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阙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
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家教|all27|APH|朝耀 | 海贼 | 路中心

脑洞多,但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all27】 人鱼 (架空) 03

*干脆一次多搬些好了23333

*正式进入狱寺篇

——————————————————————————————————

Chapter 3



“难以相信在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人能够睡着,而且还是以这么无防备的姿势。”银发男子看了看手脚摊开睡得正香的纲吉,感叹道。


“Kufufufu,大概是因为是条蠢鱼吧。”


骸心情很好,昨晚他已经和面前的男人达成了协议,自己会帮助他完成“任务”,相对的,在骸巧妙的交涉下,男子答应提供一定的报酬和情报。不过,魔女委托自己寻找的“结界石”,对面的男子毫无线索。


“虽然我不清楚,但可以带你们去见一个男人,他知道很多情报。”用有些厌恶又掺杂了恐惧的语气,银发男子说道。


不过或许不应该称呼他为男子,虽然衣着行为上完全像一个大人,但他仍然保留着少年特有的干净气息,真实年龄应该和纲吉差不多。


只不过出身的环境不会允许他像这条蠢鱼一样天真吧。


骸偏过头望望把被子紧紧抱在怀里、张大着嘴睡得口水都流出来的纲吉。一起旅行了这么多天,每次看到这个睡相还是会忍不住想笑。


心里像一下子亮了起来,骸面带笑意地走到床边,一下子把被子抽掉:“起来了蠢鱼!”



上午九点左右,纲吉和骸等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口,骸烦躁地踩着脚下的一颗石头,反反复复地碾压着。身边的纲吉完全没有注意到骸的烦躁,只是呆呆地注视着巷子里的银发少年,目不转睛的那种。


银发少年蹲下身子,肩膀上,膝盖上都爬满了小小的猫咪,旁边还散落着几只高冷一点的,但还是忍不住一直在蹭少年的衣角。


与平时凶巴巴的样子不同,此时银发少年笑得灿烂,他用纲吉听不懂的语言和那些猫儿说话,他摸摸这个的头,冲那个笑笑,挠了挠一只小黄猫的下巴,小黄猫舒服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偏过头舔舔狱寺的手心。一只黑白斑点小猫跳到男子头上用爪子拨弄着他脸侧垂落的头发。


“小猫们都很亲近那个人呢。”纲吉小声地说,骸哼了一声算作回答。“它们应该很喜欢他吧,这说明他是个温柔的人,像在闪闪发光一样。”纲吉发自内心地赞美道,“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但事实上是个好人呢,骸你也注意到了吧。”


骸在心里对沢田纲吉的天真鄙夷了一下,把石子高高地踢了起来。


“和那些猫狗一见到骸就跑完全相反呢,大概是因为你看起来总是像要把它们吃掉的原因吧。”


骸正欲发作,那边银发少年已经收到了指令,他冲着骸说道:“我现在要去王国花园一趟,需要一定的掩护,你去买点伪装的东西来。”接着他看了看纲吉:“我和这个小鬼一起进去,你的话,按昨晚所说,还是比较适合在外面等着。”


骸悠闲地靠在墙上,笑意盈盈地伸出手。


银发少年狠狠地瞪了骸一眼,两人对峙半晌,还是只得掏出钱包放在了骸的手里。骸满意地收回了手,正要离开,狱寺突然说:“喂!虽然说是为了任务……”有点不自在地把头撇开,“还是不要买太贵的东西。”


纲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要是不回来的话,这个小鬼可就没命了!”狱寺报复般狠狠地抓住纲吉的肩膀。纲吉吃痛地皱起了脸。


“Kufufufu,居然认为可以用这个笨蛋来威胁我,你想错了呢,我并不介意少掉一个麻烦。不过,如果被胡乱认为没有信用的话,我也会很困扰。在这里等着吧。”



整个王都都笼罩在不安的氛围之中,住民们都在议论昨晚的偷盗事件,丢失的是这个国家很重要的守护石,城内人心惶惶。大概是消息被及时封锁了,骸一路听下来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讯息,大多只是揣测。


“老板,今天城里貌似不太平啊。”骸一边挑选衣物一边自然地问道。


“可不是嘛,就在昨晚,公爵府的守护石被偷啦。”


“守护石?”骸心里一动。

“哦,客人你是外国人可能不太清楚,那是公爵大人拥有的一块石头,据说有那块石头可以保佑国泰民安,可是却被偷啦。”


呵,什么守护石,多半也是为了获得威信编造的,骸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那对于犯人有什么线索吗?”


或许是这个老板天性爱说些家长里短,又或许只是因为顾客是骸的缘故——准确来说是骸刚才刻意露出的鼓鼓囊囊的钱袋的缘故。老板表现出异常的热情,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周围一眼,才凑近了压低声音说:“说实话,我估计八成是侯爵的人干的!”见骸似乎没明白状况的样子,他又补充道,“我们国家因为以前有两个王子都得暴病死掉了,所以国王陛下只有一个继承人三王子,可是他五个月前在出征时战死了。国王陛下两个月前辞世后,这个国家的王室算是没有子嗣啦。现在全国最有权的就是公爵和侯爵了,我们都觉得国王只会是两个人中的一个啦。所以啊,侯爵肯定想把公爵府里的守护石偷走,好害他被国民指责。”


末了,老板补充了一句:“只不过偷走守护石实在是过分了些,万一招来灾厄怎么办?”神色里不禁流露出些不满。


“那块守护石什么时候有的?”骸抓住了疑点。


“诶?不清楚啊,自古就有吧,但准确来讲是几个月前才听说被发现的……”


真是个混乱的国家呢。骸在心里想到。



银发少年把自己的脸整个藏在披风的阴影里,站在一个墙角下。从刚刚开始,旁边的小鬼就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真让人不爽。


他对上纲吉的视线,试图吓唬他一下,却看见那人是带着笑意看着他的,他一时间不自在起来。


“喂,小鬼你怎么回事?我脸上有什么吗?”没好气地问。


“不是的,我只是,”似乎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对方斟酌了一下,“我想知道你是可以和动物交流吗?”


“勉强算是吧。”


仿佛被春风拂过的湖面,纲吉的脸上一下子绽出了温柔的笑容。“小动物只会亲近对自己温柔的人哦,你是小动物们很喜欢的人呢。”


银发少年被这突如其来的微笑弄得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那样的,自带温暖光芒的笑容,是属于那个人的微笑,而这已经是自己很难见到的了。


“哼,你怎么知道?”他的口气恶劣到自己都有点吃惊。一个刚刚见面的人,凭什么一副很了解的样子,心里有着莫名的烦躁。


“因为我是人鱼啊,也算动物吧,所以可以理解那样的心情。”想要去接近温柔的人类,想要与他做朋友,这样的心情,自己也有呢。纲吉柔和了视线,开心地晃了晃脑袋:“我的直觉可是很准的哦,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就觉得你是个好人呢,今天看到猫也那么喜欢你我就完全相信了,真是松了一大口气。”


狱寺吃惊地张大了嘴,而对面的棕发少年却似乎完全不知道这句话的震撼性,像是随意地进行了自我介绍一样,一脸坦然。看起来不像在说谎。


人鱼吗……在很久远的童年回忆里,那个温柔的长发女子曾经轻轻地握着我的手,对我说过人鱼是存在的呢。


模糊的面容,那个时候,也一定是露出了刚才看到的那样温柔的微笑吧。


或许是因为想到过去的事情,他的面庞柔和了起来。


“喂,你叫什么名字?”他努力让自己口气温和下来。


“纲吉,沢田纲吉,你呢?”


“我的名字是狱寺隼人,他们都叫我隼人。”


“嗯,隼人,我记住了。”


稍微低下头,那个人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就像吃到了糖的孩子,一脸满足。棕色的大眼睛笑意盈盈地望着他,眼神细细密密地织成一张网,将狱寺兜头罩住,狱寺撇过头该死的,自己怎么这么简单就相信了,都是因为那个笑容!不知是为了掩饰什么,快速地抛出一个问题:“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为什么现在是人类的样子?”


“这个啊,是因为我要上岸找姐姐,就和魔女要了可以变成人类的药水。”纲吉再自然不过地解释道。


“你姐姐?”


“嗯,姐姐为了找心爱的王子来到了大陆。”


狱寺隼人在心里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居然真的就把这些话直接说出来了,该说他直率还是无防备过了头......狱寺闷闷地出声提醒:“你果然是个天真的家伙,好心提醒你,你是人鱼的事不要随便告诉别人。”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世道险恶啊,那个什么六道骸太不负责任了,狱寺忍不住抱怨起来,要是被什么坏人知道了还了得,黑市上人鱼可是抢手货。


“诶?好,好吧。”纲吉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在狱寺的眼神下点头表示明白了。


天真得有些过分的家伙,狱寺在心里想道,却意外地不让人讨厌,甚至会自然而然地教人担心起他来。那个叫六道骸的家伙也是一样的心情吧,只不过不愿承认罢了。



突然传来“哐啷哐啷”的声音,狱寺立刻把纲吉拉进巷子里,两人沉默地注视着四个穿着盔甲的巡逻士兵离开。他们的银色盔甲上,都有着老鹰的纹饰。


确认他们离去后,狱寺才放松下来,撇了撇嘴,颇有些不爽意味地说道:“侯爵那家伙,这么快就行动了?”


背后,一个语气带着点嘲讽意味的声音响起。


“Kufufufu,狱寺隼人先生,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你的身份了呢。”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