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阙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
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家教|all27|APH|朝耀 | 海贼 | 路中心

脑洞多,但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all27】 你以为家教众人不上B站吗?他们不仅上了还被视频害惨了!

(略长的食用说明)

※ 啊灵视频投稿四周年贺wwww  @笠灵 

※ 我和你们说啊灵的视频超级棒,怎么看都不腻,我要给她疯狂打call!

※ 讲述家教众人看见同人视频的反应w,努力搞笑但似乎不怎么成功,不接受逻辑方面的指责qwq

※ 阅读本文前最好可以再看一遍视频w,所有梗都和视频有关,B站搜索up主“笠灵”,可萌可搞笑可温馨可燃可帅保证好看(๑Ő௰Ő๑)

※ 即便提到其他西皮也是all27请组织放心,提到只是增强喜感,太过洁癖者慎入

※ 相关视频的链接我会放在评论区

※ 啰嗦这么多下是正文


————————————————————



1.





人生最绝妙的一个地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这句话套用在沢田纲吉身上,最直观的体现,就是一觉醒来突然发现自己被困住了。




纲吉是被狠狠踢醒的。上牙和下牙猛力磕在一起,脸颊的肉重重地撞在了牙齿上。冲击直抵脑部,震得脑腔嗡嗡的一连串地响,疼得纲吉“呜哇”一声,彻底清醒了过来。


会做这种事的,自然只有那个鬼畜家庭教师。一身黑西的小婴儿落回桌子,并没有高光的黑色眼睛隐在帽檐的阴影下,冷冷地盯着纲吉。


完了,Reborn今天心情明显不好。


纲吉怒不敢言,只是揉着痛处,待抬头看了一眼时钟,才忍不住抱怨出声:“什么啊,才七点,Reborn你这么早叫我干什么?!”


小婴儿立刻跳了起来,抬脚就是要再来一踹,纲吉赶紧努力往回闪。


“哼,反应不错嘛。”Reborn也不继续,只是跳到床上,看着纲吉的眼睛,不紧不慢地说道,“蠢纲,我接下来要说的事,你听了一定要保持冷静。”


你才应该冷静好吗?你把枪放下啊!话说你枪从哪儿来的?


Reborn表情严肃:“我们出不去了。”


“嗯。这样啊。”纲吉把被子掀开,赤脚去踩拖鞋,待到站起来走到了门口附近,他才后知后觉地喊到:“出不去了?”


“是的,我刚才起床,发现这个房间……”Reborn话没说完,他饶有兴致地发现纲吉正在谨慎地选取落脚点,棕发少年嘴里念念有词:“不会吧,难道是被布置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炸弹?Reborn你又计划着什么‘试炼’?”


“笨,难道你感觉不出来房间有什么异样?”Reborn说话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


纲吉这才开始好好地观察起了房间,不得不说,虽然摆设什么的完全和平常一样,但的确有某种诡谲的气息。纲吉伸手,试探性地握住了门把手,门把手很轻易地被转动,然而门并没有打开。


嗯?!


纲吉一脚后撤,另一只脚抵住墙,咬着牙使出全身的力气往后拉门,身子都快和地面平行了。


门纹丝不动。


纲吉果断掉头跑到窗子旁边,插销很简单就取下了,唯独怎么推都推不动。


“诶?诶诶诶诶诶诶——!”


“给我安静点蠢纲!”自家家教的鞋底再次和纲吉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纲君,你醒了?发生什么事了?”楼下传来奈奈妈妈的声音。




纲吉着急地喊道:“妈,我出……”到这里他又急急打住话头,转而大声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做了个噩梦!没关系的。”


Reborn压低帽檐,笑了一下。


“这样啊。那你穿好衣服差不多可以下来吃早餐了。”奈奈似乎放下了心,听声音已经从楼梯口走回厨房了。


纲吉虽然表现不错,但刚一说完就慌了神,他抱住头部,一边晃脑袋一边一脸绝望地问面前的婴儿:“Reborn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怎么会出不去啊?这要是一直被关在这里的话……”


眼看着自家学生已经濒临混乱的边缘,Reborn这次倒是没有再用暴力教学,他迅速地绕了房间一圈。


“刚才就已经告诉你了,要冷静。难道还要我教你该怎么做?”


纲吉稍微镇定了下来,忐忑地跟着Reborn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兜兜转转。


“没有被安装什么东西。外面的墙壁上也没有什么装置。”Reborn一边看一边分析着,纲吉跟在后面不住点头,“我刚才也试过用枪射击门,结果完全没用。”

Reborn摊手给纲吉看手心里的两颗子弹,左手指了指门上、墙壁上的弹痕,见纲吉紧张兮兮的样子,他又补充了一句,“消音了,妈妈注意不到的。”


纲吉点点头。


“因为这扇门或许能反弹攻击,也不能贸然让你用X-Burner……以及,虽然没有发现武器的痕迹,但不排除是敌人布置的可能,只是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总之,这幢房子很可能已经处于监视之下了,所以你刚才选择不告诉奈奈是对的。”Reborn试图让纲吉放松下来,但似乎宽慰的话并没有用。


“你怎么看?”Reborn是不会放过任何教学机会的。


“呃,嗯……我也不清楚的,但我总觉得,就是……”纲吉有点犹豫的样子,Reborn晃了晃手里的枪,他才一咬牙说了出来,“虽然没什么理由,但我总觉得,不是敌人。”


“不是?”


“嗯,就是怎么说呢,虽然很诡异,但并没有危险的感觉,更像是要让我们做点什么的……呃,我也说不清但大概就是这样?”


Reborn陷入了思索,彭格列的血统赋予了沢田纲吉“超直感”,面对这种异常事件,少年的直觉或许会比自己的经验要更可靠一些。打定主意,Reborn走到门口,冲楼下喊道:“妈妈!”


“怎么了,Reborn君?”奈奈回应道。


“阿纲今天不太舒服,不能去学校了。”


“怎么会?”奈奈的声音里满是担忧,“是着凉了吗?”


“嗯,但也不是很严重,你不用太担心。只是最好还是休息一下,能麻烦你给他请个假吗?”


“好的,我拿药上去,再做点粥送上来。”


“不用了!”Reborn提高了声音,“他现在已经躺下了,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就好了,暂时不吃早餐了,妈妈你不用管我们。”


“好……看来还是有点严重啊,那Reborn君,纲君就拜托你照顾了!我待会去买点他喜欢吃的。”


“好。”Reborn说完,转回身对纲吉说道,“这样我们至少可以在午饭之前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可完全没头绪啊。”纲吉嘟哝着,“诶,等等,Reborn,你看!”


Reborn向纲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纲吉新添置的台式电脑,此刻屏幕突然亮了起来。


“这又是怎么回事?”纲吉望着电脑屏幕,愣住了。


成功开启电脑,进入桌面界面后,电脑并没有停止,像是被看不见的人操作着一般,电脑飞快地接入了浏览器,进入了一个新的网页。


“哔哩哔哩动画?弹幕视频网……弹幕?”纲吉念出了声。


Reborn猛地转过头,死死盯着纲吉看,纲吉被看得心里发毛,还没等他开口问呢,Reborn就率先一步举起了枪:“你怎么会看得懂中文?”


这些方块字已经超出了沢田纲吉的认知范围了,他居然这么流利地念了出来,这让Reborn不得不怀疑这或许是幻觉亦或别的什么。


“呜哇!你干什么啊Reborn,很危险啊!”纲吉吓得举起了手,“中文?诶,对啊,这个应该是汉字?比我们平时用的简单多了,等等,我怎么能看懂汉字?”棕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也是一脸不可置信,“怎、怎么回事?!”


这反应实在是正常不过,杀手的敏锐感官也没有任何身处幻觉中的异样感 ,Reborn姑且选择静观其变,放下了枪。


光标飞速地移动着,下一个界面似乎是一个个人主页——笠灵。


Reborn在脑内迅速查找了一下,并没有任何与这个名字有关的信息。


这个叫“笠灵”的用户头像是一个卡通的女孩子,两手托腮笑得温柔。


“这是谁啊?”纲吉已经惊得说不出话了,他往下一看,看到一长串视频,封面总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这张脸总觉得有点……他注意到视频名字里最常出现的就是“家庭教师”四个字,他看了一眼旁边的Reborn,忍不住笑了出来,想凑近再仔细看看。


Reborn的眉头却是越锁越紧,看到纲吉的举动,他立刻出声制止:“不要过去!”见纲吉被吓到一般跳了回来,他才舒了一口气,“不要随便接近奇怪的东西。”


“嗯嗯。”纲吉胡乱应着,抬头看到Reborn一辆古怪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没发现吗?”Reborn都快要扶额了,有时候纲吉的反射弧真的让他很无语,“你没看出来?这些视频的封面,是你啊。”




我们暂时忽略纲吉那一声惊叫和Reborn对奈奈的解释,总之纲吉此刻惊魂未定怕到不行,坐到了房间角落里,离电脑远远的。Reborn倒是镇定了下来,他打定主意要好好看看这台电脑要做什么。


光标点开了一个视频,Reborn看了一眼标题:【家教AMV/全员】王妃。


这什么玩意儿?虽然封面上的蠢纲看起来还算好看,那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摆pose了?蠢纲做了王妃?


意识到自己的思维一不小心跑偏了,Reborn也有点尴尬,咳了声便集中注意力盯着屏幕。


那个小方块抖动了一会,左下角不断浮现的诸如“神经同调装置在基准范围内”、“第一次接入”的文字让Reborn心里一凉——精神武器?
终于进入了画面,连纲吉也顾不上害怕只是好奇地凑了过来。




破败的建筑,门洞,拉近的三个人……等等!


“这这这、这个发型!”纲吉惊呼出声,“这绝对是骸吧!”


那个空前绝后+不知道意义何在的超前卫发型,不是骸还能是谁?


“他上电视了?”纲吉一脸不可置信,转而他开始怀疑起来,“不会今天的事就是他做的吧,他又想干什么?”


Reborn其实有点想笑,但很快画面就让他笑不出来了。


行走在山路上的人们的身影,那是属于Reborn的遥远回忆。究竟是谁,怎么会有这段影像资料?


Reborn只能想到一个人,再次看到当年的这一幕让Reborn差点失控,他握紧了手里的枪:“西洋跳棋脸!难道是他?”


接着跳过好几个画面,纲吉皱着眉头思索,而Reborn也迅速冷静了下来:西洋跳棋脸完全没必要在已经终结Arcobaleno的事件后再放出这些成年往事——再说那骸又要怎么解释呢?


被捏爆的酒杯,一闪而过的紫色眼睛。


“白兰!”纲吉都吓破音了。而接下来的一世更是让纲吉直接大脑当机。几秒钟内大量信息涌来,列维、库洛姆(哦还是她亲了自己的那幕!)、云雀前辈和迪诺先生、狱寺君?十、十年后的云雀前辈?
诶诶诶,这究竟是怎么肥四?纲吉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了。


在完全死机的情况下,纲吉看完了一整个视频。似乎是为了不让他们超负荷,电脑没有继续播。


纲吉连滚带爬地来到了Reborn旁边,声线颤抖:“Reborn?Reborn?这是怎么回事啊?”


Reborn也没有办法解答。如果说是安装了摄像头的话,即使可以解释发生在并盛町的一部分镜头,但十年后的场景是怎么被录下来让十年前的他们看到的?又怎么会有Arcobaleno的事?(甚至还有刚变成婴儿可乐尼洛和拉尔分开的一幕!)


纵使已经知晓了彭格列指环超越纵向时间轴的魔力、海之指环横跨诸平行世界的力量,同时也身为能够引发奇迹的作为“点”存在的Arcobaleno的一员,Reborn还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平行世界?Reborn想到了这个解释,假如这些视频属于某个平行世界的话,就可以解释很多。是白兰带来的?可他已经没有能力了……加上纲吉甚至看得懂汉字(且是简体的)、看表情也能听懂歌词,这是来自于什么?Reborn头一次觉得自己只能用神力来解释这件事了。
但不论是怎样做到的,让他们看这个,究竟有什么目的?


“又来了!”纲吉喊道。




三十多分钟之后,沢田纲吉脸色惨白如纸,老辣如Reborn也说不出半句话。过了三分钟,纲吉才颤抖着举起手指着屏幕、吞吞吐吐地说着,:“这种、东西,要是、要是,”他似乎快要哭出来了,“要是被他们看到的话,我会死的,我绝对会死的!”





苍天啊,谁来告诉我这是造了什么孽!纲吉仰天长啸。






2.



房间里是死一般的寂静。纲吉整个人都处于吐魂后的灰白状态,Reborn在那边把玩着手枪,不发一言。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些画面——尽管有的地方有些失真——基本可以确定的确是他们的生活的了。单纯地把它们视作某个平行世界的存在固然简单易懂,但Reborn不能让自己放松,他必须得做好万全的准备,因为即便这是平行世界,Reborn也必须考虑让他们观看这些视频的意图。


“笠灵”,Reborn想到了这个名字,即便是在中国,也不会有这样的名字,可以确定是一个代号,但不论怎么想也没有特别的诡异之处,有关幕后主使的信息断然不会从这个名字里泄露出来。


那么究竟是……




“哈哈哈,蠢纲你生病了?”伴随着大笑声,房门被推开,穿着奶牛装的小孩子摆了一个(自以为)超炫酷的登场姿势,“真弱啊,蓝波大人就不会生病!”


“怎么可能会有人不生病啊……”纲吉无力地吐槽道,“别闹了蓝波,我们这边……”


等等!纲吉尖叫出声了:“门门门!门!门被打开了!Reborn!”


“蓝波,不要放开门!”Reborn反应迅速 说着就跳下桌子,但还没等跑到门口呢,蓝波一边抠着鼻子一边把手一放,“啪嗒——”门又合上了。


“你大喊大叫地干什么,笨蛋阿纲?”蓝波潇洒地弹了弹食指,“还有Reborn,蓝波大人才不要听你的话呢。”


Reborn、纲吉:“……”


Reborn去拉门把手,果不其然再次打不开了。


“你都干了什么啊蓝波!”纲吉一下子站了起来。


而这边Reborn则是掏出了(天知道从哪儿来的)导弹发射装置,后退几步,炮口正对房门:“果然还是直接轰开比较好吧。”


刚才不是你说不要攻击的吗?而且你那是要攻击门?我看你就是想把蓝波杀了吧?


纲吉赶紧冲过去把蓝波抱了起来。还没等他再训斥蓝波,刚刚才安静下来的电脑里,又传来了熟悉的音乐声。纲吉僵硬地转头,那个扎双马尾的女孩子又在屏幕上冲着纲吉微笑了。


“Nooooooooooo!”




“嘎哈哈哈哈!”“努哈哈哈哈!”“好蠢哦!”“阿纲这张好丑哦!”“哼哼,笨蛋寺遭报应了吧,让他整天欺负蓝波大人我!”……整个房间一直回荡着这样的自言自语。


你在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家小孩缺根筋是好事?


就是现在了。纲吉此刻无比地庆幸蓝波神经粗得可以,他很顺畅地看着视频,所有的关注点几乎都在画面上,完全不在意内容。当然这是因为他还看不懂。但不管怎么说,纲吉是放下心来了。


“这里蓝波大人好帅啊!”蓝波突然站起来开始扭动,“阿纲!阿纲!你看到了吗?刚才蓝波大人是不是超帅气的!”


“是是是。”纲吉连连点头,刚才那个画面你只是在角落里好吗?你怎么会觉得能体现你很帅啊。


结果蓝波得意了起来,居然像模像样地捏着嗓子开始唱歌,还颇有感觉——要不怎么说小孩天生善模仿呢。


“我用尽一生一世来将你供养,只期盼你停住……”


“噗——!”纲吉一口水全喷了出来,蓝波整个人都湿透了。


“居然这么对蓝波大人……亏我还表演给你看呢,笨蛋阿纲!”蓝波吸吸鼻子,眼看下一秒就要哭了,纲吉抢在他说出“名台词”前赶紧赔礼道歉,各种哄他让他别介意,蓝波瘪瘪嘴,一摇一晃地走到了门旁边,伸手去开门。


一次,两次,三次……门一直开不开,小牛急了眼,拿出一堆手雷就往门上丢:“可恶可恶我要下去找妈妈!”手雷一个个被反弹回来,落在纲吉脚边,还没等纲吉说话,手雷真的爆炸了。


在爆炸的烟雾散去后,纲吉和蓝波嘴里吐着烟气,蓝波还想再说点什么,一旁毫发无伤的Reborn就瞪了他一眼,满是杀气:“给我安静点蠢牛。”


所以说知道他害怕你干嘛还要刺激他啊!


这一次小牛不再压抑自己了,他放声大哭了起来:“妈妈!妈妈!我出不去了!蠢纲和Reborn把我关起来了!”


纲吉猛扑过去,一把捂住了蓝波的嘴。




六分钟后,纲吉看着安静吃糖的蓝波,长舒了一口气。偏偏这种非常情况下,自己还要负责照顾小孩。括弧,还是特别熊的熊孩子那种。


纲吉打算休息一会,毕竟今天对于他来说实在是起得有点早。就在纲吉头开始一点一点的时候,传来了门铃声。


“你好伯母!我是来接十代目的,十代目还没起吗?”


充满热情的大嗓门让纲吉瞬间清醒。话说,那个熟稔的语气怎么回事啊……也不是每天都很晚啊。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我应该做的,伯母不介意我每天来打扰就好。就只是,要是这家伙不要也来叨扰伯母就好了。”几乎可以想象出你一脸嫌弃的样子了好吗狱寺君!


“嘛嘛,我也很在意阿纲啊。再说,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不是吗?”山本你这又是什么语气啊,嫌狱寺君还不够气?


“棒球笨蛋你这混……!咳,伯母我们这只是吵闹罢了,嗯,的确是很有精神哈哈……嗯、什么?!十代目生病了!怎么会,昨晚还很正常……居然要请假这么严重……我完全没发现,真是太失职了!居然连十代目的健康状况都没办法顾及到!我真是……”


“好了狱寺,你在这里着急也没办法不是吗?伯母,我们可以去看看阿纲吗?我们很担心他的身体状况。”




“蠢纲,你有一群好部下啊。”Reborn悠闲地抿了口茶。


“不好!他们绝对不能上来啊,要是看到这个!我要怎么和他们解释啊!”纲吉急得团团转。


蓝波倒是很兴奋:“蓝波大人要无聊死了!要让他们上来陪我玩!”


陪你玩?纲吉想了想狱寺的咆哮和“嫌弃脸”。“玩”……他们玩你吗?




“阿纲,你在睡吗?”轻轻敲了几下门之后,门口传来了山本的关切的询问。


“十代目!你没事吧?是发烧吗还是?”尽管非常着急,狱寺还是压低了声音,“或者,有什么其他不方便的事?”


不方便!特别不方便!


“他没事,你们开门进来吧。”Reborn诡异一笑。纲吉根本来不及阻止。


门把手被转动了。


就在这个时候,纲吉惊悚地发现,沉寂了一段时间的电脑突然又亮了起来。




“山本,别动!”山本刚推开门,Reborn就厉声命令道。


山本果真一动不动,甚至绷紧了全身,做出了预备攻击的姿态。


Reborn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谨慎地移向门,如果他的直觉正确的话,应该……


果不其然,Reborn刚一碰到门,门就迅速关上了,门缝里露出山本错愕的脸,巨大的碰撞声吓得蓝波跳了起来。


“怎么回事?”纲吉瞪大了眼睛。


“很显然,不论出于什么目的,对方并不想简单地放我们出去。”Reborn捏了捏鬓角,“山本,你再把门打开。”


这次很明显转动门把手的动作放慢了。


门被大大敞开,山本和狱寺站在门外,脸上仍旧是惊疑不定。


“小鬼,我刚才绝对是死死顶住了……”山本看向脚边的小婴儿,揉了揉手腕。


“我知道。”


“我再来试试看,这次敞开得这么大……”纲吉走到门边,正要伸手碰门,脚就被Reborn狠狠踩了一下,纲吉捂着脚跳了起来。“干嘛啊Reborn!”


“没用的。结果肯定是一样的,万一伤到了反倒麻烦,”Reborn抬头看向了纲吉,“现在的问题是,狱寺和山本,他们两个,要不要进来?”


“那还用问吗?”纲吉一下子没控制好音量,他看了一眼门外的两位好友,又赶紧压低声线,“怎么可能让他们也被卷进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Reborn正要开口,狱寺和山本和山本的声音就一起响了起来:“请让我们进去吧十代目!”“让我们进去吧阿纲!”


纲吉看着两人,一时无言。Reborn转身走进了房间:“看来两位部下并没有把你的忠告当回事呢。”




三个人围坐在了小桌子旁边,电脑也没有进一步动作,蓝波也安静了下来,纲吉感觉到了一阵安心。


“是这样的,狱寺君,山本,我和Reborn今天早上发现,我们没办法从这个房间……”




“You're so hypnotizing.”


充满节奏感的音乐响了起来。


几乎是立刻,纲吉像是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猫,“蹭”一下就跳了起来。
他本能地想去遮挡电脑屏幕,却被Reborn一脚踹了回去:“没有什么比直接看到更能说明情况。”


纲吉:……我不是不知道但可以不要一上来就这么刺激吗?!怎么偏偏是这个视频啊啊啊啊!




一连串棕发少年的特写镜头(其中很多张都很让人怀疑是在什么情况下拍摄的)。


“You can be the devil,you can be the angel.”


画面中有着金红色眼瞳的少年露出了一个笑容。



“这是……十代目?”狱寺眉头轻皱。


纲吉一脸惊悚地看着他:你怎么认出来的!这个完全不像我好吗?我身上的废柴气质呢?一点看不出来怎么可能是我!


“没错,”狱寺居然还点了点头,眼里冒出星星,“这么帅气,绝对是十代目!”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狱寺君!还是……我在你心里一直是这种形象?想到画面里那个狂霸酷炫的棕发少年,纲吉想、纲吉想自己还是不要往下想了比较好( •̅_•̅ )


“的确,像这样笑起来的话,就是平时的阿纲啊。”


山本你也这样!不过好歹比狱寺的要正常一些……话说Reborn也好你们俩也好,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完全认不出来吗?


狱寺已经激动地不知从哪里拿出了手机,开始了拍摄模式:“多么美丽庄严的火焰啊!十代目真的是太强大了!这些影像也太珍贵了!”


从刚才开始你的发言都是怎么一回事啊狱寺君!


“这个画面拍得还挺好,是什么时候拍的?”山本也兴致勃勃的,“这个角度的话,必须是阿纲的正前方吧。”


“难道是Reborn先生找人录的?”狱寺一边兴奋地记录,一边给出了个猜想。


你们的脑回路都是怎么回事事啊啊啊!




“呣哈哈哈,有好几个阿纲,黑色的白的!”蓝波指着画面笑了起来,“会变色诶,会不会有蓝色的?”


不会,你可以闭嘴了。纲吉面无表情。


“这个是光线的问题吧,”山本想了想,回过头来,看着纲吉笑得灿烂,“阿纲没有这么黑吧。”


呃、这似乎不是黑不黑的问题吧?


“你个棒球笨蛋是想说十代、嗯?画面里的是你吗?”狱寺惊了一下。


完蛋了,纲吉拿手捂住了脸,苍天啊,难道这台电脑不能停电吗?




画面里出现了一个黑发的少年,笑得开朗,可不是和山本武一模一样吗?画面里的“山本武”把手搭在“沢田纲吉”肩上,说了点什么。


“这我有印象,是未来战的时候……”山本想了起来。


“哼,你这混蛋就是这种无时无刻都想着和十代目勾肩搭背的家伙啊。”狱寺一脸不爽,随即又陷入了沉思,“但……为什么会有这个画面?”


就在这时场面急转直下,“山本武”似乎受到了致命伤,躺倒在地上艰难地喘息着。


“这?”还没等两人理清思路,画面又变成了纲吉,他似乎很激动地在和库洛姆说着点什么,库洛姆甚至还哭了!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狱寺瞠目结舌。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之际,女孩子似乎被车撞到了。


“是黑色的阿纲诶。”蓝波吧嗒着手指。


其实说句实在话只看过一遍的纲吉并没有看懂——但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是敌对家族的人?”看到“库洛姆”戴着呼吸套气息奄奄,狱寺“蹭”地一下站起来,手向口袋里的炸弹模去,“是死亡威胁?问题是这是什么时候干的?那家伙、库洛姆现在在哪儿?”


“冷静,狱寺,”Reborn开口,“你先看下去。”


但其实不用他说,整个房间的人都已经目不转睛地盯住屏幕了:那个一直对大家温柔微笑的少年,在看到受伤的同伴后,喃喃着“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杀的吗……”,抱住头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即便是无声的,也能感觉到穿破屏幕的绝望。


“……十代目?”狱寺惊得后退一步。


“阿纲?怎么会?”山本也愣住了。


当神色悲伤的少年从画面里消失,那一直以来给人温暖和信心的橙色火焰再度占据屏幕,在座的人心里也仍旧是惶惑的。




“我……”纲吉正想开口,就被狱寺打断了:“胡说八道!这是在中伤十代目!十代目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给我们看这个视频的人,目的是什么?实在是太可恶了,难道是想分裂家族吗?”他甚至激动地狠狠摆了一下手臂。


纲吉正想说“这可能是平行世界”,还没开口又被山本打断了:“的确不可能。但这个视频里,似乎有……不止一个阿纲……”


那张透露出些微扭曲的少年的脸在屏幕上笑得猖狂。


“可恶你难道要说十代目做了这种事吗!”狱寺冲过来拎起了山本的领子。


“不是!我是要说,那个像是平时战斗时候的阿纲的人,看起来不是正在阻止黑色的那一个吗!”山本把狱寺的手拿开,“这个视频有问题,狱寺。”


狱寺松开手,沉默地紧盯着屏幕。
而Reborn则满意地勾起了嘴角,嘴巴被捂得结结实实的纲吉翻了个白眼:这个恶趣味的家伙。




“看起来,似乎最后只有这个像平时的阿纲一样的家伙活了下来。”山本摸了摸下巴。


“而那个黑色的家伙,以及那个和战斗状态的十代目一样的人,都死了。”狱寺低语,“不是记录,更像是……一个故事?”


“没错,”Reborn跳到了桌子上,看着狱寺的眼睛,“你们两个重点抓得很好。和你说的一样,狱寺,这一整个视频,的确是被一个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的人捏造出来的完整的故事。”Reborn转而开了个小玩笑:“讽刺的是,她甚至配好了BGM。”


“她?”狱寺正想问,就听到身后山本说了一句:“笠灵?是制作者的名字吗?‘微博’是什么?”


“果然没错。”Reborn冷笑了一下,“山本和狱寺,你们两个现在也能看懂中文了,对吗?”


狱寺和山本错愕地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有趣。”Reborn来到电脑旁边,盯住屏幕里的最后定格的画面,“‘微博’是中国的一个社交软件,和Ins、Facebook差不多。这里的意思,应该是指可以在微博找到她。那么问题的关键就是,她为什么要这么高调地做出这样的视频,并且把它公开呢?她的影像资料,又是通过什么渠道获得的?”


就在Reborn说这段话的时候,画面又变成了一个抖动的……小电视?


开始了新的一个视频的播放。




“斗牛要不要,用骄傲单挑,承认你弱,就快点逃……”


轻快的曲风,以及“大人蓝波”的一连串画面,突如其来的搞笑,闪了我的yao……不是!这什么玩意儿?大家都还没从沉重的气氛中转换过来,这么一弄让之前严肃的讨论显得十分尴尬。


再次出现在画面里的纲吉让狱寺和山本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满眼泪花的棕发少年被反向一脚踹飞,“挥散不去。”


“有你诶狱寺……”山本一下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了。


狱寺:……


倒是蓝波笑得在地上打滚:“哈哈哈,笨蛋阿纲就是蠢啊,居然被踢得这么惨哈哈哈。”


“我想起来了!”狱寺捶了一下手心,“这是刚到未来的时候十代目和Reborn先生的重逢!”


“那怎么会有这一幕?”越来越多的疑问拥到心里。


狱寺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点点点。




“就让我留在轮回的边缘,等一道光线……”


纲吉的嘴角,在看到那个被装在“容器”里的靛蓝色头发的男人的那一刻,抽搐了起来。


山本表情复杂:“阿纲,这是Mu……”


“太奇怪了!”狱寺突然抬起了手机,“我刚才用手机搜索了一……该死的骸这家伙怎么回事!”


屏幕上正是“看见某年某月我们之间,曾经说过的预言”……


无视面前两位好友满脸“你们说什么了”的表情,纲吉强行转移了话题:“狱寺君你用手机搜索怎么了?”


“哦哦哦,是这样的,太奇怪了,”狱寺把手机递了过来,“我找到了那个‘微博’,但没有‘笠灵’这个用户。”


一片空白的搜索界面,只有几个大字触目惊心:“无法找到相关结果。”


(笔者不知道日本那边什么请况,这是用微博国际版随便搜的,请不要介意这些细节(ꆤ⍸ꆤ))





视频被暂停了,通过这个目前电脑为数不多可以进行的操作,众人终于可以坐下来整理一下思路了。


“很显然,这不可能是我们这个世界发生的事情。”Reborn首先拿出定论。


“是的,”狱寺表示肯定,“就拿第一个视频来说,那个视频存在的前提必须是十代目拥有、至少三重人格,但现实里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我也没有阿纲伤我的记忆,”山本点头,“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对于里面的很多画面,我都有印象,相信大家都是这样吧。”


“骸呢?那些画面是怎么回事?”狱寺似乎有点耿耿于怀。


“我,”纲吉怯生生地说道,“我、我之前在指环争夺战的时候,看到过这个画面。然后说话那里,是黑曜那会,我第一次见到他……”


“果然骸那家伙居心叵测,他肯定是故意的。”狱寺几乎要咬碎牙齿。


“不管视频里是什么情况,但对于我们、至少是此刻存在在这里的我们而言,那些记忆里的画面和它所配的字幕、音乐,是存在一定偏差的,”Reborn一如既往的逻辑清晰,“即便有的很切合,但必须得承认与实际记忆是有出入的对吧?”


大家点点头,除了蓝波一副状况外的样子不停地在地上滚来滚去。


“一开始那个视频里指环争夺战时的几个画面,我们所有人的记忆都是一致的,和视频里诱导的意义完全不同。”狱寺补充了一个有力例证。


“是的。只是画面一致,但含义是不同的。”山本点头。


“既然这样,那只有一种解释最能让人信服了,我想我们暂时可以把这些视频当做平行世界的存在来处理。”Reborn最后总结道。如他所料,大家都没什么异议。


“但还有一个问题,”纲吉看着面前最信任的几个伙伴,“有什么目的?‘笠灵’……为什么要做这些视频,又为什么要让我们看到?就算是在平行世界,看这个样子我们也不认识她啊,她为什么要做这些东西呢?”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我想,”Reborn点开了播放,“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继续观看视频,答案,这个制作人的目的,一定隐藏在她的视频里。”




在把这些当作平行世界的一种创作之后,大家的心情明显轻松了不少。之后的两三个小时内,他们反复看了很多次,出现了很多奇妙的对话,在此摘录一二。



“十代目太厉害了!”


“的确是很强呢阿纲。”


“蓝波sama也是超级酷呢,舞跳得多好!”


纲吉:你好意思这么说吗就你……




“这就是成年的Reborn先生/小鬼吗……真的是非常有气势啊。”


“这不是代理战的时候的那个人吗?他他他、他是Reborn??!!”


“……”


“……”


“……蠢纲你真的是彭格列的后人吗?”




“那个,我说一句,那什么,入江和白兰那两个家伙……原来是那种关系吗……”


“不好说,之前的话,肯定是从来没想过,但现在一看,似乎只有这种解……”


“够了狱寺君和山本!你们不要随便打开什么乱七八糟的门啊!”


Reborn:笑而不语。


“蓝波大人好无聊啊。”蓝波抠鼻中……




“一世真是……很帅气呢。可能这就是天生的领袖气质吧。”


“嗯……”


“嗯……”


“蠢纲你什么时候能有初代一半的气势,我们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Reborn喝了口咖啡,“我知道你们两个在想什么,狱寺,山本,可惜你们的首领是个幼稚的小鬼,一时半会是成长不到的。”


纲吉:……你什么意思?狱寺和山本你们两个刚刚在心里想了“这就是差距”对吧?就是这么想的吧!我知道了你们就是这么想的对吧!和你们想象中的领袖不同真是抱歉啊但我根本不是黑手党啊!


蓝波:饿……




“Reborn和云雀前辈!他们两个!”纲吉感觉自己的嘴唇都在发抖,视频里那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词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恋、恋……”


“十代目,要喝茶吗?”狱寺突然插话,拿起桌子上的茶壶问纲吉。


“不用了,谢谢。”但那里面没水啊。纲吉一脸懵。


注意到山本在用眼神偷偷示意自己,纲吉顺过去一看,Reborn笑得开心极了,身子都在抖。


一阵恶寒。
狱寺君我要谢你救命之恩!



“我就知道!”狱寺把桌子拍得震天响,“我就知道骸那家伙一直对十代目居心不轨!你看看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话!他想对十代目、他他,总之他图谋不轨!我今天算看透了他的真面目!”


“……”山本停顿许久,摆摆手笑着说道,“如果是真的话,那他真是个懂得伪装的男人啊。”


纲吉:求求你们闭嘴好吗。


“说不定骸真的是这样想的呢,唉唉,骸君也是用心良苦了啊。”Reborn把嗓音掐得尖尖的

——你干嘛要cos个老奶奶啊!你真当自己是在聊家长里短的老太太吗?还有你又是从哪里拿的衣服啊喂!


再说了这怎么可能……




“……优质三花三草,怕上火,喝王老吉。”


纲吉看着捂腹躺下的狱寺,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对碧洋琪的恐惧已经到了看视频都害怕的程度了吗。


不,不是的,很明显这次不仅仅是为了那张脸,这个视频加强了碧洋琪料理的恐怖,那种阴森森的感觉,连纲吉都回想起了一度被有毒料理支配的恐惧……


王老吉,看来不是什么等闲之物啊!




“感觉双手麻痹,不能自已,已拉不住你……”


以及少年颤抖着声线问的:“为什么十年后的我,会在棺材里?”


狱寺:……(丧)


狱寺:……(很丧)


狱寺:……(逐渐虚无)



山本:怎么办阿纲我要开始同情狱寺了……


纲吉:我也是……狱寺君,辛苦了qwq




“果然阿纲是喜欢笹川的啊。”山本点头感慨。


“胆小鬼,到现在都不敢表白。哪里有个黑手党首领的样子。”Reborn简略点评。


这和黑手党有什么关系啊!再说我本来就不是好吗?


“哼,还是那女人迟钝,十代目这么对她,她还不识好歹。”


狱寺你这又是什么奇怪的角度?心都偏到哪儿去了喂!


“那要不这样?”狱寺像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这件事交给我,作为左右手,一定要替首领排忧解难,保证十代目能够……”


“停停停停停停停!”纲吉赶紧打住,“这种事不能使用暴力的吧。”


“我只是说我可以帮忙布置场地……”狱寺一脸茫然。


“这么说起来的话,狱寺还会弹钢琴。”山本也来了兴致,“我可以……帮忙撒花瓣?”


……把你们的意图想歪掉真是不好意思了。纲吉默默把脑内“手握炸弹时刻准备炸飞女方的黑墨镜狱寺”和“手握刀柄似乎下一秒就一刀致命的黑西山本”划掉。


“看来蠢纲你很有黑手党的自觉嘛。”Reborn揶揄道。


读心术这东西太烦了啊啊啊啊啊!




“肥料掺了金坷垃,不流失,不蒸发……”


房间里是一片欢腾的海洋,尤以狱寺的辛灾乐祸(看他们两个不爽很久了),纲吉的放声大笑最为突出。


一想到那两人,平时一个端的是孤高清冷,一个是邪魅神秘,每每让纲吉头疼不已又敢怒不敢言,突然金坷垃真是噗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在大笑的那一刻,纲吉突然升起了不详的预感——假如,他是说假如,骸和云雀也看到了这些视频,那他、沢田纲吉,还能活多久?


让人不寒而栗。


(To be continued)





纪念日应该是1月8号来着,但担心来不及就今天发了,但我还是没写完(心虚)
后续会慢慢补上的,大概会有六节,大家一起看纲吉怎么被坑到体无完肤吧。


文内提到的视频见评论链接

评论(48)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