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阙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
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家教|all27|APH|朝耀 | 海贼 | 路中心

叶修

脑洞多,但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完结章】【下】 你以为家教众人不上B站吗?他们不仅上了还被视频害惨了!



※ 拖欠已久的完结章!这个系列完啦(•̀ᴗ•́)و ̑̑期待以后的再会!

※ 太长了分开发

※建议观看本章前,请温习B站up主笠灵的视频哦!尤其是某几个哦!至于是哪几个我怎么会告诉你那不就是剧透了吗?


※圈出啊灵!@笠灵



——————————————



9.尾声




人生最绝妙的一个地方就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这是在这半天里,被实践反复检验的真理。



此刻,纸张围绕着沢田纲吉纷纷扬扬散落,而他呆在原地不动,等待着被头上的箱子笼罩。


事情怎么就这样了呢?





十五分钟前


当房门再次被敲响时,沢田纲吉其实并不着急。解开谜团后诸事顺利,在小春和京子的讲解下,完全理解“同人”意义的沢田纲吉不再担惊受怕——毕竟同人是将原著的细节进行一定程度的放大,因而视频里的一些情况,在现实中并不会真是发生。


有些太过沉重的感情,并不是真实的,真是太好了。不然,光是想象都觉得很心痛。


总之放下一切之后,纲吉也第一次感觉到了肚子饿,想想今天还没正式吃过些什么,就觉得从楼下飘来的饭菜格外香。


因此房门敲响的时候,纲吉完全是放松的状态。


“纲先生,修行完毕!”外面传来童稚的声音,日语用词和念法皆是一板一眼,不很熟练,“带了伴手礼回来,可以开门吗?”



根本未经思考,纲吉就回答了:“可以哦。”说完才想咬舌头——又不是解除危机了你惬意什么啊!


门开了,小小的女孩子出现在门口。或许是看到房间里坐满了人,一平愣了一下,便躬身作了一个揖:“打扰了。”说完,一平掏出一个小布包,看来是不打算进来了。


纲吉松了口气。


“一平!”蓝波兴奋地喊道,“你终于回来了!蓝波大人今天无聊死了!”说完蓝波就跑向了门口。


“蓝波!”一平也喊,但好像带了点怒气?纲吉一愣神,便只见一平往地上一蹬,离弦的箭一般冲过来,一脚踢在了蓝波的脸上。那力度,看得沢田纲吉一阵脸酸。


“你偷吃我的布丁!”


蓝波从地上爬起,揉揉脸,倒也没哭:“又没写名字!”


“写了的!”


“……那,那你干嘛要写,小气鬼!”


“我……”一平居然把头垂下了。


我天,你不要这么简单就被他的歪理说服了啊,完全没有逻辑吧。纲吉叹气,正想着帮忙教训几句蓝波,就见那门似乎生怕被人忽视,悄悄合上了。


纲吉莫名一阵心悸。


一平大概也是气到不想和蓝波讲话,她再次作揖:“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失礼了。”多懂事的孩子啊。


之后女孩子茫然地看了看围坐的人:“但怎么今天人这么多,是发生什么……”


在她转头偏向右侧之时,沢田纲吉猛扑过去,气势惊人,望之如猛虎下山。只见他一手放在女孩身下护住身子,一手牢牢捂住她的眼睛。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表现出世界第一杀手教导下习得的超绝体术,让人不禁想拍手喝彩……


个大头鬼!疼死了好吗!你试试一个小孩的重量直接压在你小臂上?但这也是万般无奈,纲吉也只得强忍疼痛,翻了个身,把一平面朝桌子放下。


“纲先生?”一平莫名其妙。


“哈哈哈抱歉,”纲吉“蹭”地一下坐了起来,刚好挡住一平的视线,“这不是那什么吗……就是那什么……”


好在一平的确是个懂事的孩子,见状也不多问,只是又看看纲吉:“纲先生是哪里不舒服吗?都流汗了。”


纲吉疯狂摆手,推搡着一平做到桌子旁边:“没事,你先坐下吧,吃东西吃东西。”


一平坐下后又回头来看:“那个,伴手礼……”


纲吉赶紧移动到她视线的正前方:“嗯嗯。原来是点心啊。谢谢,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吃吧。”


“嗯?这是?”一平指了指电脑屏幕。


果不其然,又开始播放《王妃》了。


“唔,这是……记录我们的生活的,一些录像?”纲吉含含糊糊地解释。


“咩哈哈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好心告诉你哦,这可是有超帅的蓝波大人的视频呢。”蓝波一边说着,一边去拿一平带回来的点心,多拿了一个,被一平拍掉了。


呼……难得有蓝波派上用场的时候。


“笨蛋阿纲,你站在背后干什么?”蓝波把手上的食物碎屑蹭在纲吉裤腿上,“想吃吗?蓝波大人不给你吃哦,都是蓝波大人的。”


“蓝波,要有礼貌!”一平义正言辞地纠正道,两个小孩又吵起来了。


纲吉默默忍受自己的裤腿被弄脏,微笑着看着两个孩子,是不打算走开了。他当然不敢让一平看到他的身后,毕竟,站在那里的,是云雀恭弥。


见周围有的人迷惑不解,纲吉又不能直说,只能用口型提示。


小春跟着拼读:“Yi……Hi,ba-ri?云雀?”


两个小孩子的吵闹暂停了。


“哇一平你怎么脸红了?”


一平用一个踢击回答了他。


“嘘!不要提学长的名字啦。”纲吉赶紧竖起食指放在唇边。


小春和京子互相看看,都露出不明白的表情。


纲吉只能解释:“是这样的,她,”用手指了指一平,然后又侧身指向闭目养神的云雀,“喜欢他。”


两个女孩子都惊讶了,点点头。


“那为什么不能让两个人见面呢?”京子奇怪道。


“啊,难道是有什么故事……”小春不知道脑出了些什么爱恨情仇,还想再问,就看到房间角落云雀冷冷地望了过来,忙捂住嘴不出声了。


“然后一平她,要是看到咳咳,肯定会爆炸的。”


“嗯????”小春和京子都愣了。


“字面意义的爆炸。”纲吉沉痛地说,想起了那些血泪的教训。


“那还真是极限的强力啊。”


见骸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Reborn补充道:“是筒子炸弹。”


“那个秘技?”骸之前自然做过有关的调查,固有此问,“传闻里,是很强劲的必杀技。”


“对!要是一平害羞、紧张的话,就会爆炸的!”纲吉无比紧张。


“……”六道骸强压下吐槽的冲动,只是挑了挑眉。


“所以……”纲吉露出悲伤的表情。


“尤其现在房间完全密闭,要是爆炸……”爆破专家狱寺作出总结。


……所以这是什么奇怪的秘技啊!也太会添麻烦了吧!


总之,绝对不能让一平看见云雀!大家达成了共识。




好在只是看到电脑上的云雀的影像,并不会让一平产生太过激的反应,她也不过是脸会红一些。再加上一平一直也不是个情感外露的性子,倒也看得安安静静。


——和某个熊孩子真是天壤之别呢,呵呵。


此刻那个熊孩子吃饱了,正拍着肚皮准备睡觉。


纲吉则暗暗松了口气,虽然两人还是共处一室,但一平这么乖,在找到出去的办法之前,不让两人见面,应该可以做到吧。


“别放轻松得太早哦,蠢纲。”Reborn的声音,突然阴恻恻地响起。


我去你是诅咒人的老巫婆吗?!吓死人了!


但……还能怎么样啊。纲吉安慰自己,实在不行让骸和库洛姆用幻觉遮挡一下就好了。不会有事的,简直是完美的计划!


“对了,十代目,”狱寺突然严肃地说道,“我没记错的话,就是这个视频里,有一个一平和云雀那家伙的……”


说晚啦狱寺君!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


女孩子把包装好的礼物送到了喜欢的人面前,那个一向冷淡的男生俯身接过。


“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在巷口的不期而逢。


而且我去这个云雀学长的确有点帅啊!而且温柔得和平时判若两人啊!


试问,世上还能有,比当着一众人的面播放你给心上人送礼物的录像,更刺激少女敏感害羞的心的事吗?


纲吉的腿,再次感受到了熟悉的重量。


该来的总会来,我累惹。

纲吉闭上眼睛。


“System CAI!”


“有幻觉。”




在大脑的短暂空白后,纲吉睁开了眼睛。耳朵里还在爆炸的余波里嗡鸣,面前是覆盖着岚炎的巨大屏障。但即便有所防护,爆炸产生的冲击力还是足够把纲吉推得砸到了柜子上。


烟雾逐渐散去。看到散架的桌子和一地狼籍,纲吉出乎意料的冷静——只不过是又要换新而已,习惯了。反倒是屹立的两面铁壁让人紧张。


下一瞬间,铁臂消散,露出背后的众人。


“谢谢了,骸、先生?”大概是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要向这个捉摸不透的男人道谢,小春连称呼都不太确定。


京子也点点头:“刚才的爆炸真的很危险,多谢你把我们拉到背后了。”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骸的确是颇具绅士风度了。


了平也直率地表达了谢意:“能保护好京子,真是极限地帮大忙了。”


山本也道:“多谢了,骸!”


云雀板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周身萦绕的黑气已经肉眼可见了。


狱寺表情几经变换,最终也只是冷哼一声,把头扭开了。


——刚才他只顾着去护纲吉,爆炸是实实在在被骸挡住的。但向来对骸没有好脸色的他,又怎么可能就这么道谢?


结果事实证明,六道骸永远不是一个会让人为难的男人。当然这句话不是褒奖就是了。


骸转过身,冲着四人笑得谦和而有礼,可以说风度翩翩:“顺手罢了,本来也不难。”


果然就应该和他打一架!信他会做好事真的是脑子进水了!他就是不找茬不舒服吧?


平心静气,狱寺隼人,深呼吸,身为守护者之首,你要有包容之心。


“笨蛋狱寺你的表情好可怕!”


“真的,狱寺你笑得太扭曲了吧。”


狱寺隼人,今天也持续爆发中……




“等等,狱寺君,冷静!”见他拿出炸弹就要大家,纲吉一跃而起,头偏偏撞在了柜子上方刚才被震出一角的纸箱。


纷纷扬扬下落的,是藏匿堆积多年的考卷。上面的红色十分扎眼。


京子抓住飘来的一张:“14?”


狱寺看了看脚边:“8分?”随即意识到什么,赶紧压低声音,“不是,这很明显是正常的分数嘛。或者说,十代目,你是不是不想暴露实力?”


“国文24。”


“咩哈哈哈哈居然只有两分!”


“16。”


“居然只考了26分吗?真是……”


“哈哈阿纲你是不是睡着了啊?都空着呢。”


当被掉下来的纸箱罩住脑袋,视野里只剩一片黑暗时,纲吉想:太好了,看不到了。


这是一只自我欺骗的鸵鸟纲吉了。


“你加训吧。”Reborn道。





等等?


纲吉猛地把箱子拿开:“有风!”


的确是的,窗户被炸开了。没了玻璃的窗户,正呼呼地吹着风。


门被猛地打开了:“纲君?怎么了吗?”


我天!完了完了!纲吉感觉自己要因为心绞痛死亡了。


奈奈扶住脸颊:“奇怪,我刚才听见好大的爆炸声,是幻听吗?”


诶?纲吉一看,周围一切照旧。他吃惊地看了周围一眼,正对上库洛姆的眼睛,库洛姆冲他点点头,小声说:“交给我们吧。”


们?


骸的手悠闲地放在背后,一脸事不关己。


但纲吉还是露出了笑容,用口型说道:“那就谢谢啦,两位。”


“哦对了,我还想征求一下意见,”奈奈有些发愁,“就在刚刚,居然停电里,你说巧不巧?本来几天去外面的时候,发现店里都没电,还想说幸好家里没停。也没个通知,菜还没做完呢……”


“那就不用麻烦了!”“伯母就不用做啦。”“我们回家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还是留下来吃饭吧,”奈奈赶紧摆手,“我上来是想说,吃烤肉可以吗?在院子里烤。”


“我们家不是没烤架吗?”纲吉奇怪道。


“嗯,上个月买的。你以前就一直想要,但家里都只有我们两个人,就没买,”奈奈看了一圈房间里的人,笑得满足,“上个月商场做活动,想着,纲君你现在有很多朋友了,可以准备着,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派上用场。”


“那就这样吧,妈妈,我也想吃烤肉。”Reborn赞同道。


“烤肉!烤肉!”蓝波兴奋了!


“到时候不准只顾一个人吃,蓝波!”一平立刻警觉。


“那……”三个女孩子对视一眼,“我们来帮伯母吧!”


奈奈很高兴:“那正好了,我还担心太晚大家会肚子饿呢。”


“我就不需要了。”云雀走了过来,冲奈奈略一点头,“我不留在这里吃饭。”


在熟知云雀性格的人看来,这已经是他难得的有礼貌的表现了——云雀学长是会对长辈尊敬的类型?不应该吧……纲吉心里直犯嘀咕。



“我也一样,”骸冲奈奈笑笑,显出很有礼貌的样子,“虽然很感谢您的好意,但我也要走了。今天给您添麻烦了。”


所以骸倒是真的对女性有绅士风度哦,啧啧。


“啊啦,”奈奈有点惊讶,“真的不留下来吃饭吗?你们两个我都是第一次见,还想着得好好感谢你们平时对纲君的照顾。”


骸停顿了一下,还是继续推辞道:“不用了,谢谢,我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回去吃饭。”


说得像真的一样。你是来同学家做客的优等生吗?纲吉腹诽,骸你很爱演啊。


“这样啊……”奈奈点头,“那就不勉强了。”


“那个,骸大人,”库洛姆突然出声,“我想这么晚了,犬和千种他们应该已经吃过饭了。”


骸回头去看库洛姆,顿了顿,只说了句:“是吗?”


“嗯,我想。”库洛姆淡定地答道。


哈哈哈太好笑了。纲吉非常遗憾站的位置看不到骸的表情。


“哦,原来,嗯……骸君?是库洛姆酱的哥哥啊。”奈奈的目光在少年和少女之间转了转,“两人很相像呢。”


发型吗?


“没……”库洛姆低下头,有点脸红。


“大概吧。”骸仍旧维持着“到同学家玩的学生面对家长时的礼貌微笑”。


“那既然你妹妹都这么说了,就不要客气,留下来吃晚饭吧。只要不嫌弃就好。”


“那就麻烦了。”六道·优等生·骸点头道。



“那你呢?”奈奈看向云雀,“还是留下来吃饭吧。”


“妈!”纲吉不敢再拖,“云雀学长他马上就要走了。”


“纲君真是的,他只是说不吃晚饭,你这是现在就要赶人家走吗?还是你的学长呢。”


……我是担心在座各位的生命安全OK?再说,根本想象不到和云雀学长一起吃烤肉的样子好吧?肉也会没有味道的吧!


奈奈再次望向云雀:“你家里人在等你吗?”


“没……”云雀把脸侧开。


“嗯……不喜欢烤肉?”


“……不是。”


“那就吃完饭再走吧。我买菜的时候就是按着份数买的,太多了也吃不完。”


“毕竟是纲君的学长,还是想好好招待你呢。”


奈奈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眉眼都弯出柔和的弧度:“平时我家孩子肯定没少给你添麻烦吧。”


那的确是,很难让人拒绝的笑容。


云雀没再说话,既没拒绝,也没答应。奈奈就默认他答应了——这个岁数的孩子,有点害羞,也很正常嘛。


不不不你错了绝对不是害羞!


“那京子酱、小春酱和库洛姆酱,麻烦你们和我一起准备了。”


“好!”京子和小春都点点头。


库洛姆看了一眼骸,低头说了句:“那我先下去了,骸大人。”


骸大概也无奈了:“嗯,去吧。”


然后,三个女孩子居然真的跟着奈奈出门了。蓝波也欢呼了一声,跟着跑出去了。


而纲吉完全被云雀和骸答应一起吃烤肉的事实惊呆了。


那可是云雀学长和骸诶,脾气一个赛一个的古怪诶,完全不能好好说话诶。妈妈这么厉害的吗?还是说,这就是所谓“老一辈人的智慧”?


不明觉厉。


骸也下楼了。


云雀站在房间里一言不发,散发着“敢靠近者咬杀”的气场。


就只剩山本、狱寺和纲吉面面相觑。


“好厉害呢,伯母。”


“真不愧是十代目的母亲!太有气度了!”


“哈哈。”纲吉干笑两声,“我们先下去吧。”





这一天晚些时候,日暮西斜,天空有着暖暖的橙色,晚风轻拂,送来惬意的凉爽。在沢田家的小院子里,开始了彭格列十世家族第一次烤肉party。


“大家尽管吃,买了好多哦!”看着明显是饿坏了的几个男孩子,奈奈笑着摇摇头。


“纲君,这是腌好的牛肉。”


“嗯嗯好,我看,放这儿吧……”


“笨蛋阿纲,这块要焦了!”


“诶诶诶诶?哎呀!”


“蠢纲,碰掉的这些,算是你浪费的食物,待会给我自己吃掉。”


“唔……”


“还是我来好了,”一双手接过了纲吉的烤钳,正是山本,“阿纲小心别烫伤了。”


纲吉羞耻得想把头埋到地里,但也的确做不好,只能乖乖退到一边:“那拜托你了,山本。”


纲吉既然闲下来,便有空东看看西看看。


蓝波好像又和一平吵起来了,两人端着装蘸料的碟子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实在是精力旺盛,老胳膊老腿的沢田纲吉自叹不如。


刚开始烤的时候,狱寺就自告奋勇地向奈奈申请负责一个烤架。此刻,只见他全副武装,系着围裙、戴着口罩,手里拿一把扇子有规律地扇着,另一只手拿着夹子不时翻动,正认真细致地烤着。


对比山本这边的随意,狱寺君真的是严谨过头了啊。


“章鱼头,再烤盘牛肉。”了平端着盘子在旁边候着。


“谁说要给你烤了?你好意思吗你?”狱寺怒了,然后纲吉眼睁睁地看见他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还要四分二十三秒。”


口嫌体直都不足以形容了。还有那莫名其妙的精准度是怎么回事?果然因为是处女座吗?就是因为是处女座吧……


“山本!吃完了!”蓝波跑过来,拽了拽山本的裤腿。


“哦,好。”山本拿起夹子,一次稳稳夹起一匝烤熟的肉片,又快又准,“你的蘸料还够吗?”


“还多呢!”蓝波把盘子高高举起,山本腾出一只手接住,稳稳放下了一堆:“慢点吃,小心别洒了。”


纲吉看着山本全程操作如此自然,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对比之前的自己……算了还是别比了。


“阿纲,你的我烤好了!”山本在这时喊了纲吉一声。


“好的,谢谢,”纲吉端着盘子跑过去,接住之后,拿筷子夹起一片,放入口中,肉的表皮被烤得又香又脆,咬开肉汁立刻溢出,调料味道也是上佳,一口下去,口齿留香,“好吃!”


“哈哈,是吗?还是伯母调料做的好。”


“不不不,”纲吉拍拍胸口把肉咽下去,快速地说道,“山本也很会烤肉啊!真的,超好吃!”


山本被夸得愣了一下,然后说:“嘛,之前棒球部也会有一起吃烤肉的时候,大概是练出来了吧。我倒是没觉得很好吃,可能就像老爸说的那样,厨师总是尝不出来吧。”


“十代目!”纲吉身后传来狱寺的声音,想来是终于把一波吃货送走,狱寺大厨立刻跑了过来,“这是我特意为您烤的!时间都掐得很准,一秒也没多!调料的配比我也根据食谱调整过了,您尝尝看……”


纲吉转身,手里的盘子上是满满的一堆肉:“啊,抱歉,狱寺君,我这边还没吃完……”


“对不住了,狱寺,刚刚才烤出来。我和阿纲才开始吃呢。”


“……”


“喂!章鱼头,这里有肉要焦了!”了平适时地叫了狱寺一声,总算把石化状态下的狱寺解救出来了。


“闭嘴!草坪头!你自己翻一下不会吗?”狱寺气冲冲走回去,把手里的盘子塞给了平,“这盘给你吃!别来我面前晃了!”


“冷了。”


“冷了也去吃!再废话你自己来烤啊!”


“我觉得他好像很生气……”山本感慨。


“是啊,但我真的不可能一次吃那么多,狱寺君那么辛苦烤出来,冷掉很浪费……”虽然最后还是冷掉了吧。




“大家!蔬菜准备好了!”三个女孩子抬着装满盘子的架子过来了。


“不要光吃肉,多吃蔬菜才有益健康哦,你们这些只知道吃肉的肉食动物们!”小春叉着腰,气势十足地说。


了平提出反对意见:“男人就是要极限地多吃肉啊!”


“哥哥你真是……”京子捂脸。


纲吉挥挥手:“三位辛苦啦!这边快熟了,你们也来吃点吧。”


“我这里刚好告一段落,蔬菜交给我吧。”狱寺走到架子旁,挑选了几种蔬菜。


“哼哼,就算是烤肉,也要左右手分别配合。你有相当优秀的部下嘛,蠢纲。”


你能不要老是神出鬼没的可以吗?而且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们两个配合了啊!


还有,不要一口气吃这么多肉啊!


“这可是彭格列式的吃肉法,更有利于促进消化哦。”


这样啊……不你骗谁啊?!怎么可能?不要什么都扯上彭格列好吗?初代哭给你看哦(?)。





“呜哇,好香!”小春夹起一块,吃了起来,“美味!诶?库洛姆酱,你怎么了?”


“嗯……”库洛姆答应着,纲吉可以看到她鼻尖冒汗,脸红扑扑的,眼睛里也有泪花。


“库洛姆酱,你怕辣吗?”京子问。


“嗯,不怎么能吃辣……咳咳!”库洛姆拿手捂住嘴,眼睛眨了眨,似乎真的要被辣哭了。


纲吉赶紧拿出纸杯,倒了杯水送过去。


“谢、谢谢。”




纲吉看了一圈,没想到的是,奈奈居然在和骸聊天。


“在学校里,纲君肯定经常给朋友添麻烦吧,那孩子一向笨手笨脚的。”


有这么说自己的孩子的吗?而且,我添麻烦会给骸添吗?说得像我们俩很熟的样子……好吧,也不是没有添……等等,明显他比我更麻烦好吗?!


当然,对话的两人是听不到纲吉内心的吐槽的。


骸仍旧维持着礼貌:“其实,我和沢田纲、沢田君,并不是一个学校的。我是黑曜的学生。”


“哦,是那里的啊。骸君在那边也一定很优秀吧。你看起来头脑就很好的样子,也很有家教。”


“呵呵,还好。”


呵呵,骸吗?他有去认真上过学吗?


“你一看就是优等生,和我家纲君不一样呢。”


好死不死,这时骸刚好看过来,纲吉偷听被他发现了。


然后,骸就对着纲吉,露出了恶劣的笑容——一点都不优等生的那种,用口型说道:“我,和你,不同哦。差生。”


我去这家伙怎么这么欠啊啊啊啊!


还担心纲吉没看清,骸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不、同、哦。


想把盘子扣到他的凤梨头上怎么办?


这时奈奈也注意到了,她抬手招呼纲吉:“纲君,你也过来,听听骸君怎么说的。有这么好的朋友,你也要好好努力呀。”


被骸全身上下散发着的“得意之光”闪到眼睛,纲吉摆摆手,溜了溜了。




“所以我说山本烤得更好啊。比狱寺你这样死死板板地烤要好很多。”


“你懂什么?那个棒球笨蛋怎么可能烤得出来我这么精准的烤肉?”狱寺非常不服气,“你看看这个色泽!就是书上写的最佳美味的状态!”


“你这样按照书本是做不出来美食的!”小春气鼓鼓的,“京子酱你说是不是啊,山本烤的要更好吃。”


“啊?我觉得都还好啊。”


“这!”


“哼哼,知道了吧,只是你一个人舌头有问题罢了。厉害你自己烤啊。”


“烤就烤!”






“蓝波,你要的肉烤好了!”纲吉钳子里夹着肉,喊道。蓝波这家伙,又跑到哪儿去了?算了,我来吃吧。纲吉舔舔嘴唇,闻着真香哪。


一个盘子递到了夹子下。


纲吉僵硬地抬头,与那双黑色的眼睛对望。


……


我都差点忘了。


纲吉手一松,肉稳稳落进盘中,云雀转身就走了。衣角轻扬,十分潇洒干脆。


我的肉啊!


不对!云雀学长你居然真的参加了啊!真的在吃啊!真的忍受住了这么吵?!


看着云雀端着盘子,一个蹬地,几个起落,跳到了房顶上,纲吉就明白了——云雀学长永远是云雀学长。





“阿纲,我这边烤好了!你可以来……”


“十代目,这次请务必品尝我烤的小瓜!”


“纲先生我也单独烤了一点牛肉!”

……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但烤架里的木炭还在燃烧着,发出亮光。


沢田家小小的院子里,火星的噼啪声,烤肉的滋滋声,嬉笑声,吵闹声,满是热热闹闹的欢喜。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谁又能料到会有这么快乐的一顿晚餐呢?


生活果然是无法预料。


而沢田纲吉,看着自己笑闹着的同伴们,发自内心地感到幸福。


他想到之前看过的那些视频。想到里面那么多、那么多快乐时光的片影。想到那首歌,又想到了很多首歌。


就是为了这样大家一起欢笑的时光,才会去努力,才会去战斗。


希望那个世界的你们也是如此。







10.尾声之后的尾声




第二天是周六。早上七点半,沢田纲吉被Reborn一脚踹醒。


他走到窗边,推开窗子,看了一眼明媚的蓝天,闭上眼睛,在微风吹拂下,享受难得的宁静。


隐约听到有拍打翅膀的声音。


声音越来越近。


好像有什么拂过了脸。


纲吉感觉鼻子有点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看到你对我这么毫无防备,我很高兴呢,纲吉君~”


啊?!


纲吉吓得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



男人的背后是巨大的白色羽翼,正在晨光中轻轻扇动,零星的羽毛飘落,画面美好圣洁。



个大头鬼!


“你……!”


纲吉这才看清,男人右手拎着的,是戴眼镜的红发宅男。


“正一君!”


因为只是被提着后领拎在空中飞行,入江正一整个人都不敢乱动,听到纲吉说话才挣扎起来:“纲吉君!救我!”就连眼镜也只是险险挂在耳朵上,摇摇欲坠。


“白兰你干什么!放开正一君!”


“好。”白兰笑着,一松手,在哀嚎中入江正一掉下去了。


“你!”纲吉再次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慌忙探头去看楼下。


“只是二楼而已啊,这种程度,小正不会死的。”白兰笑得灿烂,“而且,我还是有保护措施的。”


“我没事,纲吉君!”入江正一挥了挥手,“白龙拉了我一下,我是平稳落地的!”


纲吉这才松了口气……


“你这样的态度真是让我伤心呢。你不会还觉得我是那种会随便把朋友丢下的人吧?”白兰扇动翅膀,离纲吉更近了些。


纲吉下意识后退,干笑道:“怎么会哈哈……”


难道不是吗?


“你真是……”白兰收敛了笑意,踏上了窗台,“算了,我来这里是有事要做的。把小正带来,也是为了对质。”


……不详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白兰拿出一个U盘:“我看到了一些奇怪的视频,都拷下来了,想邀请纲吉君一起看。”


“但你好像已经全看完了?那,希望你能把发生了什么都向我好好说明一下呢。”



我还是死了算了吧!




——————End——————




完结啦!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不论怎么样,也能算个骸骸的生贺?
(至少他出场挺多的,对吧?)


祝六道骸生日快乐!新的一年要变得更坦率哦!

(蜜汁祝福?????)



之后会发一下设定上的想分享的有趣的点w


球评!球评!留评的都是小天使!

评论(25)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