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清阙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
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


家教|all27|APH|朝耀 | 海贼 | 路中心

脑洞多,但写不好的渣文手

努力提升中

【all27】在当今这个手机智能化的时代 (上)(《B站》番外)

※ 无脑爽文 搞笑流

※ 没想到能把很多我想写的梗都写一遍orz

※ 人物崩坏注意


————————————



当今,是智能手机的时代。


早就没人用翻盖和滑盖了好吗?除了可怜的天朝学子,还在被迫使用老年机。


我们的沢田纲吉同学,也在两个星期前,成为了朋友中最后一个用上智能机的人,并且很快体验到了便捷上网的乐趣所在。



1.



每天点开聊天室,看看大家东拉西扯,沢田纲吉的心情都会变好。


其实除了这个“今天和大家在一起也很开心”的聊天室之外,纲吉还是另一个聊天室的管理员——“彭格列十世及其家族成员联络处”。


本来那个聊天室才是纲吉最开始被Reborn逼着成立的。能邀请骸加入已经是个奇迹了(尽管骸说只是在需要利用的时候进行联络罢了),在云雀学长加入后,气氛甚至一度冷到冰点。


其实,云雀学长除去发过一次“吵死了”之外,也从未发过言。(说起来,纲吉一直怀疑,只是看聊天气泡也会觉得吵吗?)据说云雀学长现在还在用翻盖机,真是与这个智能化的时代格格不入呢。


不管怎样纲吉没敢再用那个聊天室,新开了一个。


于是大家在聊天室里热热闹闹地继续……吵架。


但不管怎样,大家在一个聊天室聊天总归是好的。表情包也是层出不穷。自从山本放出来一张狱寺的表情包之后,表情包大战就白热化了呢。


意外地女孩子们有很多Reborn、蓝波和一平的表情包,果然是喜欢可爱的小孩子吗?


Reborn的话,毫无疑问就是那种前期不发一张,在大战末尾抛出各式沢田纲吉表情包,把自家学生脸丢尽后,收获胜利的鬼畜老师。


骸你再发那张呆滞脸我要闹了!别逼我把你上次撩刘海的那张放出来。


今天也是使用智能机充实又快乐的一天呢。




不过,人人皆知,手机是把双刃剑。小看手机的威力,可是会有很可怕的后果的。


那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星期二。沢田纲吉在闹铃声中醒来,穿衣过程中和Reborn说了几句话,打理好后,纲吉习惯性地拿起了手机,看了眼屏幕。


——之后他将为此刻的行动后悔不已。


在昨晚22:30,“十代目的左右手”发送的“确认十代目家附近一切正常”消息后,赫然是沢田纲吉自己发送的一条消息。


那是一串链接。


————————

(请想象下面为聊天室界面)



沢田纲吉(请大家和谐相处):
大家一定要看看哦~(・ω< )★



Haruharu!!!(重复当然是因为可爱):

这是什么?小春先看看


Haruharu!!!(重复当然是因为可爱):

?????


Haruharu!!!(重复当然是因为可爱):

呜哇小春我、我!我不相信!(手绘狱寺隼人式大哭.JPG)


Haruharu!!!(重复当然是因为可爱):


@十代目的左右手 狱寺君你给我赶快出来给个解释!


Haruharu!!!(重复当然是因为可爱):

(请说你没有看到,拜托了🙏🏻)


————————


小春又怎么了?纲吉腹诽着,戳开了链接。




八分钟后——


“我求你了Reborn!不要让我去上学了!我真的不敢……也不想去……求你了!”纲吉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无头苍蝇一样乱转,试图去抓自家家教的肩膀,却也因为对方表情实在是太可怕而默默缩回了手。


“好。”Reborn点头。


就这么答应了?纲吉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黑西婴儿“啪嚓”一声装填好手枪:“你在这里待着,好好反省。我去解决。”


为什么我要反省啊!还有你要去解决什么啊?解决别人的命吗你用手枪?!


“你先冷静,Reborn,冷静!诶,别走啊!”






2.



狱寺隼人现在无比烦躁。他把搭在课桌上的腿放下来,在老师“你终于正常地坐好了”的欣慰目光中,光明正大摸出了手机。


已经是第三节课了,狱寺再次看了眼没人的课桌,十代目还没来。


这段时间狱寺都会早起进行锻炼,今天比平时更晚从城郊回来,到学校已经是第二节课下课。因而对于纲吉为什么没来上学,他毫无头绪。


本来只是打算先发条短信,然后直接去沢田家,没成想,狱寺点开就看到自己被@了。


那个蠢女人又怎么了……


这次三浦春的激动看来是原因的,那是一条链接。十代目在早晨六点左右发送的,那时狱寺正在山前空地进行训练。


狱寺点开链接,在看到那个网站标志时,皱起了眉头。


“狱寺同学,上课请……”老师颤颤巍巍的提醒下一秒就被拉开桌椅的声音打断,“怎、怎么?”——不怪他胆小,主要是这个同学看起来太像不良了!


“请假回家。”银发不良同学看着手机屏幕,头也不抬,拿起书包就走,在老师出声阻止前已经打开后门走掉了。


罢了罢了,这位新来的老师告诉自己,随他吧,谁让他是不良呢。上课看了一眼手机就走,估计是去约架了吧。


其实是不敢管吼。真实可怕。


不良狱寺其实难得地做了回好事。没带耳机,视频公放就太吵了,居然考虑到了课堂纪律的狱寺隼人至少走到了楼梯角才开始看这次的视频。


熟悉的画面,搭配乱七八糟的BGM。

轻松、搞笑,经历过之前“笠灵”的那些,还能有什么过不去的?


看了一会儿,狱寺竟还能甚是悠闲地从包里摸出一根烟,内心对六道骸表示不屑:就这些画面,做梦吧。


十代目发这个视频的链接肯定也是为了表示不屑!对,就是这样!我作为十代目的左右手,守护者之首,也要想十代目一样,拥有宽广的胸怀,不去在意……


“我x!云雀恭弥你去死吧!”


——几秒钟之后,愤怒的吼叫震动了几乎半栋楼。




狱寺隼人一脚踹开了接待室的门,整个人透着股狠戾。


“云雀恭弥那混蛋呢?逃了?”狱寺愤愤地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啐了一声,“看我不把他找出来杀了。”


“什么人?!”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是几个风纪委员听到动静赶过来了,“敢闯接待室,不要命了吗?”


其中一个倒是看出来了:“这不是经常在沢田纲吉旁边的那个银发混蛋?”


狱寺转身,看到那齐刷刷一排黑色外套和扎眼的袖标,眼睛都红了,怒极反笑,表情无比狰狞:“呵,来得正好,说,云雀恭弥跑哪儿去了?”


“谁会告诉你啊!!!!你当你是……!”



几分钟后,在一地风纪委员之中,狱寺踩着其中一个的后背,仰头吐出烟气,下巴绷出冷硬的线条,应该是冷静了不少:“云雀恭弥人在哪?”


“不、不知道……”唯二清醒着的飞机头颤颤巍巍地说道。


“是吗……明白了,”狱寺伸手提着衣领把这人拽起来,凑上去,烟头上燃着猩红的火光,“胳膊折了还不够,要再揍你几拳,揍到看不出来你是谁,就知道了。”


——不,果然还是没冷静吧。


被拎在半空里的可怜人蹬了蹬腿,被惊人的气势吓到,竟是气也喘不上来,眼看又要成为新的失去意识的人,躺在底下的一个喊了句:“我们真不知道啊!委员长他出去巡视了,具体在哪儿我们怎么可能知道啊!”


“切。”狱寺手一松,手里的人“砰”一声掉地上,他随意地把脚边的人踹开,捏着拳头活动了一下肩膀,“去找就是了。”


“啧。”狱寺身后突然传来声音,他回头,正是手拿凶器的黑西婴儿。


“人不在、吗?”Reborn话音刚落,子弹就以凌厉的气势把角落的花盆打穿了。而小婴儿轻飘飘看了狱寺一眼,就好像什么也没做一样,转身就要走。


“Reborn先生,等等!”狱寺赶紧走上前,话到嘴边又支吾起来,“您会来这里,想必也是……看到……”


Reborn那双毫无高光的眼睛幽幽看过来,不说话。


狱寺心一横,说道:“十代目,还好吗……”经历过那种事的话……呸!被污蔑了那种事的话,肯定要留下心理阴影,云雀恭弥那个混蛋!


Reborn随意地把玩着手枪,过了会儿,挑起一抹笑,似乎是盘算到了什么好玩的事,轻声道:“算他云雀走运……”


“嗯?”


“狱寺,”Reborn清清嗓子,“你冷静下来听我说,蠢纲也看到这个视频了。”


“!!!”狱寺想说什么,却只露出了沉痛的表情,再说不出话来。这种回忆,居然还要让十代目再次看到,变态无误了。


——已经完全忘了视频里自己是亲眼目睹,而实际上根本没看到过的矛盾,失去判断力了呢狱寺君。


Reborn垂下眼睛,似乎有些伤感:“我也试图安慰过他,但他已经不想来上学了……”


Reborn心想,这倒是实话,自己没说谎。


“那就是说……是……”真的了?狱寺的瞳孔中的光颤抖着,颤抖着,最后终于熄灭了,“那,十代目,还有说什么吗……”


哪怕是一点点也好,真的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吗?

该死,都是自己的错!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十代目,才让云雀那混蛋……


Reborn摇摇头:“我也没有办法,他现在根本不愿意出门。我、我作为他的老师,也有责任,本来是想要……”


“Reborn先生,不用说了!”狱寺昂起了头,“不论十代目身上发生了什么,我对他的尊敬和忠诚永恒不变!可以的话,拜托您替我转告给十代目,这件事,我会让云雀恭弥付出代价。


“他只要……”狱寺说到这里,几乎哽咽了,“养好身子就好。等他精神好些了,狱寺隼人再去看他。”


啊,好感人,我都要哭出来了呢。Reborn冷漠脸,但说出来的话却无比暖人心窝:“我会的,蠢纲知道还有你关心着他,也一定会感动的。有你这样得力的部下,有你这份不离不弃的真心和忠诚,他才能更快地走出这件事啊。”


不提还好,一提,泪水就模糊了狱寺隼人的双眼:“我都不敢想,十代目有多痛苦,他……”


请关闭你的脑内剧场。Reborn抽了抽嘴角,翻身跳下了窗,不再多听:“那就这样吧,我先去看看蠢纲好点了没?刚才哭得太凶了。”


正在家里一边刷推一边想着就这么不去学校也挺好的沢田纲吉打了个喷嚏。





3.



风纪委员会每天有许多要做的事情,包括在城镇巡逻,在并盛中学巡逻,当然巡逻过程中会不会进行什么非法活动就说不清了,毕竟是真·不良集团。


草壁哲矢作为副委员长,更是委员长手下最得力的助手,今天也在心中抱持着对委员长的尊敬和对并盛的热爱,兢兢业业巡视中。


在看到街角几个飞机头聚在一起,似乎在为什么事情争论不休时,他蹙起了眉头:“你们几个,不好好工作,在这里吵闹什么?”


几个人一下子被吓得一激灵,只见站中间的那人手里还拿着个手机,这一吓差点没拿稳,但他好歹还是强迫自己稳住,毕竟要是摔了罪过就更大了。他毕恭毕敬地把手机双手奉上:“副委员长,这是您落下的手机。”


原来如此,草壁点点头:“其实不必送来,好好巡逻才是你们该做的。”


另一个机灵点的赶紧接到:“反正我们也要出来巡逻,就想着可以顺带送过来。”


草壁向来不是什么恶人,与底下人关系也不错,见他这么说,神色也就温和了一些:“你们几个,都是新人,还是要记得多在本职工作上花时间。”于是向前几步,要接过手机。


结果拿着手机的新人A下意识向后一退,竟是害怕的样子。


“怎么?”草壁沉下了脸色,刚才这几个人明显是在翻看他的手机,他本已经打算装作没看到,现在还来这么一出?不想待了?


“副、副委员长,其实……”四个人都抖得不行,新人A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们送过来,到这里、想着看个时间,开了下屏幕……结果、您的手机就开始……”说到这咽了口口水,不说话了。


“有话快说。”草壁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哪怕是新人,这样畏畏缩缩,像什么样子。


“播放视频……”


“……”草壁无语了,一把夺过手机,都懒得再说话,想着这几个新人大概下午就可以从委员名单里消失了。


结果他转身时,背后的毛头小子居然大着胆子把手放在了草壁的肩上:“副、副委员长,请您先看完那个视频吧。”虽然手还是很抖就是了。


“事关、那个人……”草壁回头见他以手指天,竟像是不敢说出对方的名字,更是嫌恶地皱起眉头,新人A也只能狠狠心,把话说了出来。


“事关,委员长的清誉啊!”


“哈???”




“副委员长,依您看,我们这……”新人B怯生生地问。


这可是非常事态啊!你们看看,连那个草壁副委员长都吓得变脸了啊。


“委员长什么时候……”草壁哲矢颤抖着嘴唇,喃喃道。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假如说前面的部分还算得上是可以处理,草壁只在心里默默记了“六道骸”一笔,打算重点关注他和沢田纲吉的话,到了后面,却是连草壁都不得不为这个视频的可怕程度震惊了。


那个时候,他的脑内一下子划过这么几个问题——



1. 视频是何人、何种情况下拍摄的,又是通过何种渠道流出的?他不相信自家委员长会如此不小心,毕竟是他那么重视的沢……咳咳咳,下一条;
2. 委员长知不知道流出了?这点也存疑,毕竟草壁也从来不知道云雀谈恋爱时候的样子,万一就是有这方面的情趣……咳咳,再下一条;
3. 那沢田纲吉呢?这点草壁倒是觉得不需要担心,一方面那家伙在委员长面前看起来弱弱的,应该都是随委员长的意思。而且就算他介意,委员长一声令下,风纪委员会也会拼尽一切保护好他,不会让流言伤到他一丝一毫的;
4. 老天以后见到沢田纲吉要怎么办?之前委员长说的“可以关注”,底下那帮粗人和混混都理解成要多多“照顾”,自己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下岂不是药丸?


最后,草壁最想知道的,算是比较私人的八卦问题,就是:委员长什么时候上的本垒?昨天不是还修理了沢田纲吉一顿?

委员长铁面无私,哪怕是面对爱人也能秉公执法,我辈楷模?还是说只是玩玩而已?但看他平时对沢田纲吉的态度,不像是作假……


草壁脑子里乱糟糟的,东想西想,直到看到面前四个呆呆等着他命令的风纪委员,才勉强逼迫着自己运用理智下达命令:“你们几个,立刻联络技术部的,封锁这个视频,不要再有任何流出!”


又想了一下,他用充满威压感的眼神看了新人ABCD一眼:“你们四个,这个视频就当作从未看到过,只要我听到有任何人提起一个字……”


“我们绝对不说!”四个人忙不迭表态,吼得震天响。开玩笑,怎么可能敢!四个人都是辛辛苦苦才加入风纪委员会这么拉风的组织,才不想什么都没做就被从这个世界抹杀啊!


“好。”草壁点头,同时烦躁地示意几个人可以走了,等对方擦肩而过时,他又想起件事,“你们去找人、算了,就你们几个好了,以后每天在沢田家附近,注意警戒。”


既然是这样的关系,他们风纪委员会也要表现出诚意,替委员长操操心……即便委员长只是玩玩而已,也不能给别人落下话柄说风纪委员会对头头的男朋友不好。


唉,男朋友啊……这方面草壁了解不多,但记得同性之间也会有所区分。委员长和沢田纲吉的性格又是那样,默认沢田纲吉是那啥应该没关系吧?那要怎么做才合适呢?


草壁年幼无知时看过的一些少女漫画的情节浮现在脑海中:或许,作为小弟,他得开始考虑准备夏日祭夜空的告白烟花、校园里适时的玫瑰雨了?不行违反风纪是要被咬杀的……至少提醒情人节之类的纪念节日是必须的吧,委员长一看就不是个细心体贴的,还得我们来帮他补足……


草壁这边已经脑得风生水起,背后却冷不丁冒出个声音,吓得他差点魂飞天外。


“那边的几人,群聚在这里做什么?”


安静得,仿佛几个人连呼吸都不敢了。


是看小x片被老师逮到的男学生吗?


“副委员长……”来人眯起狭长的眼睛,危险的气息一下子把所有人震住不敢动,“带头群聚和喧哗,是想被咬杀?”


草壁一个激灵,下意识把手机藏在背后,挺直腰杆看向对方:“非常抱歉,委员长!你想怎么责罚我都可以!”毕竟还没想好应对方法,委员长对这件事的态度又是未知,还是先装作不知道好了。


结果云雀恭弥居然没揍人,也没离开,他淡淡地问道:“副委员长,谁允许你派人去沢田家的?”


草壁冷汗都下来了,没想到在他想好怎么回话前,云雀又开口道:“发生什么了?”


今天份的委员长,是恋爱的委员长,是柔和的委员长。草壁几乎要为沢田纲吉救了他一命感激到落下泪来。正想着告诉委员长自己的计划,好死不死手机响了起来。


“Get me looking so crazy right now……”


草壁的脸刷地变成白色,旁边四个新人已经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嗯呃……”


伴随着这声痛苦的呻吟,本已转身不知打算去哪儿的云雀甚是敏锐地回头,他已经听出是谁了:“沢田……”


“云雀学长……”手机里持续发出、呃不怎么雅的声音。


“……纲、吉?”饶是云雀恭弥,这时也愣住了,疑惑的尾音里满满的震惊——不如说,草壁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补能力太强,听起来有一丝丝(真的只是一丝丝)惊慌。


后面又是些非礼勿听的声音,草壁吓得闭上了眼。毕竟这种两人之间的私密事情,被曝光,还是太可怕了些。


然后就听到一声巨响,还有身边的新人C被吓出来的一声喊。草壁偷摸摸睁开眼,看到的是承受一击后几乎要断的电线杆,以及冷着一张脸的自家委员长。


真真的是完全没有任何表情,淡定得连气息都平和到近乎凝固了——如果忽略脸上轻微颤动的肌肉的话。


难道是……被、吓到了?草壁都不敢把这个词往自家委员长身上用。但他也是真实的词穷了。


“副委员长。”


“在!”草壁忙不迭应声。


“手机是吧?拿来。”





4.



夏天的时候,即便是早上十点,远远没有到最热的时候,也足够让人大汗淋漓了。更别提,此刻场上正在进行一场棒球比赛。


并盛棒球部和宫前中学棒球部的练习赛。


“老天,”伊坂看着场上的情况,悄悄捏了把冷汗,“现在这情况,还是有点悬啊……”


比赛已经进行到了第九局,并中后攻,比分落后一分,目前一人成功上垒。这样的局势,说不上特别紧张,却也足够让并中这边烦躁不安了。


在他们这个区,并盛中学是有极大优势的,被戏称为种子队,是有机会冲击甲子园的学校。而宫前作为老牌豪门球队,因为新生力量不足,这几年一直在衰落。因此这场练习赛也是预计给他们提升信心的一场比赛,击败豪门,即便是变弱了的、还是练习赛,总归是振奋的。


但万万没想到,今天宫前显然是有备而来,进攻和防守都做得很好。最糟糕的是,对方的投手有些难缠,中间还换了人,球种搭配多样,接连让并中失了分。这最后一局,对方的三年生投手球路既刁钻又快,也不知怎么会越战越勇,总之现在看来,并中场上这位打者恐怕是要出局。


尽管目前还没走到必死的局面,这也已经是并中之前完全没预料到的情况了。


不过说实话,并盛中学其实也不过是突然爆发的新兴势力。还是因为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天才才迅速崛起,学校高度重视,找来了有经验的教练,也吸引了一些人才来并中,这届才这么强,可以说唯一有希望的一届了。


而那个以一己之力改变并中命运的人,当然就是此刻站在伊坂旁边,专注地关注局势的棒球部主将了。


“……阿武,你怎么看?”忍不住问了出来。


“嗯?”被他这么一说,黑发少年才回过神来,想了想,笑道,“哈哈,的确是有点艰难啊,宫前果然很厉害。要是这里再出局,我们就有点危险了。”


“是啊。”伊坂点点头,“也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今天这么猛。”


“前辈说得对,”突然有一年级插话,“估计是因为反正都赢不了正式比赛,就在练习赛里拼命。真不知道该不该说他们认清了现实。”


这轻蔑的口气就让人不舒服了,伊坂叹了口气,这个一年级估计要惨。


“中村,”山本转过身,蹙起眉道,“我们什么时候有轻视对手的资本了?”


这些一年级,因为山本几乎从不端前辈架子,打打闹闹惯了,什么话都敢插嘴,只是不知道山本最厌恶这种不尊重比赛和对手的行为。伊坂摇头。


山本武本来就比这人高,在帽檐阴影里冷冷地看下来,真的非常有威慑力:“球场上没有强弱队之分。更何况……”


他的声音又更沉了几分:“这一届从球队的实力上我们或许可以说占点优势,但你们呢?我看宫前一年级的那个投手就很不错,即便是练习赛,也能被派上场,还制造了点麻烦,气势也很好,再练习一年,肯定是强力的对手。我们目前可没有这样的新星,有空说这些话不如好好练习。”


“是。”那个一年级头都抬不起来了。


也就在这时,场上的打者出局,这个一年级脸色更是不好看,想来也只是嘴欠些,集体荣誉感是不缺的。


只是这下,并中的确是有点骑虎难下的意味在了,要说赢,也算不上特别艰难,但在士气方面,却有些难以挣回了。


但这样的状况,山本武反倒是缓和了脸色,看了看周围有些低落的部员,其中尤其以一年级的气势最低,毕竟是他们的同级说出了这样自负的话,他们也感觉不好意思。看了看情况,山本伸手,拍拍还在怔愣中的一年级的肩膀:“不过,也不用太紧张,你打击能力不错,风格也适合球队,再好好练,以后有的是比赛可以打。”


“是!前辈!”一年级一下子抬起头,眼睛亮亮的,声音也是极响亮地答道。


“这场比赛也不用担心,”山本转过身,正了正帽子,笔直地看进球场,充满了自信的气势,“快结束了。”


这下子,之前竖着耳朵偷听这边情况的一众部员都激动起来了。


“阿武学长加油!”“前辈加油!”“上啊,打爆他们!”“并盛必胜!”“让他们看看我们的厉害!”


旁边宫前的队员看到这边已经跃跃欲试的山本,脸色都黑了几分。他们和这个从一年级开始就很抢眼的家伙打了三年交道,深知这人风格多变、打击强悍,这么关键的时候上场,竟是让几个人心里都有点毛毛的。


宫前的教练也是在心里叹气,怎么这么个好苗子当时就去读并中了呢,便宜对面那老家伙,都快退休的人了,白捡个天才当关门弟子。


结果并中这边,伊坂看看刚才被教训的一年级一脸崇拜地看着山本的背影,也是叹气。本来以山本的能力和性格,绝对是队长的不二人选,几乎一整个部都很崇拜他,后辈们更是听他的话,结果这人不担任任何职务,还一早就说好要是有紧急情况他随时可能请假。但看看现在,他一句话就能让球队振作,没有他,并盛的团队凝聚力和战力也是真的让队长伊坂担心。


“四棒,击球手,山本君。”


山本来到打击位置上,稍微活动了一下身子,而后摆好架势:“好了,随时可以了!”


可以个屁啊!我们准备好了吗?!宫前的选手差点要吼出来了。随即反应过来,赶紧深吸一口气,现在是关键时刻,不能被这家伙挑衅了。毕竟,别看这人开开朗朗的,心理攻势方面也是不容小觑的。


这边山本却是在摆好架势后,就完全沉静了下来,只是专注地看着投手。


第一球!对方显然在球路上花了心思,球到的是一个不太好硬抗的位置。


山本没有动。

球落在手套中发出响声。


“好球!”裁判宣布结果。


宫前那边立刻爆发出欢呼。一些不太绷得住的后辈一下子都高兴起来,那可是山本武啊,这么关键的时刻,开头就让他反应不过来,也太棒了吧!本来对这场比赛只是存着拼个鱼死网破的心态,现在却好像已经要摸到胜利的大门了。


“二宫学长,再投一个好球!”有人喊了起来,不过没好意思说三振,看来还不算太飘。


但赛场上的投手心情就不那么轻松了。不如说,他现在很紧张。


什么领先优势,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山本武现在就稳稳站在正前方,身子伏低,积蓄着能量,脸上毫无表情,只有专注和认真,他在伺机而动,分析着投球,分析着对手,找到弱点,就会毫不犹豫地一击致命。这哪里是处于劣势的人?看他的眼神,分明是捕食者的眼神!


在被山本一棒轰出去这方面有仿佛经验的投手表示真心害怕。山本武的气势本身也是他的武器之一。


“呼……”二宫深深吸气又吐出,但这些也不是现在要思考的了,先把这一局投完!


第二球,投出!


球势很猛,但投出的那一秒,二宫心里就是一凉,球没有控制好!太偏了!完全就是一个坏球!


但这一次山本动了!球棒与飞来的球大力碰撞,而后是一声清越的击球声。这在并中学子们听来热血沸腾的声音,对于宫前,就无异于是丧钟的哀鸣了。


居然是全垒打!而且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击直接让并中反超,赢得了比赛的胜利!


在周围人的欢呼中,伊坂突然想起刚才,山本武在上场前,小声说的那句话:“嘛,虽然这么说不太好意思,但我得赶快结束比赛了。”


而后他当然做到了。两球,一个再见全垒打,可以说干净利落结束了比赛,一点没耽误。

真是个像开了挂一样的男人啊,这是什么热血漫画的安排吗?伊坂摇摇头。




练习赛结束,因为这次比赛一开始悬念也不大,比完倒是没有太多话要讲,大家也就其乐融融。尤其二三年生,都是老对手,现在也都各自找相熟的人,带着逛逛校园也好,约着再来的也好,各做各的。


“那个!”伊坂突然被叫住了,回头,是刚才还被山本夸过的宫前的一年级投手,名字好像叫……呃、高木?吉村?


“怎么了吗?”伊坂硬是没想起来,只能干巴巴问道。


“我想找山本学长!请他再和我对一局!”一年级投手兴奋地说道,“学长真的太厉害啦!我其实之前就看过学长的比赛!去年那一场的力挽狂澜也是超级厉害的!前年的比赛,作为一年生,也那么帅!”


“啊,这样……”伊坂点点头,山本因为能力突出,的确受到好多人的仰慕,倒也不奇怪。


“我就是因为很敬佩山本学长才来宫前的!”


“哦,哈?”伊坂不解,难道不应该来并中吗?!


“因为想要在比赛场上击败学长!”


真敢说啊……伊坂再次陷入失语状态。


“但是学长居然就要毕业了!我才一年级,还不可能作为正式的投手,就连今天也……”显然,这个过分热情的一年生已经进入自言自语的状态了。


不过,伊坂突然想到刚才山本对这个一年生的夸赞,不禁又是叹气,的确是后生可畏啊,来年、还有后年,有了这个活跃的一年生的宫前,会有多强呢?


果然还是让自己队伍里这群白痴回去就开始加训吧。伊坂想。


这时他才想起应该回话:“我想武、山本肯定很乐意和你再来的,但是,如你所见,他已经走了。”


“走了?!”一年生投手发出哀嚎。


“嗯,似乎是有什么事,比完赛就急匆匆走了。”


“诶诶诶诶诶诶?!!!!”



这倒是实话,伊坂没有推脱的意思。这双方鞠躬的结尾才完呢,山本就扔下一句“有事我先走了!”拎起背包,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今天中场的时候,伊坂看到他拿出了手机,到旁边看了几分钟后,就一直脸色很差,虽然后来似乎收到了什么消息,脸色缓和了些,但烦躁仍旧是显而易见的。


之后山本频繁低头看手机那几次,他看到了某个人的名字。


哦,是他呀。看到这个名字后,伊坂就只能是对山本没有直接离队感觉庆幸了。


看来山本还是很有队伍责任感的嘛。



当然,此刻的山本武,已经乘上返回并盛的大巴了。

评论(7)

热度(112)