧,那我挂了,还要督促蠢纲学习的。”


“不,等等。”迪诺再度开口,努力斟酌着用词,他已经从Reborn冰冷的态度中得出点什么了,迪诺对自己的判断很有自信,打算一击即中的平息它,免得带来后续的麻烦。


“我有些话必须告诉你。那个,Reborn……你以前说过,做老师之后,学生做了什么事情,老师也有责任。”


“哦?”


迪诺这下又有点不确定,但还是继续说到:“我和、恭弥,也算是有师徒的情谊,虽然,哈哈,他可能也不会承认。”迪诺自己都觉得太尬了。想想那些年被云雀恭弥抽过的脸,迪诺感觉脸颊隐隐作痛。


但尽管云雀臭屁,迪诺也不想看他死(?),因而面对Reborn的怒火(没错迪诺就是觉得Reborn其实是在生气的,理由不明),迪诺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拯救一下那个不善言辞、肯定不会解释的家伙。

“这恭弥……我真没想到那孩子会这样……虽然他平时也比较狂暴吧,但一直也是个蛮好的孩子……我也没想到,唉,恭弥真是、惹出这么大的事,要是我现在在日本,立刻就冲过去给他一拳!该揍!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道克制自己……”


“呵。”


Reborn这一声笑差点把迪诺吓得手都拿不稳手机,但他深吸一口气继续道:“而且我看阿纲也不是完全不情愿的样子……这件事,还是希望你……就,那啥,对吧。我也知道你关心阿纲,可能也觉得这、就是这种关系不太好,又是属下和Boss,又是两个男生,但是吧,有时候这小孩子嘛,容易冲动点也正常。两情相悦的事,我们也没必要一定要去拆散……”


迪诺层层拨析,简直想给自己鼓掌,尤其后面“小孩子”部分,这种长辈的口气可是迪诺没在Reborn面前表现过的,顿时也有些“自己也长进了不少啊”的自豪感,说得更来劲了。尤其对面Reborn一句话不说,就哼哼了几句,迪诺也当是自己说到了那个老是阴恻恻的老师心里。


毕竟不管Reborn平时再怎么恶劣,都是关心学生的嘛,肯定也不想让阿纲难过。


“要我说,两个人还有件事做得不周全,”迪诺是完全进入长辈模式了,“再怎么冲动,也不能直接在学校医务室里嘛,这不就被狱寺隼人看到了。以后多少麻烦事,再说你看狱寺那种情况,阿纲的形象一朝崩塌,后续事宜……所以说,还是太年轻,阿纲也就算了,这恭弥也不知道动脑子的吗?你说是吧,Reborn,以后你也记得教教他们两个,说起来……”


迪诺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既然现在,自己和Reborn一样,都是长辈,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露怯,加油!迪诺在心里给自己鼓劲,尽量用轻松的语气道:“这方面的经验,我猜两个人也是没有的,我们作为长辈是不是得提醒一下做一些措施之类的,尤其恭弥看起来也不像懂得适度的样子……”


果然和家庭教师,哪怕是以前的一起,谈论成年人的话题,还是好羞耻啊!迪诺感慨着,就听到,电话那边,一声枪响,不知道怎么了。


但那过于干脆利落的枪声的确是很可怕了。


“Re、Reborn?”


“没什么,打碎了花瓶,待会得去和奈奈道歉呢,呵呵。”


“Reborn你没事吧?”

“……”

“Reborn?还在吗?”

“你说,继续说。”

“……”

“我看你说得挺兴起啊。”

“哈,哈哈,我们还是、咳,Reborn,我们还是来聊聊小毛驴吧……哈哈,哈哈哈。”





后续 2


沢田纲吉先是闻到了泥土的味道,而后是淡淡的植物的茎叶的味道,纲吉对这个气味说不上喜欢,倒也不讨厌,可恨的是,这味道把他的睡意消退了不少。


“哦呀,这是哪家的小朋友,迷路了吗?”


纲吉白眼都要反倒后脑勺了,眼睛一睁,一打滚坐了起来,面前立着一个人,紫色的半长发,笑得阴阳怪气的,不是六道骸是谁?


纲吉再看看自己,身子也缩小了,忍不住又是一个白眼:“今天又是什么剧本?”不等对面人说话,又加了句,“我猜猜……捡到迷路的小孩的、樵夫?”


“这是骑装。看在你从未见过世面的份上,我勉强原谅你的无知。”六道骸也不恼,伸手过来拉纲吉。


“怎么样都好啦,”纲吉也顺势起身,看了看四周,是一大片花田,风景还不错,“你有事说事,没事把我放回去,我还要睡觉呢。今天一整天,累得要死。”


骸没接话,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因为戴着手套,手指在皮质上击打出特别的声音,蛮有感觉的。


当然此刻纲吉很是不耐烦。他懒洋洋地看着花田中间出现了一块空地,铺了雪白桌布的木桌上摆满了各式点心,骸拉着纲吉朝那边走去,这期间,纲吉也变回了正常的样子,走到桌边时,甚至可以看到冒着热气的两杯红茶。


“请坐。”骸倒是大方。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纲吉也是真的气。


“你知道走不走由不得你的。”骸坐下来,而后撑着下巴,仰头看着纲吉说道。


纲吉也是一阵语塞,毕竟这是实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六道骸就时不时来他梦里亮相。有时候纲吉能够识破,有时不能,就被六道骸带到各种光怪陆离的梦里,什么勇士啊,杀人犯啊,流亡啊,肥皂剧烂俗情节啊,纲吉全经历了个遍。一段时间他甚至怀疑六道骸是不是把他看到的剧都在晚上利用梦境复制一遍。说真的,有的剧,连沢田奈奈都不看好吗?偏偏纲吉还真没办法从六道骸创造的梦境里自主醒来,只能陪他玩到满意为止。


其实吧,偶尔纲吉也会觉得蛮好玩的,但他也不会表现出来。虽然他觉得以六道骸的敏锐,肯定也知道他有时候蛮高兴的,但纲吉就是不说。至于为什么,呃,纲吉只是不想让六道骸太得意,这样不行吗?


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地相处下去,现实里十天半月见不到一次,梦里倒是挺常见的。加上,六道骸这人吧,的确是很奇怪,基本也不会安什么好心,但一直也挺有分寸。平时,只要是纲吉很累的情况,他基本也不会出现,出现了,也只随便冷嘲热讽几句就离开,这也让纲吉再次确认,骸他绝对是因为无聊才来梦里找乐子吧。


不过乐子怎么要来自己这找,沢田纲吉就不懂了。


当然骸以前解释过,说是梦能反应人的深层意识,他做这些,是为了更好地刺探沢田纲吉的内心,以便日后夺取沢田纲吉的身体方便。


这种理由,早就骗不过纲吉了,骸本人当然也知道,但就是乐此不疲,纲吉也懒得拆穿他。只是在某一次,纲吉和六道骸刚才丧尸群里逃脱,纲吉问了句“骸你其实蛮寂寞的吧”,把六道骸噎得一个手抖,唯一的存粮就掉沟里废了。


“沢田纲吉,有的时候,你不仅蠢得天真,还蠢得恶心。”六道骸当时这么说。


回应他的是沢田纲吉掏出手枪就朝他脸边连射四发子弹,然后说:“哦,你看你紧张到丧尸都看不见。”


至于为什么沢田纲吉这么生猛,连丧尸都不怕?拜托,做梦好吗?做梦不就是想干啥就干啥,又不会死,他还不能狂拽酷炫一下啊!


自然,这也是为什么沢田纲吉不讨厌骸的这些游戏的原因之一。



不过,今天的六道骸显然有些不对劲。依纲吉看来,他今天心情不太好,明显也没存好好玩的心思,但纲吉都说了自己很累,六道骸也不放他走,这就很奇怪了。


“你们今天一个个都怎么了……”纲吉头大,“就刚才我还和白兰通电话呢,天知道他从哪儿知道的号码……还有白天,唉……”


六道骸的脸色更不好看了,但也只是哼了一声:“不也是你自作自受?”


纲吉纳了闷了:“我没做什么啊?”想想又摇摇头,“算了,不说了。你到底有没有事啊,我现在真的好困啊。”


纲吉打了个哈欠,反正闲着无事,也就伸手拿了个泡芙过来啃了一口,就着红茶吃得很欢。


“……”骸也无语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挥了挥手,纲吉喝完的杯子又满上了。


这梦里的东西,虽然不是真的,但味道是真不错,纲吉吃了一个再来一个,也没人管,这么一想更是高兴,忍不住多吃了几个。


骸也已经习惯现在沢田纲吉一到梦里就和平时不同的状态了,不如说,这样的相处,他倒是也不讨厌。只是看着对面纲吉吃了几个,手背擦擦嘴就开始不停打哈欠的样子,骸忍不住说了句:“老是这么无防备,不是件好事。”


“嗯嗯。”这也不是骸第一次说了,谁还当回事啊。


“这次当然是什么也没发生,但不代表以后也不会。”纲吉发现骸脸上居然有点严肃,“沢田纲吉,你老是这样没有警戒心,很容易被、吃干抹净的。”骸顿了一下,还是选择了这么一个恶狠狠的字眼,并在内心用更加恶毒的话语问候了某只不知好歹的死麻雀。


“哈?”沢田纲吉都听愣了,但是也不算蠢,联系今天库洛姆说的话,也就知道怎么了,一下子也想不到要说什么,就只能说,“不,你想多了。这种事也不是我单方面的问题吧,也得另一方愿意才行,所以不用太担心啦。”


纲吉的本意是说,这也不是他警不警戒的问题,对方根本不会有这个意思啊,他紧张什么?


但是听在六道骸耳中,当然是无法忍受的另一层意思,脸一下子又更黑了。


“沢田纲吉,我发现,”骸一字一顿地说,仿佛是在照顾纲吉的智商,“你不仅天真,你还蠢。”


“哦。”纲吉想,这两个形容词被骸拿来形容自己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导致现在都有点不痛不痒了。


六道骸一看就知道对面那家伙显然是没懂自己的意思,也懒得解释了,摆摆手:“睡去吧。”


像是拉下灯一样,整个世界一片黑暗,纲吉清晰地感受到身上被子的触感。


所以骸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End———————



其实一下子真的失去理智打算去和云雀打一架的Reborn(其实一整篇文Reborn说话都是阴阳怪气的2333,迪诺桑你踩雷了)(虽然Reborn向来看起来比较云纲,但这并不妨碍他其实是R纲毒唯啊)



反应过来了但还是气不过的狱寺


同样反应过来了但还是乘车赶回并盛的山本(其实山本看完视频就发私信给纲吉啦,但就还是很想赶紧回来看看他233333)


知道后暗戳戳搞了好几个小动作的六道骸
——结果有良心的库洛姆妹子还是拜托京子告诉纲吉了(然而纲吉他……还是届不到啊届不到)


哈哈哈个人觉得还是蛮好玩的,毕竟这个内容,我也真的不知道要写啥了。


这次还带了迪诺出场,除掉瓦利亚,我想基本也把人写全了,不留遗憾啦!


尤其写了好几个一直想写的梗,草壁的帮委员长追纲计划啊,山本超帅气地打棒球啊,狱寺和云雀的打斗啊(写打戏真爽otz),迪诺的电话啊之类的。


说真的写棒球我真的不会!也是真不懂!感谢朋友对我的指点!但即便现在我也还是很忐忑……感觉就是在瞎编orz,全部写完了,就空着球赛orz,幸好还是编完了……
(以后这个人再想挑战比赛,请告诉她不如去学开车谢谢!)


个人最满意的是骸纲的梦境梗,一个临时起意的脑洞哈哈哈,但是蛮好玩的不是吗?骸骸这么便利的能力,就是要用来作弊把什么paro都玩一遍啊!(听起来不妙)


多一点同生共死的经历、多几个世界并肩作战的回忆,大大增强胜率啊骸君!刷好感吧,死命刷!


说起来每次有狱寺我都能够掠过,没有狱纲主场哈哈,相反云纲就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究竟是为什么呢?2333,狱寺君也太惨了吧。


不过之后单独给你一篇补偿你吼!



哈哈哈总之这篇文彻底落幕啦!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这个番外也真是拖好久www,再次谢谢啦!


评论(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